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fefcec69b186543f2c9cf764c33505

不 能 理 解 的 平 安

effefcec69b186543f2c9cf764c33505

不 能 理 解 的 平 安

知道这种透支的感觉迟早会来,只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不是时候。

说好了周六请年轻的弟兄姊妹到家里吃饭,感觉电话邀约总是不尽周到。决定当面邀请的那晚上,女儿却早早熟睡了。任你如何讲话摇动,就是不肯醒。只好抱着她出门。女儿不算太轻的重量加上不远也不近的距离,八成就是病因了。周五与公司嚣张的冷气奋战了一整天。回到家,对埋首在论文,或是希伯来文语法里的先生说,“我好像病了。”

“你不能病!”语气急切,头却没抬。

全身酸痛。照顾孩子们上床之后,觉得不甘心,就再说一遍,“我好像病了。”

“你不能病,你不能病。”这次很快拿来三片维他命C和一杯温水。维他命又不是灵丹,不过在他注视下吞服,感到很温暖。

早上起来,酸痛慵懒的感觉有增无减。把菜色的成品、半成品摆出来之后,已经没有力气做早饭了。

想起前几天还在跟他开玩笑,“我就像个陀螺!”

“祥子!被无形的鞭子抽着。”两人就笑成一团。

只是有了主耶稣这个目标的陀螺,感觉有用不完的劲儿跟着主旋转。那个喜乐的笑声仍在耳边徘徊。

却转不了那么快了。刚搬家,箱子都还没有来得及拆封,他就约了几个弟兄来住,一拨又一拨。因为在寸土寸金的洛杉矶,住处常常不容易解决。

本来约了十几个来吃饭,后来他说,“恐怕会来更多,可能会加倍。”听到的感觉绝对不轻松,却也奇怪,没有任何压力。我呼求主,“主啊,你量给我的,你要和我一起经过。”

买了早饭给大家。接着开始准备一道一道的菜,连中午吃个饭,想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了。心慌手抖,没有一样做得合自己心意。我本是个对自己做的菜要求苛刻,累到客人来时,躲到楼上不肯见人,或者找了茬跟先生过不去的人。此刻却平平安安地对主说,“主啊,我负责转向你,联于你。至于菜好不好吃,你负责。”

又想到农弟兄会来做拿手的牛肉馅饼,师母要做虾。有了身体的扶持,里面就更平安了。 曾看过农弟兄切菜的架势。只一眼,就知道绝对是大厨的手段。

出乎意料,竟提前做完菜,所以还有时间帮先生买雪碧和柠檬汁。这是他提议的饮料,说年轻人一定喜爱。

酸痛慵懒的感觉居然在农弟兄和师母他们到来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师母一进门就跑去弹钢琴,

“这里有神的同在,这里有神的言语,
这里有圣灵的恩膏,这里是另一个天地。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如同那黑门的甘露,降至锡安山地,
爱在这里,和平在这里,
亮光在这里,生命也在这里,
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
你若想得到祂,在基督耶稣里。
你若想享受祂,在身体合一里。”

我又有使不完的劲儿了。

农弟兄的牛肉馅饼果然叫座。我帮他翻铲,招呼人来吃。大人、孩子加起来约三十个人,馅饼一出炉立刻就一扫而空。我只惦记着农弟兄自己一定要尝到,在美国吃到这么正宗的牛肉馅饼,对我绝对是第一次。连我那拿不出手的菜也受到称赞。

整个过程非常甜美。

虽然送走最后一批人,我和先生还沉浸在交通的喜乐里。只是他还要继续赶论文,而我也必须睡了。

一躺下,才发觉因为站太久,右边的身子疼痛不已,企图搅扰我的睡眠。而我却有基督的平安,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伴我入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