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db0cde295e7e31fc125949e22f9da2

受造之物的盼望

65db0cde295e7e31fc125949e22f9da2

受造之物的盼望

一 饭桌上的蚂蚁

今天吃饭的时候,看见一只蚂蚁在饭盒下挣扎。眼看着爬出来了,不过在桌子中央疯狂地打转—长长的触角(起先还以为是腿),朝四面八方弯曲。我在考虑是否直接用碗压下去,让它死得痛快,还是再等等吧。经过五、六分钟的狂乱,忽然没了动静—死了吗?但仔细看,脚仍不时动弹。过了一会儿,竟又站了起来。不过这次却不再惊慌,摆动触角,身体拖着往前。它只剩五条腿了。最有力的两条后腿,少了右边那条。它极为缓慢地朝桌边爬去。难道有什么东西在等它吗?

它不过是只平凡无奇,出来觅食的工蚁,没有什么是不能制住它的。若是它不从纱窗缝隙钻进屋里,而是在窗前花园的泥地上穿梭,是否会更幸运些?可是转念一想,其实它的处境一样险恶艰难。姑且不说外面有那么多比它强壮的昆虫,只要一阵稍强的风,就够它受了。

它是那么微小。

或者,它勉强能沿着饭桌来到沟壑重重的地毯上,朝向邻近的墙;又从这墙找到风的出口,爬向那唯一可能回家的路。有什么重要的事等它吗?重要到必须拼命?可以肯定的是有一只蚁后,还有众多与它一样的工蚁。

二 猫

窗外传来H呼唤小猫迷迷的声音。这个十二岁的少女很爱和基督徒在一起。她曾热切盼望自己快快十二岁,为了能受浸,进入神的国度。只是,人生初期的日子,总是显得特别漫长。她不知从哪里得来了一只年幼的小猫,唤作迷迷,养在家里,不吵也不闹。父母默许了,无奈房东反对。昨晚在聚会的时候,猫被送到我们居住的小山上。因为我们常会买些猫粮供应流浪猫,所以迷迷也就被如此安排了。只是它还太小,不懂流浪的滋味。

少女H走了以后,它仍不知猫间险恶,向常年在此地的野猫呲牙。S弟兄担心它被撵走,陪到半夜。清早起来,迷迷不见了。

H的呼唤声远了,她到更远的地方寻找。S弟兄温良地跟在后面,我和T在窗内沉默。

三 拿撒勒人耶稣
拿撒勒人耶稣在一个向来贫困的村庄生活了三十年。这期间,祂哪里也没去。从圣灵受孕开始,神素质的灵开始在祂微小的人性里调和、运行。三十岁时,祂公开受浸,接受神经纶的灵。

接下来三年半,祂成为神在地上行动的中心。

最近因为一直卧病在床,体力衰败。虽然很珍惜凭窗的几丛花木,但久了也开始厌烦。一日在电话里对T说,“我想去日本旅行。”电话那头半响没作声,后来说,“等我回来吧。”

悻悻然,我放下电话。

圣经就放在床头,伸手可及,但已有几天没翻了。想起世间蒙学里的话,“居易俟命,素未而行。”似乎有点安慰,但终究于我空泛昏浊的心无补。

拿撒勒人耶稣在穷乏的乡野住了三十年。三十年,在那微小人性里的三十年。神性与人性在生命和能力上的差别,恐怕不亚于以人的思维和眼光看待一只蚂蚁。

祂在那么微不足道的生命与范围里做什么呢?没有开阔心胸的旅行,没有思辨默想的学院和图书馆,甚至连做木匠都寂寂无名。祂就像蚁群中一只寻常的蚂蚁,每天在祂被派定的范围里,像穷困的族人一样过日子。

创造万有的神,拿撒勒人耶稣啊,当时你都在想什么呢?

你如何在这微小受造的生命里,将整个宇宙带进全然的公义与爱里?带进和谐,如同将其带进一首复调乐章之中?带进以生命成熟为尺度的秩序里?

是否也曾在受限制的人性生活里,看见一只被遗弃的动物,为它祷告呢?如同你为迷失的人代祷?

四 祈求

窗外洋溢着花香。

与T相对良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心里戚戚然,时愤慨,时忧愁。

“去找那房东理论;给他两百元保证金;自己收留小猫……它那么小,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世界上的弃猫那么多,该怎么救!也怪不得小女孩要这么做……”

我小时候也有同样的经历。从乡下回来,老家的人送我几只小狗。我很爱和它们玩,身上就惹了虱子。父母有一天趁我不在的时候,将它们杀了。回来时,发现它们在我饭桌上……人、动物的窘迫与无奈,要到何时才能完全结束呢?

然而,在这苦涩中,却有一个盼望,分外强烈。万物皆有其复兴之时,在永世,即新天新地里,有义居住其中。四活物,也就是受造的人和动物,将在神圣而绝对的公义与爱里,一同居住。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必与山羊羔同卧;牛犊、少壮狮子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牠们。牛必与熊同食;牠们的崽子必一同躺卧;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吃奶的孩子必在虺蛇的洞口玩耍,断奶的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赛十一6~8)。这不是童话或幻想,而是神的应许,在来世里必要应验。

T突然说,我们祷告吧。于是我们轻声对神说,“主啊,你是创造迷迷的,你也知道它,愿你的怜悯如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下。你眷顾罪人的忧伤,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愿你看顾这只小猫,它的气息、存留都在于你的主宰。愿你实行权柄,在这苦难的地上带下你的国度。叫凡有气息的,都欢呼喜乐。赞美你,赞美你是创造并拯救的神!”

五 永远

今天唯有罪横亘在今生苦难与永世的爱和公义之间。在神眼中,凡不是出于信的,都是罪。那么,何谓信?信心不是靠修练来的,练成一套“信功”。信心是基督,是神的生命。我们相信神并接受祂的生命时,就客观被神称义。而借着向神祷告,与祂联结,凭着神圣生命生活行动时,就有了主观的义,叫我们不再活在罪里,受其辖制。

而且当我们这样过生活时,神的国度就在我们中间,祂在我们心里掌权并管理。当时期满足的时候,主基督的千年国就公开来临,一千年之后,就进入永世。

在永世里,因罪而有的不义、软弱、死亡、恐惧、痛苦、忧愤、黑暗、迷茫、空虚也永不再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