7d7f539dd39dd520b7d1a59d738fe64d

我心安息在于祂

7d7f539dd39dd520b7d1a59d738fe64d

我心安息在于祂

我出生在中国江西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信仰上,我从小受无神论教育,十三岁开始读唯物论,十四岁就尝试凡事应用辩证法,十六岁陷入了萨特的存在主义,二十岁兴趣又转向了佛学。每接触一种哲学,都自以为很得益处。在大陆生活了二十二年,我从没听说过耶稣基督,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神。
到底有没有神
素来一帆风顺、独立自强的我,却有一个无法摆脱的毛病—失眠。我从小就心思活跃,睡不好觉。在八岁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人死后会去哪里?”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且挥之不去。姐姐见状,嘲笑我杞人忧天,“人是活在今天的,傻子才考虑死后。”父母知道了,却是忧心忡忡。作科技工作的父亲,担忧之余找来一本杂志,上面提到细胞复制有突破性进展,并宣称科学家爱因斯坦的细胞,十七年后可以被复制。父亲借此鼓励我,只要好好学习,成为象爱因斯坦那样的伟人,死后便可以被复制。谁知,我的小脑袋里又冒出新的问题,“复制后的爱因斯坦还记得他生前的事吗?要是不记得,被复制又有什么意思呢?”父亲赶紧说,“记得记得。”我只能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从那以后,怕死的情结虽告一段落,但我却开始常因各样的忧虑而彻夜难眠,失眠的翌日又会茶饭不思。久而久之,我的个性变得乖僻易怒。大学时代,周围的同龄人都在为自己的理想努力追求,而饱受四年不眠折磨的我,最大的奢望居然仅是睡个好觉。
一九九九年我来到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读书,背井离乡加重了我失眠的症状,就这样度过了一年多痛苦无望的生活。有一天,因着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到一群基督徒,被他们带到福音聚会中。那天我本想以进化论与他们争论神创论的合理性,说来奇怪,向来理直气壮的我,忽然间竟无法义正辞严地否认宇宙间有神了。甚至当他们邀请“心里有感动的请站起来”时,我的心居然在怦怦跳,好几次都想站起来,但最后理智还是占了上风。
那晚回到家,“到底有没有神”这个问题开始不断地搅扰我。我不禁问自己,“如果没有神,我刚才心为什么会跳得那么厉害?”经过反复思考,我仍然坚定独立自主的信念。于是我下定决心,再也不与这群基督徒来往。而他们也因着我一再的拒绝而慢慢不再邀约,我对神的求知欲就这样被压在心底。
一年后,我完成MBA 学业,也获得奖学金,可以继续深造博士。因为这奖学金可以为我保留一年,我便来到加州洛杉矶找工作,希望先工作一年,获取一些经验。
寻到真正安息
洛杉矶有闻名的阳光海滩及著名的游乐场所,但这些都不能满足我,我内心仍是虚空。当时与我同住的两位室友都是基督徒,在她们热诚的邀请下,我再次参加了基督徒的聚会。在聚会中,他们洋溢的喜乐和真诚深深地打动了我。当晚,我便借了一本新约圣经恢复本回去读。从那以后,我每晚睡前都读一章新约圣经。每次读完,心里异常平静,觉也睡得很好。十天之后,我读到:“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必使你得安息。”(太十一28)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求安息,却得不到。如今,我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安息—主耶稣。我从心底对主说,“主啊,我愿意到你这里来得安息,请你带领我一生的道路。”
后来,我又读到旧约圣经,“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远安置在世人心里。”(传三11)我恍然大悟,原来多年一直找寻的就是这个永远啊!寻寻觅觅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当时的喜悦与心里的平安,实在是难以言喻。二〇〇一年七月十三日,在弟兄姊妹的关爱下,我喜乐地受浸归入主名,并进入召会生活。
爱里没有惧怕
受浸大约一年后,我遇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困难—不仅个人生活忙得焦头烂额,工作中也有很多难处,又得知父亲身患癌症。那段时间,我情绪低落,灰心丧志,不仅聚会没有享受,对主的真实性也起怀疑。我心里满了怨言,无法开口祷告,对主的追求也全都停顿下来。甚至到一个地步,我实在无法忍受,就痛苦地向主抱怨,“主啊,你真的爱我吗?你若爱我,怎么会让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
当晚,主就借着罗马书对我说,“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我们也是夸耀,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蒙羞;因为神的爱已经借着所赐给我们的圣灵,浇灌在我们心里。”(罗五3~5)读到这里,我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想到自己是这样不堪的罪人,一无所是,而神却这么地爱我,我便向主祷告,“主啊,我愿意悔改,更多转向你!”
接着,主又借着约翰一书四章对我说,“神在我们身上的爱,我们也知道也信。神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完全的爱把惧怕驱除”(16~18),主的爱再次将我带回祂面前,让我重新恢复与祂之间亲密的交通。我开始学习遇到事情先转向主,向祂祷告,并常常读主的话和属灵书报。那几个月,我对主的话非常渴慕,读完了倪柝声弟兄和李常受弟兄的一些书报,如《初信造就》、《得胜的生命》和《清心的人》等等。这些书报给我很大的帮助,因着《清心的人》中关于奉献的话,我头一次将自己奉献给主。
二〇〇三年下半,我父亲的病情趋于稳定;工作环境也蒙主看顾;主更是听弟兄姊妹们的祷告,给我预备了一位爱主的丈夫。婚后,我们一同爱主,追求主,享受主并服事主。
救恩临到全家
到现在,我信主已经快六年了。我慢慢了解,基督徒的人生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一样会有失败与眼泪;但不一样的是,借着经历这些困境,我们能够得到更多由主来的平安与喜乐。
二〇〇六年八月,父亲身体进一步恶化,我心里伤心焦虑,深感无能为力。我跪在主前向祂求问,主的话使我的心立刻得到安慰— “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主也向我启示,要把握机会向父母传福音。我虽盼望父亲的病能得医治,但更盼望父母能得着永远的生命。于是我和丈夫一起为父母的得救迫切祷告,弟兄姊妹们也为此坚定持续地代祷。
神是信实的。今年二月二日,我的父母一同接受了主,受浸归入主的名里。我得知这个消息时实在是又惊又喜。惊喜之余,对主更是满了感激和赞美。现在我们仍在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但我却不再为此忧虑,因他已经得着并享受永远的生命。
因着主的怜悯,我成了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人。从前遍寻人生真谛,如今认识主是真理;从前满怀忧愁挂虑,如今全心快乐欢喜;从前饱受失眠之苦,如今尽享真正安息;从前我是独行己意,如今基督作我归依。(Priscilla)

我心安息在于主!这才真是安息!
除此,全能的耶稣,罪人有何希冀?
你光是我的智慧,你爱是我奋勉;
你在荣耀的地位,天天引我进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