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7a792da40e4c5269a1d71a471d1f6

何以解忧,唯有基督

5987a792da40e4c5269a1d71a471d1f6

何以解忧,唯有基督

 

纲 目
一 引子—忧愁的人生
二 世人为何忧愁
三 世人如何解忧
四 造物之神的启示
五 神的救恩
六 基督的话
七 解忧消愁之路—享受基督
八 基督之喜乐的见证人
九 结 语

摘要:很多人都思考过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让自己或别人不忧愁?怎样才能快乐、开心起来?怎样才能无忧无愁、无虑无牵挂?忧愁成为人生活的中心、生活的齿轮、生活的总和。横在人面前的这个问题,困扰着、考验着、挑战着所有的智者、仁者、贤者、勇者、忠者、善者、义者……;只要是人,就逃不开这个“愁”字。人之忧愁、挂虑,从何而来?如何解忧消愁?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探寻这个问题的解答。

本文根据圣经神圣启示揭示,神对人原初的心意并非让人忧愁,乃是要人因神喜乐、满足,并彰显神、代表神。忧愁、挂虑乃是人堕落远离神的结果,是罪和死的副产物,是撒但注入人里面的毒素。解忧消愁之路乃是接受神的救恩,并享受复活的基督,这赐生命的灵,使祂充满我们全人。我们就在平安的神、喜乐的神里得享出人意外的平安和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喜乐。

一 引子—忧愁的人生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南朝后主李煜的这句词,之所以能够流传千古,不是在于它华丽的辞藻或者高超的修辞,而是在于它道出了一个有史以来颠扑不破的事实:人活着就有忧愁。所谓“千古一愁”!

不仅君王忧愁,将军也忧愁。稼轩词里的老人隔江北望,自以为识尽了愁滋味。

学者也忧愁。陈寅恪在其学术巅峰的时刻叹息道,“宋家玉斧诚难问,梁室金瓯忽惹愁。”宣称“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的宗师级学者,面对思想之凋敝,将之轻轻叹为“梁室金瓯”。

女子也忧愁。李格非(李清照之父)在逗襁褓中的幼女时,哪里想到她一生的感叹竟是:“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那些奔波忙碌的忧愁:“千般看淡无愁事,忙碌奔波又十年。”闲散无事的同样忧愁:“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忧愁成为人生活的中心、生活的齿轮、生活的总和。语言作为意识的产物,以千奇百怪的词语表达了人间道不尽、理还乱的忧与愁:“忧心忡忡”、“忧郁不安”、“愁容满面”、“多愁善感”、“远愁近虑”、“愁云密布”……各种各样的忧虑、忧郁、忧惧、愁苦、愁烦、愁绪、愁闷,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很多人都思考过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让自己或别人不忧愁?怎样才能快乐、开心起来?怎样才能无忧无虑、无愁无牵挂?横在人面前的这个问题,困扰、考验并挑战着所有人。人为何忧愁?如何解忧消愁?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探寻解答。

二 世人为何忧愁
诚如圣经诗篇第九十篇所述,“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九十10)。诗人描绘了世人忧愁、挂虑的常态,却没有解释忧愁、挂虑的缘由。对普世而言,凡有生活,忧愁就如影随形。人之忧愁、挂虑,从何而来?人为何忧愁呢?

1.追求物质生活的围城
当人对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没有把握时,就很容易陷入忧愁、挂虑之中。只求安身立命的人终日忧缺衣、愁少食;志向远大的人稍有成就,生怕锦衣夜行,不为人知,仍是忧愁烦恼。人对手中所拥有的,总觉不足。法国有俗谚说:“生活像是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这进去出来,都归于一个名叫“忧愁”的网罗里。

2.对过往之追忆
孔子感叹人生“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时光一去不复回,生命一逝不复生。坚强如夫子,对于往昔,也有种种无奈。孔子以将两千余年,国人频频回顾历史,可以为鉴,可以扼腕,可以追思怀古,却丝毫没有任何改变。一提到过去,无论是个人的,还是人类的,我们立刻陷入愁绪里。

3. 对将来之疑虑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道出人生被若干不可知的因素操控。正如圣经帖撒罗尼迦前书所说,“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毁灭忽然临到他们”(五3)。人被各式各样的天灾人祸包围,形成了一股莫名的不安全感,进而想出了很多自己的办法。然而人类的“保险”并不能预防将来之事,甚至不能真正安慰人。在时间里,人对于未来和对于过去一样,都是无能为力的。

4.对死亡之忧惧
死亡是生命的终极结局,几乎是一切负面情绪的来源。人既恐惧死亡,也就忧惧死亡。《论语•雍也》记录孔子探望生了重病的学生伯牛。“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牗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出于忧惧,孔子没有进门探视学生,只从窗户伸手拉着伯牛说,“这人怎么得了这病啊,这人怎么得了这病啊!”孔子对季路求问关于死的事,也只能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未知生,焉知死。”穷其一生,孔子既未知生也不知死,死的忧惧始终伴随着他。孟子曰:“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其实人天赋的良知良能,无时无刻都在向它的主人发出告诫:“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这是人最为惶恐、忧惧的,因为它发自人的内心深处。

5.对人生之无解
为什么人生存在这世上?人生存的意义何在?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人类的多数是司马光口中“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的人,可是人类的生命这样延续,每个平凡的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从未有过共识。我们生命的价值何在?多人将这样的问题称作终极问题,将之看作无解,最终停止思考。然而这个问题的存在却仍旧困扰每一个人。

小 结
人忧虑、愁苦的原因是例举不完的。几乎所有的哲学家都以为,忧愁就是人生真实的写照。可以说人的生活总和,就是忧虑与愁苦。理性主义哲学家套用胡克之句式,下了一个结论:“原因的原因,才是真正的原因。”这些盘根错节的原因似乎是人忧虑、愁苦的原因;然而,我们必须从这些表象中寻找忧愁的根源。

三 世人如何解忧
人类的忧愁是社会与人文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自然成为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争相探索、钻研的课题。而众多排解的手段则成为产生忧愁的衍生物。

1.励志
古圣格言乃是一部中国人忧虑逃亡史标记。神圣贤达多有励志名言,鼓励人走出忧愁。《论语•微子》:“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儒家有“既往不咎”的思想。“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这是道家珍惜现在的思想。励志名言很美好,现实很残酷。人既不能既往不咎,也不能珍惜现在。实际上,人陷入越思考越忧愁的境地。苏格拉底说出人的两个选择:做一个忧愁的思考者,或者一只快乐的猪。人不能成为猪,所以全人类都只能是前者。

2.宿命
所谓宿命,指人生中早已注定的遭遇,包括生死祸福,富贵贫贱。宿命论者相信一切事情都由人无法控制的力量促成,既,每一件事情都是被预先安排注定的,人力无法改变。这种思想虽不使人乐道,却使人安贫。

3.出世
出世,就是离开尘罗世网,甚至脱离“生”,得到最后的解脱。佛教的出世乃是离开人生,道家的出世乃是离开人群。又如儒家实践者的出世,追求“结庐在人境,心无车马喧”的生活。然而人的生命需要与人的生活相称,怎样的生命带来怎样的生活。人是无法逾越生命的等次,真正离开人生,人群和社会的。

4.轮回
所谓轮回观,认为今生之痛苦来自于前世的罪孽(业障);亦即人前世的罪孽,若不经由今生的惩罚,就不能消除。轮回观的产生,是由于人不得不面对当前的苦楚,对永恒又无所知悉,因而推想出一些解释今生遭受苦难的说法,以减轻心理的煎熬与痛苦。其实轮回观存在着巨大的逻辑漏洞,譬如罪恶的标准是什么?谁制定奖惩的标准?这个标准如何适用于世代交替变迁的人类价值观?

5.死亡哲学
试图以死亡哲学,消弥人对死亡的恐惧。很多哲学家都发出“不要在死亡面前妥协”的号召:对死亡的伟大意义作大胆无畏的认识,而投入“武装”抵抗。中世纪的死亡哲学强调死亡的意义,断言“若不能死,便不能生”;近代死亡哲学则反其道而行,强调生存的意义和价值,对死亡采取漠视和回避态度;而现代西方死亡哲学则批判了近代死亡哲学家,斥之为“自我”的失落或沉沦,而重新强调死亡的意义。无论如何,这般反反复复的哲学论调,很难让人把它和真理画上一个等号。

6.麻醉剂
鲁迅一篇有趣的论文《论魏晋风度和药及酒之关系》,说的是洒脱不羁的魏晋人,依靠药物和酒精来逃避人世间的忧愁。曹操在《短歌行》里咏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咏的就是一瓶杜康酒就可以解忧消愁。以为“一醉解千愁”,殊不知“举杯消愁愁更愁”?其实自我的麻醉,不过是暂时的失忆与逃避,醒来之后一切景物依旧。这种让人思想失效的方法,行之成瘾,不仅伤身、令人萎靡不振,更大程度是陷入一种行尸走肉的状态。

小 结
因着人有形形色色的忧与愁,就产生了各样形形色色的解决之道。寻求者虽然发现了一些导致忧愁的规律,然而都无能为力脱离这个规律的捆绑。就如地心引力牢牢地吸住了地表上的万物,而人要脱离地心引力、,就非要有一个更强的离心力不可。换言之,几千年来人被忧愁之律牢牢地吸住,甚至被枷锁在忧愁之律底下,要脱开其禁锢,就非得有一个更强的律不可!人世间这个更强的律在哪里呢?或许只有求诸于造物之神,才能导入正途,真正寻得谜团之解。

其实忧愁不过是一个“因由”所产生的结果。世人如果仅仅在忧虑愁苦的层面上寻求解决之道,就会发现徒劳无功。忧虑愁苦是病症,并非病因。如果光从病症下手,那是医不了病的,我们非究明个中的病因源由不可!在此,我们看造物之神在圣经中的启示,借此追溯到人类的第一代始祖,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四 造物之神的启示
1.神对人原初的心意—因神喜乐,彰显神并代表神
在神的所有创造中,最为奇特的乃是人。人是按着神的形像和样式造的,并且人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爬物”(创一26);这就是神造人的崇高目的:要人成为神在地上的彰显和代表。“神用地上的尘土塑造人,将生命之气吹在他鼻孔里,人就成了活的魂”(创二7)。神用地上的尘土塑造人,形成了人的身体。然后,神将生命之气吹在人鼻孔里,形成了人的灵;所以人被称为“万物之灵”,在神所造的万物中,唯有人有神的生命之气—灵。因此,《尚书•泰誓上》说,“唯天地万物父母,唯人万物之灵。”最后,人就成了活的魂。换句话说,人是由灵、魂、体三部分所组成的。

神把人造好之后,就把人安放在伊甸园中。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也好作食物(创二8-9)。伊甸的意思是快乐。神使各样的树长起来,可以悦人眼目,指明神要使人喜悦,使人快乐。因此,神原初的心意不是要人忧愁,乃是要人因祂喜乐并因祂满足(诗一○○)。

神又把人摆在伊甸园当中生命树的跟前,指明神要人吃生命树。生命树表征神自己要以食物的形态作人的生命。神为人预备了一切丰足的外部环境后,就吩咐那人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二16~17)。生命树如何表征神是生命的源头,并且要进到人的里面作人的生命,善恶知识树也如何表征撒但是人死亡的源头。吃生命树的果子就是接受神作生命,享受神作一切,结果就是生命与平安。吃善恶知识树就是接受魔鬼撒但进到人里面,结果就是死。这里的死首先是指人的灵死,最终带进全人灵、魂和身体的死(来九27,启二十14)。人的灵死就是人的灵失去了功能,人不能用灵来接触神、接受神、享受神、被神充满。

换句话说,神的心意是要人吃生命树的果子,而且可以随意吃,但绝对不可以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因为吃的日子必定死。人唯有吃生命树的果子,才能成为神在地上的彰显和代表,才能完成神创造人的定旨与目的。

2.魔鬼撒但的试诱与人的堕落与败坏
圣经记载,有一天魔鬼撒但化身为蛇,来向人质疑神的话:“神岂是真说,你们不可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创三1)这就是魔鬼撒但试诱人、引诱人、欺骗人、陷害人的方法—叫人怀疑神的话,叫人对神的话打问号。其实问号的形状就像一条蛇竖立起来,与人对话,说谎陷害人。魔鬼撒但不仅向人质疑神的话,并且向人撒谎,欺骗人说“你们不一定死”。结果,人受骗、上当,就摘下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吃了!

人这一吃,不但违背了神的命令和吩咐,在神面前有了过犯,更是把魔鬼撒但的毒素吃进来了,让魔鬼撒但进到了人里面(罗五12)。从此,人里面有了罪的生命与性情,就是罪性(原罪)。圣经将人的罪分为单数的罪性(sin)与复数的罪行(sins)。人里面犯罪的性情就是罪性,人外面犯罪的行为就是罪行。人因为里面有了罪的性情,所以外面就有罪的行为与表现。人不是因为外面有罪的行为,才叫作罪人;乃是里面有罪的性情,而被构成为罪人。人犯罪不是教出来的,乃是与生俱来的。

3.神应许拯救
人受骗、吃了知识善恶树的果子后,一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神的面(创三8)。而神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人。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创三9)神的爱从来没有因为人犯罪而离开人,神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并非审判,而是因爱而寻找。神且向人宣告救恩的福音,应许女人的后裔要来伤蛇的头(创三15)。这乃是借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毁坏那掌死权的魔鬼撒但(来二14)。神又用牺牲的皮子作衣服给人穿(创三21);这皮子可能是羊羔的皮。羊羔代替有罪的人流血,使罪得赦(来九22)。羊羔为神所杀,预表神的羔羊基督的替死;预表要来的救恩。神也借着苦难管教人:女人要受怀胎、生产的苦楚,男人要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创三17)。

然而人必须要离开伊甸园。神不能容许一个有撒但犯罪生命和性情人再伸手摘生命树的果子吃,而永远活着。“神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出自之土”(创三23);同时,神封闭生命树的道路:“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把守生命树的道路”(创三24)。

基路伯表征神的荣耀,火焰表征神的圣别,剑表征神的公义。神用祂的公义、圣别、荣耀,把守生命树的道路。有罪之人是无法站立在公义、圣别、荣耀之神面前的,不像人堕落之前可以自由在神面前出入;所以人必须离开伊甸园!人必须等候神所预备的救主来到,完成救赎的工作,开启被封闭的生命树道路,才能吃生命树的果子—享受神作生命和一切。因着犯罪、堕落,人不能再拥有伊甸园一应俱全的供备与享受,一切归零,一切自己打点。

4.人的结局
人的灵死了,失去原初与神交通、领受直觉的功能。人离开伊甸园,离开神的面,失去神的同在和保守。至于人外面的情形一落千丈,地不再效力,万有也不再顺从。人陷入了罪担之中,开始凡事劳苦愁烦。人从第二代开始,为了生存就要犁田耕地,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为了安身立命,就建造城池以自保;为了讨生活,就发明游牧、牧放牲畜以谋生;为了自娱欢乐,就发明琴、箫等音乐,以解苦闷、虚空、无聊;为了自我防御,就打造铜铁利器以自卫。

人失去神,就失去了神的保护、维持、供应和娱乐。人失去了神,就失去了一切。这迫使人发明人的文化,其主要元素是城为着生存、畜牧为着维生、音乐为着娱乐,以及武器为着防御(创四20-22)。然而,人类无神文化的发展导致人愈发的缺乏、不安和忧愁。

小 结
总结来说,人忧愁挂虑真正的病因源由是:一、它是人违背神、远离神,堕落、犯罪的结果,是败坏与罪的副产品。二、它是魔鬼撒但在人里面作祟的产物。魔鬼撒但在人里头,天天借机行事、时时借题发挥,把人搞得忧心忡忡,不得安息,轻则思虑烦扰,重则忧郁、自杀。三、人内心深处的灵死了,一来内虚中干,空虚苦闷时不时就涌上心头;二来不能与神往来交通,失去力量之泉源与凭恃之倚靠,就任由魔鬼撒但无止息地蹂躏。

人罪的问题,灵死的问题,以及魔鬼撒但的问题都必须得到解决,人才能免去忧愁挂虑的扰乱与攻击。其实这三大问题不光是忧愁挂虑的病因源由,也是人类一切消极问题的根源。

既然我们找到了真正的病因源由,接下来就要找出真正能够医治这病的医生。谁能解决人罪的问题呢?谁能解决人里面魔鬼撒但的问题呢?谁能解决人灵死的问题呢?是人类自己发明的办法,自创的文化吗?当然不是!浩瀚宇宙中,除了造物之神,有谁能够解决罪、魔鬼撒但、灵死的问题呢?

难怪历代先祖们不约而同地向神发出等候、赞美、欢乐的祈求与祷告:“耶和华啊,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创四九18)、“全地都要向耶和华歌唱,天天传扬祂的救恩”(代上十六23)、“我的心要因你的救恩欢乐”(诗十三5)、“我们要因你的救恩得胜欢呼”(诗二十5)、“愿一切寻求你的,因你欢喜快乐;愿那些爱你救恩的,常说,当尊神为大”(诗七十4)、“求你用你的救恩眷顾我”(诗一○六4)。

五 神的救恩
圣经希伯来书启示:“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祂也照样亲自有分于血肉之体,为要借着死,废除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受挟于奴役的人”(二14~15)。这两节圣经启示了三件事:第一,神要来成为一个有血肉之体的人;第二,祂要借着死,废除那掌死权的魔鬼;第三,那些一生因怕死而受挟于奴役的人,要从死的奴役里得着释放。

1.神来成为人
神要解决人里外罪的问题,解决人里头魔鬼撒但的问题,解决人灵死的问题,第一件事就是神必须来成为一个人。正如人堕落之后,神应许人有救恩的福音:女人的后裔要来伤蛇的头(创三15)。女人的后裔就是一个人。换言之,作全人类之救主的这一位,祂必须是一个人,也必须是女人的后裔。

神向人类的第一代亚当和夏娃应许女人的后裔要来伤蛇的头,过了数千年,神又借着申言者以赛亚重申祂的应许:“看哪,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她要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赛七14),又“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祂的肩头上;祂的名称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远的父、和平的君”(赛九6)。

到了公元第一世纪,神应验了祂的应许:“马利亚就被看出怀了孕,就是她从圣灵所怀的……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祂起名叫耶稣,因祂要亲自将祂的百姓从他们的罪里救出来。这一切成就了,为要应验主借着申言者所说的”(太一18~22)。马利亚从圣灵受了孕,所生下的儿子,名叫耶稣。换言之,马利亚是那位童女—怀孕生子;普世的人都是男人的后裔,唯有耶稣是女人的后裔。女人的后裔要来伤蛇的头,好把祂的百姓从他们的罪里救出来。从神应许给人救恩的福音开始,直到神应验了祂所应许的,前后相距约四千年!

2.借着死与复活解决人所有的问题
神穿上血肉之体成为一个人,祂乃是神而人者,具有神性和人性。祂在地上生活了三十三年半之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祂的死乃是神人之死。祂以三种身份钉在十字架上死了,解决了三个棘手的大问题:人身上罪的问题,人里面魔鬼撒但的问题,人灵死的问题。

第一、祂是神的羔羊,借着死除去世人的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约一29);这符合前面提过的,神救恩的原则:必须有祭牲被杀、流血,才能解决罪的问题。因为“没有流血,就没有赦罪”(来九22),“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把我们从我们的罪中释放了”(启一5)。所以,耶稣的血解决人身上罪的问题。

第二、祂是被举起的铜蛇,借着死毁坏那化身为蛇的魔鬼撒但,对付了人里面的蛇毒。“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入祂的都得永远的生命”(约三14~15)。魔鬼撒但乃是那古蛇(启十二9),既有蛇形也有蛇毒。但主耶稣是神成为人,有罪之肉体的样式,却没有肉体的罪(罗八3)。祂作为被举起的铜蛇,虽有蛇形却没有蛇毒。当主耶稣以蛇的形态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那真蛇(魔鬼撒但)也一同被钉在十字架上了。主耶稣借着在肉体里的受死,就废除了人肉体里的魔鬼。“废除”的意思是,使之归于无有、使之失效、将之消除。借此,解决了人里面魔鬼撒但的问题。

第三、祂是一粒麦子,借着死释放出神圣的生命。“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祂借着落在地里死了,将神圣的生命释放出来,就结出许多的子粒—叫一切信入祂的都得神圣的生命。这是神救恩积极的一面。主耶稣在复活里成了赐生命的灵,好进入相信接受他的人里面,点活他们的灵,并分赐神圣的生命给他们。借此,解决了人灵死的问题。

3.释放人脱离罪和死的奴役
我们知道,人吃了善恶知识树果子之后,人的灵就失去它原初的功能—与神交通、领受直觉。因而人失去了神的面光、神的说话、神的指引,无知的心就趋向昏暗,在推想上就变为虚妄,以致在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并且感觉丧尽,就任凭自己放荡,贪行种种的污秽(弗四17~19)。这就是人活在死之奴役里的光景,其中充满了忧虑、愁苦、烦恼等。

然而耶稣基督,借着死与复活,将神圣的生命释放出来,叫相信祂的人可以得着神的生命。换句话说,复活的基督作为赐生命的灵,将人死了的灵点活过来,使人的灵恢复功用,而得以接触神、亲近神、享受神,进而从死的奴役里得释放。“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罗八2)这生命之灵与我们的灵调和,并从我们的灵扩充到我们的心思里,使我们的心思得更新,以致活在神的爱、神的光、神的圣、神的义里(弗四20~24)。因此,复活的基督才是人解除忧虑的根本道路。“是借着祂给我们开创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来十20)

六 基督的话
基督借着死与复活所完成的救恩,使我们脱离罪、死与撒但的搅扰,并使我们得着神圣永远的生命,恢复我们与神爱的联结,使我们过一个与神联结、调和合并的生活。如此,就彻底清除了忧愁挂虑的内在病因源由,使我们可以在基督里过一个充满平安、充满喜乐的生活。就如一首诗歌所说的,“有了基督就能欢唱,没有基督必忧郁;基督是我一切宝藏,在祂里面我定居!”

对于前面述及当今世人为之忧虑的一些因素,让我们先来看基督宝贵的话语和使徒们的见证。

1.关于对生活之匮虞
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六章说二十五至三十四节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也不要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食物么?身体不胜于衣服么?你们看天空的飞鸟,它们既不种,也不收,又不收积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们。你们不比它们贵重么?你们中间谁能因忧虑使自己的 身量多加一肘?你们何必为衣服忧虑?你们细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样生长;它们既不劳苦,也不纺线。但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在他极盛的荣耀里,也没有披戴得象这些花中的一朵。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尚且这样给它穿戴,何况你们?所以不要忧虑,说,我们要吃什么?喝什么?披戴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外邦人所急切寻求的,你们的天父原知道你们需要这一切。但你们要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你们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第四章见证说,“因为我已经学会了,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余;或饱足、或饥饿、或富余、或缺乏,在各事上,并在一切事上, 我都学得秘诀。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因着我们恢复与神爱的联结,我们是属神的,慈爱的父神定然顾到我们生活一切的需要。活在我们里面,加我们能力的基督是我们在一切境况都可以知足的秘诀;在祂的里面,我们凡事都能作!

2.关于对过往之追忆

使徒彼得说,“你们从前不是子民,现在却是神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悯,现在却蒙了怜悯。”(彼前二10)“因为已过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荡、情欲、醉酒、荒宴、群饮、并不法可憎拜偶像的事,时候已经够了”(彼前四3)。“好使你们不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肉身中度余下的光阴”(彼前四2)。

使徒保罗在罗马书见证说,“因为你们作罪之奴仆的时候,就不受义的约束。那时你们有什么果子?不过是你们现今所看为羞耻的事,那些事的结局就是死。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圣别的果子,结局就是永远的生命。”(罗六20-22)他劝勉信徒“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弗四22-24)。他自己宣告说,“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竭力追求,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召我向上去得的奖赏。”(腓三13-14)

3.关于对将来之疑虑
基督徒将来的前途定命是确定、清楚的,是不需要猜测、疑虑的,因为神已经拣选我们成为圣别,并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弗一4-5)。

“因为神所预知的人,祂也预定他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我们的定命是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我们的前途是得荣耀。神已经重生我们的灵(约三6),现在正在变化我们的魂(罗十二2,林后三18),将来还要荣化我们的身体(罗八30),“祂要按着祂那甚至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动力,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腓三21)
一首诗歌的副歌说得好,“神的儿女有权利,可以大喊并大唱,因为前途更光明,我们魂乐似飞翔,不久我们进荣耀,就要朝见我君王,荣耀归神,阿利路亚!”

4.关于对死亡之忧惧
基督宣告说,“(我)又是那活着的;我曾死过,看哪,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一18)基督借着死,废除了那掌死权的魔鬼,并释放了那些一生因怕死而受挟于奴役的人(来二15)。保罗说,“基督既从死人中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主管辖祂了。因为祂死,是一次永远地向罪死了;祂活,是向神活着。”(罗六9-10)

所以,“我们若与基督同死,就信也必与祂同活。”(罗六8)因此,基督徒是一班出死入生的人(约五24),是一班有神永远生命的人(约三16),是一班与基督在复活里同活的人。基督徒肉身的死乃像睡眠。“关于睡了的人”,保罗说,“弟兄们,我们不愿意你们无知无识,恐怕你们忧伤,象其余没有盼望的人一样。因为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神也必照样将那些已经借着耶稣睡了的人与祂一同带来。”(帖前四13-14)

5.关于人生的意义
基督徒从圣经神圣的启示清楚明了,人生的意义乃是享受神、被神充满,作神的彰显和代表。如今,神在基督里,已成为那灵给我们接受、享受,并经历。对基督的经历和享受不但使我们摆脱虚空、无聊,消除忧愁、挂虑,更使我们成功神的心意,达到神的目的。

七 消忧解愁之路—享受基督
复活的基督成为赐生命的灵,不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成为亲切、便利、又亲近的。对于相信接受祂的人不再仅仅是客观的、外在的,更是主观、内住的。祂成为可经历、可享受的。基督作为赐生命的灵乃是活在我们的灵里,与我们的灵调和。基督徒生活的秘诀乃是照着调和的灵生活、行动、行事、为人。在调和的灵里对复活之基督的经历和享受,不但抗拒苦恼、化解挂虑,更能活出一种谦让宜人、充满优越美德的生活,就是活基督的生活。

圣经中的腓立比书乃是一卷论到经历基督的书。本书论到经历基督的四方面:以基督为生活、为榜样、为目标、为能力及秘诀。这本书是保罗在罗马的监牢里写给腓立比人的书信。在这本书里,他讲到在监禁的环境中喜乐、满足、一无挂虑的秘诀乃是享受基督、经历基督。他在腓立比四章说,“你们要在主里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当叫众人知道你们的谦让宜人。主是近的。”这里,保罗说到他在苦难的环境中喜乐的秘诀乃是在主里、在基督里。这种喜乐是常人无法有的。一个在监牢里的人如何能喜乐?但保罗能喜乐。他甚至劝勉监牢外的人要喜乐。他为什么能喜乐?因为他在基督里,他享受基督。基督是喜乐的泉源,永不干涸的活泉。正如一首诗歌所说的,“来啊,你这万福泉源!调整我心来歌唱;怜悯江河涌流不断,召我高声来颂扬。”基督乃是怜悯的江河、万福的泉源。

这怜悯的江河、喜乐的泉源是主耶稣自己在地上的时候所应许的。约翰福音第七章记载了在犹太人的住棚节所发生的事。“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将要受的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约七37-39)这活水的江河就是主耶稣所应许的那灵。神的灵从起初就有了(创一1-2),但那灵,就是基督的灵(罗八9),耶稣基督的灵(腓一19),在主说这话时还没有,因为祂尚未得着荣耀。耶稣是在祂复活时得着荣耀的(路二四26)。那灵是在祂复活的时候终极完成的。祂现今乃是包罗万有耶稣基督的灵,作了活水给我们接受、享受,并在我们里面涌流,直涌入永远的生命(约四14)。

耶稣基督这包罗万有的灵乃是亲切、便利、又亲近的。罗马书第十章说,祂离我们各人不远,就在你口里,也在你心里。只要你敞开口、敞开心,呼求祂的名,说,“哦,主耶稣,哦,主耶稣!”你就必得着。祂对一切呼求祂的人是丰富的。因为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罗十8-13)。

保罗在腓立比书不但讲到喜乐,也讲到“谦让宜人”和“挂虑“。“挂虑”就是“忧虑”。无疑的,谦让宜人来自神、来自基督,是活基督之生活的总和,与忧愁挂虑完全相反。忧愁挂虑来自撒但,是人照天然生命之生活的总和,搅扰基督徒活基督的生活。关于忧愁挂虑,保罗进一步说“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带着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卫你们的心怀意念”。

人能一无挂虑那是何等美好。如何才能一无挂虑呢?保罗说,乃是借着祷告、祈求,带着感谢,将我们所要的告诉神。当我们将我们所要的告诉神的时候,神并没有应许,我们所要的祂都给我们。但祂应许我们“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卫你们的心怀意念”。这平安何等宝贝,能保卫我们的心怀意念。我们在祷告中与神交通的结果乃是得享神的平安。神的平安实际上就是平安的神自己(腓四9),借着我们的祷告与祂交通,注入我们里面,抗拒苦恼,化解挂虑(约十六33)。

撒但将忧虑注射到人的魂里、人的心怀意念里,搅扰人的魂、叫人的魂中毒,叫人轻则忧心忡忡、重则忧郁自杀。撒但借忧虑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然而神应许我们,借着祷告与神交通,神就将祂的平安,实际上就是平安的神自己注入我们里面,抗拒苦恼、化解挂虑。神乐意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分赐到我们里面的神乃是平安的神。祂的平安就像抗毒剂、解毒剂,不但抗拒苦恼、化解挂虑,更在我们心怀意念前巡查,保卫我们平静安宁。

八 基督之喜乐的见证人
神乃是一位最喜乐的神(诗四三4),也是一位赐喜乐的神。当人转向神、仰望神、信靠神、享受神,他就成为一个喜乐的人。圣经中的保罗就是基督之喜乐的见证人。使徒行传第十六章记载他为着基督的福音被捉、被囚与得释放的经历。

保罗和西拉将基督的福音从亚洲传到欧洲。他们到达欧洲的第一座城市就是腓立比。在那里保罗因着将污鬼附着的使女身上的鬼赶出去,就遭遇了极大的逼迫。使女借着污鬼的灵,行占卜,叫她的主人大得财利。如今,鬼被赶出去,使女的主人见自己得利的指望没有了,就揪住保罗和西拉,拉他们到官长目前,诬告他们,说他们骚扰他们的城,传他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也不可行的规矩。“官长剥了他们的衣服,吩咐人用棍子打。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内,两脚上妥了木狗。”(徒十六22、24)这种木狗是一种刑具,铐住囚犯的腕、踝和颈部,使人动弹不得,越动铐得越紧。

保罗、西拉为着基督的福音,为着帮助别人,遭遇如此的毒打,又被下在监里,不知能否活着出去,理当非常忧郁、沮丧;然而他们灵里享受基督,并被基督充满,因此被喜乐充满。“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听他们。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禁卒醒来,看见监门开了,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想要自杀。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禁卒叫人拿灯来,就冲进去,战战兢兢地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又领他们出来,说,先生们,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他们说,当信靠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们就把主的话,讲给他同他全家的人听。当夜,就在那时,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即都受了浸。于是禁卒领他们上去,到他的家里,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神,就都欢腾。”

保罗、西拉因着享受基督、被基督喜乐的灵充满,完全不受自己艰难处境和危险前途的影响,反而在监牢里祷告、唱诗、赞美神。因着他们的喜乐赞美,使神行了一件特别的神迹。地大震动、监门全开、锁链松开固然是神迹,在监牢里,两脚上了木狗,不知明日是死是活的情形下,不忧愁、不挂虑,反而唱诗、赞美,这乃是更大的神迹,是生命的神迹,是享受基督、经历基督的神迹。这样的神迹不但使他们得救,也使禁卒全家得救。这样的神迹在爱基督、享受基督的人身上随时随地都会发生。

圣经哥林多后书向来被视为使徒保罗的自传,说到他遭遇的患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里面也断定是必死的”,他的秘诀是:“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一8~9),所以他能够“在各样的事上,在多方的忍耐上、在患难上、在贫困上、在困苦上、在鞭打上、在监禁上、在扰乱上、在劳苦上、在不睡上、在不食上,以纯洁、以知识、以恒忍、以恩慈、以圣别的灵、以无伪的爱、以真实的话、以神的大能,借着在右在左义的兵器,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证荐自己是神的执事;似乎是迷惑人的,却是真诚的……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似乎一无所有,却拥有万有”(六4~10)。这是何等豪迈、超脱、丰富的人生!他不光是一个因神喜乐的人,也是一个分享喜乐的人。他说,“你们要在主里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四4)他鼓励信徒:“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对你们的旨意”(帖前五16~18)。

倪柝声是近代中国一位著名的基督徒领袖,他的著述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全球六大洲成千上万的基督徒。他于一九五二年春因着信仰被捕入狱,经过长期审讯,在一九五六年被判十五年徒刑。一九六七年服刑期满后,仍被继续关押,不被释放。在他被监禁的期间,只有他的妻子的允许偶而去看他。他的妻子也在一九七一年突然去世。他盼望出监为妻子安葬的请求也被监狱当局拒绝。这使他极为忧伤,也断绝了他与外界一切的接触。他妻子死后不久,他也于一九七二年五月三十日死于狱中。他唯一留下的,是用非常颤抖的手写下几行大字的一张纸片:“基督是神的儿子,为人赎罪而死,三日复活,这是宇宙间最大的事实。我信基督而死。”

以人来看,这是何等的悲惨:二十年监牢生涯,没有任何肉身的儿女,地上唯一的亲人又突然死去,他自己又身患各种疾病包括肺病和心脏病,最后病死在监牢里。然而,在他过世前不久的四月二十二日,他亲笔写的信件中却说,“但我维持自己的喜乐”。在他离世当天,他亲笔写的信件中提到“我病中心仍喜乐”。这是何种的喜乐?这是天上的喜乐、神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在主里的喜乐,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喜乐。就如“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就是“平安的神”自己,这“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喜乐”其实也就是“喜乐的神”自己。

据统计,在一九〇〇年的义和团运动中,有250多位外国传教士及两万多名中国基督徒罹难。这事发生后不久,《泰晤士报》摘选了其中许多殉道者留下的遗言。譬如,“虽然有艰难险阻,但喜乐远远抵过它们,真是难以言表”,“我天性就惧怕对身体的伤害,但我相信,一旦这事临到,祂的恩典必然够用”,“我们也许再过几小时或几天,就会相见在荣耀里……让我们忠诚至死”,“在面对死亡之际只见荣耀,在路上濒临死亡之时,经历祂柔细的背负和赐能力的爱。所有的遭遇都是对祂蒙福的经历”。这些美好的见证,乃是极大苦难中极大喜乐的样本,与使徒保罗的话并无二致。

九 结 语
何以解忧消愁?当我们追溯到人类的第一代始祖,细细查考“忧愁人生”之来龙去脉时,我们从神的创造、神对人的心意、魔鬼撒但的试诱、人的堕落与败坏、神应许拯救,一路看到人的结局,不得不感叹:“忧愁人生”是缘起于失去神、没有神!

当我们了解“忧愁人生”的病因源由是罪、死和撒但的时候,不得不感赞神完整的救恩:神来成为人,借着死解决罪、魔鬼、灵死的问题,释放人脱离死的奴役,为普世罪人成就了救赎之功,使劳苦担重担、流离失丧、忧愁苦恼、没有神、没有指望的罪人,可以得着复活的基督,这赐生命的灵。祂乃是生命的泉源、平安的泉源、喜乐的泉源。我们拥有祂、经历祂、享受祂,被祂充满,就被平安充满、喜乐充满!

最令人希奇的是,神的拯救不光使人成为一个喜乐安息、无忧无虑、无愁无牵挂的人,更是使人成为一个活基督、显大基督的人。“照着我所专切期待并盼望的,就是没有一事会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0~21)。这不仅解决人的问题,更成功神的心意,得着人彰显祂并代表祂。

何以解忧消愁?唯有耶稣!唯有基督!现在,神完整的救恩已经完成,基督已经经过死而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只等你接受。请你打开口、敞开心呼求祂的名,向祂祷告。“哦,主耶稣,我需要你!哦,主耶稣,我接受你!哦,主耶稣,洁净我!哦,主耶稣,充满我!”

“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罗十13)!
“祂对一切呼求祂的人是丰富的”(罗十12)!
“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二二17)!

愿神祝福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