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cb9d82761637c8df3d21a1760de7b3

神圣诗章及其珍赏

dfcb9d82761637c8df3d21a1760de7b3

神圣诗章及其珍赏

「关于神,古希腊诗人按照本能写到“原来我们也是神的族类”(徒十七29)。受造者的人,与创造者神,原本应该是一。人性本能中,许多美善属性,例如全备之爱,美与创造,智慧与有序,诗歌,是否也是出于这位创始者呢?」

在公元一世纪的雅典街头,古希腊人的未识之神,并关于对祂之认识的一切问题,因着一位名为保罗的基督徒的到来,历世历代以来所隐藏的奥秘,至此向世人显明了!这位基督徒的讲说当时成为福音,之后在信徒中成为诗章,直到今日。

“大哉!敬虔的奥秘!
这是众所公认的,就是:
祂显现于肉体,
被称义于灵里,
被天使看见,
被传于万邦,
被信仰于世人中,
被接去于荣耀里。”(提前三16)

这样的历史中,神,人,诗,彼此关联,相互诉求。那么就着这一线索,我们愿意再深入探寻,进入到另一个范畴—神圣诗章及其珍赏中去。

一. 作为诗人的人

从人类文明开始到几个世纪前,诗、歌不分。作为西方文化之父之一的古希腊人柏拉图在《国家篇》第三卷写道,歌(melos)由语言(logos),音调(harmonia)和节奏(rhuthmos)组成;在《法律篇》第二卷提到,一个艺术家或诗人,是否有效使用了语言、音调、节奏是极为关键的。在大卫王的时代,大卫作为一名诗人不仅写诗并且谱曲。古东方人的诗论也相去不远。《书·舜典》中记录:“诗言志,歌永言。”

顺着古典诗篇的记载到近代,人类诗歌渐渐从形式化的节律中脱离出来,寻求更深层的意义,现代诗人艾略特《诗歌的作用》中说:“诗歌是生命意识的最高点,具有伟大的生命力和对生命的最敏锐的感觉。”“诗是一切知识的精华,是整个科学面部的强烈表情。”(华兹华斯《抒情歌谣集》)柯勒律治说:“诗是最佳词语的最佳排列。”甚至,“诗歌的语言既是音乐,又是图画,又是明确的,清楚表述的概念。”(别林斯基《诗歌的分类和分科》)

而人类文明里这一切关于诗章的理性认知与感性需求的成长均是为着预备。为着引进、指向,获得诗歌的实际—神圣诗歌。人不仅将要进入神圣诗歌奥秘的范围,并能够享受、珍赏它。

二 作为诗人的神,及神的创造与新造

圣经里,诗“PoiEma”这个词的希腊原文中出现过两次。

anything made or done; hence,
I. a work, Hdt., Plat. a poetical work, poem, Plat.
II. a deed, act, id=Plat.
poi/hma, atos, to/,

第一次是复数形式(PoiEmasin),侧重于它涵义中“众多的制作品”(“a deed,act”),其创造者是神。罗马书一章二十节,“自从创造世界以来,神那看不见永远的大能,和神性的特征,是人所洞见的,乃是借着受造之物,给人晓得的,叫人无法推诿。”于是,英文文本中就此译为“受造之物”(“the things that are made”1611 KJV;“the things that are made” DBY1884;“the things made”1991RecoveryVersion)。

该词的第二次出现是在以弗所书二章,“我们原是神的杰作,在基督耶稣里,为着神早先预备好,要我们行在其中的善良事工创造的……在祂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好把两下在祂自己里面,创造成一个新人,成就了和平。”这里是说到承受神救恩的信徒们,成为新人,就是神的杰作,诗章(“a work,a poetical work, poem”)。同样是“神的创造”,神的“受造之物”与祂的“杰作,诗章”区别在哪里呢?这需要认识那伟大作者,认识祂的心意,才能理解祂的作品。

事实上,在宇宙中,有至少两次的造作—神的创造与新造。第一次,神借着自己的话创造了万物,就是如今我们所享受的天地万有,包括其中诸多的活物,包括人类。然而这万有中唯有人与众物不同,祂向原本尘土所造的人吹了一口“生命之气”,于是人不但如其他动物一样有魂,还有了人的灵,使人成为万物灵长。(注:魂是盛装情感、心思、意志的器官。人的灵在受造之人里,成为人类寻求永恒,保存良心,并接触神的器官。)

这第一次的创造出于神自己的权能,虽然神是自隐的,如雅典人所说“未识的”,但是,因着祂创造的万有存在神性的特征,并且显示了祂永远的大能,于是人能够洞见,甚至无可推诿神作为创造者的存在。所以神所创造的万有,不但是神为着给人享受,更是为着使人能够借此认识神。认识神的存在,更认识神的属性。

然而受造之物堕落、败坏,不能完全地彰显神。所以神需要第二次的产生(新造),也就是神的杰作、诗章。新造借着神儿子耶稣基督用自己的生命在十字架上所完成(弗二10、15~16)。祂“吞灭了遮盖万民之物,和遮蔽万国的帕子”。(赛二五7)终于,如保罗当日所宣告的,受造之人能够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来观看并认识神,并且因信祂而承受祂的救恩,—也就是人的灵与神的灵,联结、调和并合并,神圣生命的属性(祂的生命与性情)就进入到人的灵里,与人调和。这过程就在这宇宙中产生出一件前所未有的作品—神的杰作,就是一首神人调和的诗章!神第二次创作,祂写诗的目的与结果竟然是为使人进入神,也就是在耶稣基督里,与神是一,成为一个神人调和的团体宇宙新人(弗二15,约十七)!

“深哉,神的丰富、智慧和知识!
祂的判断何其难测,祂的道路何其难寻!
谁曾知道主的心思,谁曾作过祂的策士?
谁曾先给了祂,使祂后来偿还?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借着祂、并归于祂;
愿荣耀归与祂,直到永远。阿们。”(罗十一33~36)

三. 神圣诗章的珍赏

一) 神圣诗章的语言

神所使用的语言是祂的儿子(来一2)。这实在是神圣奥秘的事情,神用来表达这神圣杰出的诗篇的语言并非是任何一种人类的语言,而是一个人位,这个人位既是祂的语言,更是祂的彰显,祂的呼出。这个人位就是祂的爱子,首先是耶稣基督,然后就是在耶稣基督的复活中出生的众子。这就是神圣诗章的语言。

这语言作为一个人位,在神的诗章里,在作为杰作的“新人”里(弗二15),也就是众子里,居住并且运行(约一14;帖前二13)。这诗章是神的活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也是炼净的(来四12;箴三十5)。

二)神圣诗章的内容、涵义、意义

这首诗如今在时间里仍然在写作,其内容、涵义、意义天天都在加增。这加增的过程就是“新人照着创造他者的形像渐渐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识。”(西三10)当神的众子照着基督的形象更新,这更新将带来充足的知识:关于认识真神,就是永远的生命,也就是一切有关生命和敬虔的事。有一天这知识要完全到一个地步,神的奥秘,就是基督,作为一切智慧与知识的宝藏完全被众子构成,使人达到对神儿子之完全认识的一,达到长成的人,达到基督丰满之身材的度量(弗四13)—引进新人作神完满的彰显,就是完全的生命与荣耀。

三)诗的象征与预表 (神的诗是一切象征与预表的实体)

人类诗歌只是蒙学,其作用是将人引进神圣诗歌。人类诗歌中的一切正面事物之意象与象征都指向同一个实体,就是这首神圣的诗章,也就是这个新人。这是新人渐渐更新长大的过程,从“思无邪”的缅怀进入诗歌的实际中(弗四24),从一切的美好的影儿进入美的实际里。

四) 诗内部的韵律与节奏 (约十七,耶稣上十字架前的祷告)

柏拉图在《问题》中,说到音调和节奏均表现“顺序”。顺序或秩序其实是一种内在的原则(《物理学》)。

在圣经中使用了两个辞来表述作为诗章的新人,其内部的韵律与节奏。其一,“homothumadon”(徒一14),就是指人内里感觉的和谐;而另外一个词“Sumphoneo”(太十八19)指交响乐。这两个词说明当我们在新人里,成为神的诗章,我们也就成为一篇“复调乐章”,每个信徒都在神所设立的次序与和谐中。这不是世人常常用的“统一”(uniformity)的概念,乃是神人二性之和谐的一致(弗四6),也是众圣徒之间的和谐一致,如同一首神圣的交响乐。众多的音符井然有序,彼此协调,创作者神以宏大的构思,严谨的结构,丰富的表达,使这首交响乐无论是在内涵上,还是在表达上都成为一。这交响乐就是宇宙新人的历史,是关于神与人的叙事长诗!

五)诗的本质—神心头的喜悦,人深处的满足

这篇诗章是出于神心头的喜悦(弗一5、9),同时也是人深处的满足。这正如一位丈夫爱妻子,为着她付出,甚至付出了自己。这并非出于任何复杂的理由,也不需要科学分析,实验验证,逻辑明辨。仅仅是因为爱,朴实而又深刻的爱。这爱使丈夫一切爱的付出仅仅出于心头的喜悦—爱她让他喜悦。而妻子,作为这被爱的对象,也因为爱丈夫,心中深深地满足。

神对人的爱比这爱更加长阔高深。所以这篇神与人的诗章,更是一首动人心弦的情诗,倾诉神对人超越死亡、时间、空间的爱,并人对这爱生命的回应与内里的满足。

六)诗的结果

最终神的诗,这新人,因着内里的和谐、和平(弗二15),首先成为这宇宙中初熟的果子,在时期满足的时候,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的,或是在地上的,也都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弗一10)。整个宇宙都将恢复到“一”里,从分裂与混乱中脱离出来,从虚空与败坏中得着释放,得享神儿女荣耀的自由(罗八22~25),而新人在这样的新天新地里,向着一切受造作神的彰显,代表,与管理权柄(创一26),这一切就是被早先预备好,神的众子要行在其中的善良事工(弗二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