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75b219f29fa1249ab7277f987fa3ed

死亡面前的勇士

4b75b219f29fa1249ab7277f987fa3ed

死亡面前的勇士
二〇〇七年四月,我在学校认识了一位来接孩子的家长—童先生。那时的他是个优秀的工程师,拥有多项专利,深受公司老板的器重。他对未来满了理想与抱负,并且充满了自信。从不停止奋斗的他,还鼓励我要有冲劲。那时我刚回到召会过召会生活,也受到他的影响,想在世界上定下一些目标。

五月时,从他儿子口中得知,这样一位正欲一展宏图的年轻人,竟得了爆发性肝癌。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令人难以接受。这个家庭立刻蒙上愁云惨雾。

原本是神采飞扬、高谈阔论的他,如今情绪日渐低落,忧郁不已。看到他的下沉,我和妻子常去看望他,为他祷告,才得知原来他十五年前在安那翰得救,是我们主里亲爱的弟兄。童弟兄说,他的得救完全是因着一位作护士的姊妹所付出无私的爱,特别是他太太在生产及坐月子时受到的照顾,让他十分感动,因此决定接受主。但受浸后因工作之故他搬离了加州,又回到世界游荡,虽曾去过其它基督教团体,也读过一些属灵书报,却是不知其意。这时我们邀他回来过召会生活,并在聚会中将他介绍给弟兄姊妹。许多圣徒也接受负担,一起为他祷告,与他有接触。

二〇〇七年夏,主的恩典催促我们前往新泽西参加一周的成全训练。我们曾想邀童弟兄前去,但他的体力很差。因为就在医生告知他得肝癌时,说他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可活。我们也担心回来时,恐怕已见不到他了。于是我们带着沉重的负担前去,要看看那些与他有着同样背景的,从国内来的学人学者,是如何地追求主,好回来与他交通。

我们八月初回来后,就与童弟兄交通恢复本圣经追求的操练。也许是怕寂寞,他很乐意我们去他家读经。这对我们也是一个新的起头,从未好好读过圣经的我们,起初也不知该如何读。幸好有读经指引的帮助,我们就这样读经,再研习注解,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记得在一开始和他读经时,童弟兄经常会岔出去讲他感兴趣的话题,谈过去的辉煌成就与陈年往事。我们可以感到他里面充满着不安与恐惧,心思常常走得很远。不久,我们发觉他离题的时候少了,对主话的胃口开了。他不只是每天和我们读经,也一篇篇地追求生命读经。不知不觉中,他慢慢地从自己里面走出来,越来越少提世上的事,而专心在主的话上。我们起初还误以为他是否因怕我们不来陪伴,才故意迎合。渐渐地,由他的眼神与分享中,我们知道是主的话拯救了他,使他脱离旧人,从属世的霸占进入属天的享受。主的话对他不再是字句与道理,基督成了他里面的生命与活的人位。

有一次,童弟兄的一群好友从外州来看他,并提议去赌场豪赌一番。他一听到时还很兴奋地跃跃欲试,但后来在祷告中觉得不妥,就推托身体不适而婉拒。他向我们见证,他曾经沉迷赌博而无法自拔,是主的话在里面光照而将他改变。在他原来所住之处,附近设有几处赌场,许多工程师和他一样都陷了下去。也因着这个恶习,造成他家庭失和。

主的话真是大有能力。借着坚定持续的读经,神的生命在他里面一天天长大。当童弟兄说,他觉得自己有很多的罪认不完时,我们实在是稀奇主奇妙的作为。我们亲眼见到一个刚愎自用、骄傲自大的人,如今在主面前完全地谦卑、倒空与敞开。他的亲人也对他的改变感到不可思议,原本那个自私自利、脾气火爆、被父母娇宠而长不大的孩子,如今竟和蔼可亲,个性温顺,处处替人着想。

越读主话,童弟兄越珍赏这份职事,并对恢复本圣经另眼相看。他曾多次说,以前在外州时,也聚会,也读经,怎么就是糊里糊涂的。开始读经时,他买了一本精装的新约圣经恢复本。今年国际华语特会时,听说有新旧约合订本,立刻又买了一本。他的房间到处都放着职事的材料与光盘。他认真地研读圣经、生命读经及属灵书报,并且尽量都不漏掉能参加的任何一个聚会。

借着每天吃喝健康的属灵食物,童弟兄不仅灵里刚强,魂里喜乐,身体也渐渐强壮,满了活力。他几乎忘了自己是个病人,常常与我们一同去叩门探望。他说,若有谁生病了仍不信主,就让他去传福音。无论任何人见到他,都不觉得他是个癌症末期的病患,我们也觉得主似乎医治了他的身体。他在聚会中大声祷告释放灵,大声唱诗歌,是一个刚强为主站住的勇士。从前他喜欢唱世上的流行歌曲,如今已被诗歌所取代。他最爱唱的一首诗歌就是《永久磐石为我开》。当他在唱这首诗歌时,你可以感受到他那对主坚信不疑的信心,彷佛看见他已藏身在这稳固的磐石里。

虽然童弟兄外面的人渐渐在毁坏,但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他的灵是敞开的,越过越像小孩子般单纯地信靠仰望主。他夜晚睡不着时,就借着祷告经历主的眷临与同在。神在他的四围安营,多方供应。主够用的恩典作他维持的力,使他能常常喜乐,并向主发出感谢与赞美。他常说,我虽生病,但幸运的是有主耶稣爱我,那么多弟兄姊妹爱我。他对弟兄姊妹为他的祷告与服事,满了感激,因为这是在世上所找不到的爱,他也被这神圣的爱所充满。

记得最后一次与童弟兄一起读经时,他为了不让自己显出疲倦,能同我们多聚一会儿,特别用了平常双倍剂量的止痛药。那天,当我们读到马太福音四章四节“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时,他实在被这话所摸着。大家分享完毕,他仍意犹未尽,便提议一起出去吃饭,并亲自开车。尽管吃饭时他显得很疲惫,但他的眼神十分平静,满了安息。

最后的日子,童弟兄因病情恶化住进医院。我们在去看他的路上,还为难着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但一见到他,我们反而大得安慰。医生说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病人,不但不需要人照顾,还去照顾别人。他见到弟兄姊妹就欢喜快乐,大声祷告,一点不像个病人。实在是主作了他的生命和力量。他超然的态度,每回都让我们感动,同时也加强了我们对主的信心,激励我们更信靠主。当医生放弃对他一切的治疗时,他依然相信主的恩典够他用,并在电话中以此安慰我们。

有一次和召会的负责弟兄一同去医院探望童弟兄,那时的他骨瘦如柴,体力不济,家人伴随身边。只见他用颤抖的手,缓慢吃力地拿出支票本,十分费劲地写下了他这一生最后的奉献款。他惦记着在祷告聚会时,得知会所需要添购一台新的钢琴,有心的他,及时地打破玉瓶倒出香膏。我们知道从前的他是个锱铢必较,重看财物的人。第一次同我们去买圣经时,曾抱怨怎么那么贵。如今的他,不仅是全人全心地爱主、爱召会,在他最后的日子,更是多方嘱咐将他的儿子交托给弟兄姊妹。他一心盼望儿子将来能过正常的召会生活,也念念不忘为还没得救的家人祷告,巴望身边的人都能早日信主。在我们离开前,大家轮流为他祷告,那时他已是一时昏迷、一时清醒的状态。即使如此,他还高高举起双手,竭力地说“阿们”, “阿们”。

一般肝癌病人在离世前,多半会饱受疼痛之苦,但我们从未听到童弟兄在病中有任何的呻吟与埋怨。因着癌细胞扩散到脑部及全身,他昏迷两、三天后,就被主接去。我们发现他在临终前的日子,还不忘写信给以前工作了十年之久的公司,除了感谢的话之外,他用诗篇二十三篇来向老同事们传福音。他曾在读完诗篇二十三篇的生命读经时,与我们有很多的分享。他实在是宝贝这位在祂复活里作我们牧者的基督,诗篇二十三篇也正是他一生的经历。“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二三4)他在死荫的幽谷中饱享了主的牧养与同在,将来在永世─新耶路撒冷,还要继续享受三一神。深信童弟兄人生最后的时日,赎回了光阴,是讨主喜悦的,他所追求的必存到永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