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8ba3dc1f0bcdd777c11a31cd93cbec

从彷徨到相信

1a8ba3dc1f0bcdd777c11a31cd93cbec

从彷徨到相信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是独生子,家在冀东平原的一个小县城。爷爷是教师,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又写得一手好字。他非常重视对儿女的教育,可惜我的父辈在文革中耽误了读书,所以期盼我能读书作学问。和同时代的人一样,我没尝过挨饿的滋味,但对人生比较迷茫,没有方向。在爷爷的影响下,我幼时的目标相当明确,就是把书读好,考高分,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
考上大学好象是幼时目标的达成,其实是无目的人生的开端。也许因为我的专业是海洋学,每当我静下心来思考人生的目标,总感觉自己如一艘小船,开足马力驶出了河口,却在大海里迷失了方向,放眼望不到边际。即便如此,生活还要继续,时间还要打发,于是我放任自己,沉迷于武侠小说、电脑游戏和各种棋牌及运动中。眼看青春虚耗,我惶惑的感觉与日俱增。
那时正值出国热,国内没意思就出国吧,这是当时很多人的想法。当然想出国的人中也不乏一些有志青年,如我们班一位女生,就以拿到美国海洋博士学位为目标。我被她的执着打动,也被她的为人所吸引。受她的影响,我对生活重新燃起了动力,开始了考托(TOFEL)、考G(GRE)的艰辛历程。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考出高分,这位女生也由学伴成为我的女友。那段时间生活很简单,备考和女友就是我生活的中心。
后来我因身体缘故耽误了申请学校,女友便先到美国读书。她所在实验室的老板和博士后都是基督徒,对她特别关心照顾,并向她传福音。她觉得无所适从,就打电话问我。当时我受佛家思想的影响很深,就对她说基督教只承认一位神,而且大家非得信祂才可以得救,太狭隘了。一句话打消了她信耶稣的念头,当时我还沾沾自喜。
不久之后,我们班上一位同学不幸身患血癌,大家在学校里为他的手术发起募捐。别人都是放下钱就走,而几位基督徒来到募捐桌前,却是认真地问明情况,记下那位同学的地址,写信鼓励他,并为他祷告。我在她们发光的脸上和清澈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特别的爱,很受触动。这是我与基督徒的第一次接触。

二〇〇三年秋天我来到美国,和女友同读一所学校。第一个周末,我就应邀参加一个读经聚会。会中,我与大家虽从未谋面,彼此却感到很亲切。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加了句:“愿意与主亲近。”这下可不得了,弟兄姐妹们的热情问候扑面而来,一对夫妇还邀请我去参加主日聚会与爱筵。聚会是在一位美国弟兄家里,一位从台湾来的姊妹听说我对主有兴趣,就想要带着我祷告接受主。但是我当时根本不能顺从,不仅没祷告,还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向大家宣讲佛教,结果自然不欢而散。
不久之后,我就买了新车,搬进条件很好的住处,物质生活非常舒适,但是心情却怎么也舒畅不起来。在日复一日与女友的争吵中,感情无可挽回地走向终点。内心的煎熬,情感的伤痛,使我陷在死亡和绝望里。生活剥去了我曾经的伪装,现实告诉我,我原本就是如此软弱。我恨自己的样子,就拼命想摆脱那个死的状态,寻找一个新的开始。于是我开始尝试用各种办法:搬家,参加社团,谈另一场恋爱,建立新的朋友圈子……但在这些过程中,我只尝到短暂的假快乐,内心深处仍是无尽的真虚空。一次醉酒之后,我向天大喊:“什么是真实的啊!”当时意念糊涂,但心是清醒的。这一喊是心灵焦渴的迸发,因为人真正需要的是真理、真爱和真归宿。这些靠人自己是得不到的,靠佛学那更是死路一条。
从此以后,我开始了对真理的寻求。我将原来弟兄姊妹们送的圣经和属灵书报由床底搬到床头。之前,我实在无法拒绝才去聚会,现在则变成积极参加,因为在弟兄姊妹们脸上能看到真诚的笑容,在聚会和爱筵中能感受到难得的平安。听到一个个美好的见证,看到基督徒真实而喜乐的生活,让我相信这个宇宙中确实有神,而且祂是满有慈爱的。但是相信神和接受主是两回事,相信可以是客观的,接受却非得亲自张口要不可。我虽然心里愿意,但作起来却踌躇不已。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读弟兄姊妹的见证,看过之后有些感动。他们与我同族、同龄,有相似的背景,也是和我一样海外求学,信入耶稣基督后,得享生命与平安。他们能接受,为何我不能?于是我心动了。杂志最后有一段祷告词说,“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为人的罪钉十字架,三日后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我就开口大声地读出来:“我相信,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这样一读,就如一道闸门被打开,有一股流从全人深处涌出来,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虽然泪眼模糊,我仍一字一句读下去:“为人的罪……钉十字架……三日后……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读完,我难以自禁,痛哭失声,但心里有说不出的平安和喜乐。我感觉好象一个流浪已久的孩子,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家,被慈父抱在怀里,全人被幸福的暖流充满。一时间,我又哭又笑,难以自已,并由衷地赞美主,直至深夜。那一晚,我知道主是真的爱我,祂的爱征服了我,而我就如此经历了新生。
接受主之后,与主的爱情实在滋养了我的生命,我变得特别宝爱主的话,聚会不请自到,充满前所未有对真理的饥渴。但由于来自家庭与朋友的种种拦阻,我一直犹豫着没受浸。
几个月以后,一对弟兄姊妹邀请我参加新英格兰地区的相调聚会。聚会在波士顿的一个宾馆举行,当几百位圣徒在一起赞美荣耀主时,我的灵被激动,心怦怦地跳。弟兄讲的信息我虽未全然了解,但却感受到主深切的呼召,于是在聚会要结束的时候跑到台前,宣告要受浸。在一片“阿利路亚”声中,我在宾馆的游泳池里受浸,进到神的国里。我原想,找个弟兄家的浴缸受浸,几个相熟的人见证一下就好了;但是神的安排竟是让我当着几百人的面,在游泳池里受浸。如果没有神的恩典,照我原来的个性,真是作不来的。神的作为真是奇妙!
受浸之后的喜乐与释放,实在难以言喻。受浸当天,我的一位朋友说,感觉我整个人不一样了,我也觉自己有很大变化,从此我不再是独生子了,乃是神的众儿女之一,也真切地享受到弟兄姊妹之间的爱,不再孤独,不再胆怯。我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不但笑容“数量”增多,而且“质量”也提高了。见到弟兄姊妹,我会由衷地笑,甚至看着蓝天白云、小花小草,我都很开心。一位姊妹说,她觉得得救之前的我,虽然见面也有笑容,也只是出于礼貌;得救之后的笑却洋溢着喜乐和感染力。我的用辞也发生了变化,“阿们”、“感谢主”、“主耶稣”成了生活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以前谈起车子或是吃的,会眉飞色舞;现在则是谈起主耶稣就兴高采烈。在为人处事上,我对人也渐渐有了出自基督的关心与忍耐。现在开车时,若被别人冒犯,我不会象以前那样毫不留情地大按喇叭,而能感谢主,甚至为他人祷告。
作为神国的公民,我也立场坚定,放胆传讲国度的福音。一向懒惰的我变勤快了,开始给父母和朋友打电话,写长信,寄圣经和福音杂志,用各种方式作见证,宣扬主耶稣;一向没心没肺的我,开始关心身边的朋友,并为他们祷告。同校园的一位弟兄,邀请我每天一起读经祷告,每周五到他家吃饭,每主日同去五十英哩外的会所聚会。这位忠信的弟兄一直在我身边,每当我下沉软弱的时候,总是搀扶、激励我,使我得以继续走在追求主的道路上。
我相信,赐我生命的主,必一直保守我,认识真理,享受真爱,以基督作我的真归宿。“我深信那在你们里面开始了善工的,必完成这工,直到基督耶稣的日子。”(腓一6)(B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