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54605accb06491aeb1043f00ff41c

拆毁,为着重建

10854605accb06491aeb1043f00ff41c
童年,村里有一家信耶稣 觉得希奇
我小时候,在外公、外婆家长到十岁。记得的事情不多,现在想来有一件很清楚,就是外婆说全村只有一家信耶稣。我那时听到耶稣这个名字好象天方夜谭。后来觉得希奇,就和别的孩子到那个家里去串门。那时,那个家里有全村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一大堆孩子们天天晚上去看电视凑热闹。什么电视节目都忘了,只记得那家人不嫌孩子吵闹,还给吃的、喝的。
这是我头一次听到耶稣这个名。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已经是十五年以后的事了。
从小学到大学,春风得意……象我这样的人,怎会得救?
在农村上小学时,班里三十几个人,我总是考第一。后来转学到城里,与城市孩子相比,吃穿不如人,自觉低人一等。那时,记得外婆一句话,“穷人的孩子有志气” 。靠着这个志气,从小学开始,每次考第一成为我的目标。而且,在镇、县、市、省级的数、理、化竞赛中得奖之多,是让父母在人前面上有光的,也是别的父母鼓励孩子的榜样。后来,又考上清华大学,得的赞誉更是不绝于耳。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开始为自己建立一套完整的人生哲学体系。我课余时涉猎群书,历史的、哲学的、逻辑的、伦理的。我推崇自我奋斗,自我拼搏,并且吸取了众多哲学大家的思想,从黑格尔到康德,马、恩、列、斯,为自己构建了一套系统的人生观、社会观、历史观。我那时对自己的人生趋向,对社会的前进趋向,俨然了然于胸。见到世风日下,我暗笑他们被吞噬在历史的潮流里,以自己为中流砥柱。在大学时,每天三点一线,往返于图书馆、食堂、宿舍,天马行空,独来独往。
我的好朋友不多,有的都是铁打的。我重义气,重友情,看不起不孝敬父母的。在自己眼里,是近乎完美的,人生更是满了追求。象这样的人,怎会得救?
那时,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就是我的情感。我有一个天真的梦想,就是天长地久,直到夕阳西下,携手共度黄昏。她是我人生的港湾,我累了就以她为我的避风处。这个深藏我心中的秘密,好朋友都不知道,神却知道。
出国留学,排斥耶稣 神来摸大腿窝
上大学时,看到图书馆里的高年级学生都在准备托福、GRE。一开始看不顺眼,后来里头的志气(傲气)就上来了,心想这些人既然可以出国留学,我为什么不可以?于是从大三开始,积极预备出国留学。后来想,连这个念头都是神放在我里面的,否则为什么那时我对留学如此着迷呢?出国以后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根本就不知道。
大学就要毕业了,限于经济实力,只够交一个美国大学的申请费,虽然心仪美国名校,为了保险起见,就申请了RUTGERS 大学,心想只要到了美国,转学到名校就容易多了。主就借着我这个“曲线进美国”的想法,把我带到这个国家,新泽西州立大学,而学校的周围就有我们的弟兄姊妹。刚一来到美国,人生地不熟,有一个台湾同学带我到附近一个基督教团体,参加英文主日聚会,听得是一头雾水,权当练习英文听力。又有一次带到查经班,听到唱诗歌,看歌词就是情诗,觉得肉麻。觉得对我毫无益处,也和我的思想体系格格不入,又浪费时间,以后就借口忙,再也不去了。再到后来,在我接触到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以前,我曾经自己开车,凭着记忆要去寻找这个团体聚会的地方,不知是记忆不好还是怎样,竟然迷路,就回来了。后来才知道主定意把我带到祂的恢复中。
我那时心硬,排斥耶稣。神主宰地把我放在一个环境里,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与无能。即使我施展所有的努力,也是白费心机。我开始感到无助和虚空,到了一个地步,有一天晚上我自己回到学生宿舍,周围寂静无声。我真觉得呼天喊地都没有用时,我突然想到有人说有神,并且神是万能的,而且听人的祷告。我不会祷告,就拿起一张小纸片,写到:“神啊,你是万能的。如果你帮助我,让我心想事成,我就归向你。”然后把小纸片贴在书桌上。几个月之后,想不到事情竟然成功,在高兴之余,我却忘记了对神许的诺言,而把这归之于运气好。那个小纸片也不知被我丢到哪里去了。
我对神的信实视若无睹,其后的生活仍然远离神。虽十五年之内,两次听到耶稣的名,却心蒙脂油,耳听不灵,眼睛闭着;只知信靠自己,暗地与神摔跤。但神怜悯我,祂怜悯我的路也很特别,并且近乎幽默。神知道我的“大腿窝”在哪里,祂也知道摸我别的地方无济于事,就象与雅各摔跤一样。神却定意要呼召我这个不堪的罪人。因着我的顽梗,迫使神来摸我心中的“大腿窝”。在那个境遇中,两年之久,我生活在内忧外患里,生活、心情高低起伏,情感肢离破碎,曾经梦想为之执着的港湾,成了起火的后院。我用尽一切的努力去弥补,只会越补越糟。我慢慢发现,自己以前以为何等坚强,那样信靠自己,自我感觉良好,却是一个脾气暴躁、污秽不堪、心胸狭窄、不能宽容人的人。我生活的支柱彻底垮了。在这短短的两年里,我花了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一个完整的人生观、世界观的思想体系,被拆毁得一干二净,荡然无存。我觉得活着实在没有意义,只是苟延残喘。
不知为什么,这两年之内,我竟然没有遇到一位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好象一条“漏网之鱼”。不过,我自己也知道,那时,我即使接触到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也不会信主,还可能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等到主认为时机成熟了,我这条鱼会自己跳到船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几位弟兄姊妹到我家里叩门传福音。我竟然把自己以前神垂听我祷告的事讲给这些从未谋面的人听。那天晚上,我被带入一种以前从未经历的境界中,弟兄姊妹把这位是爱、光、圣、义的神介绍给我。后来有一位姊妹说,那时我一边听弟兄讲,一边连连点头。现在想一想也有点不可思议,我以前可是会辩论的人。但感谢主,因着旧造被拆毁,我连有神没神的问题都没想,一个问题也没问,一个星期之后就受浸归入主名。
一切遭破碎,学习信靠主……祂用生命来重建
殊不知得救只是开始,神却定意要得着我。我虽然得救了,却没有个人与主亲近的生活,不知何为信靠主,生活照旧。神主宰的手并未离开我,更大的环境临到我,为的是让我学习在向祂的祷告里信靠祂。我开始意识到神不只是我一事的救主,更是我万事的救主。神也从未把我不能承受的环境给我,环境没有变,我里面却有了主,有祂的话作我生命的供应;并且外面还有弟兄姊妹象云彩一样围绕着我,我在这个神的家里蒙了极大的保守。
我也开始操练与主有亲密的交通,追求主,爱慕主的话,读主恢复里的属灵书报。主用祂自己神圣的生命,也就是祂的自己,渐渐地分赐到我里面。环境没有过去,倒成为助长庄稼长大并成熟的日头的热(太十三6)。基督成为我的生命,召会成为我的生活。生命的重建需要一生之久。
主从未放弃在我身上的手。我自己虽然不堪,时时需要主宝血洗净,我却深信祂要在我这个器皿上彰显祂荣耀的丰富(罗九23)。从人来的建造,不论是得救以前的,或是得救以后的,都是木、草、禾秸,要在火里被揭露,独有金、银、宝石,就是父的神性、基督的救赎,祂的身位和工作,以及那灵所变化的人性,才适合于神的建造,要经得住火的试炼(林前三12)。
我很欣赏诗歌322 首第一和第四节:
求主把我捆绑,我才得着释放;
愿主迫我向主缴械,我才得胜奏捷。
当我倚靠自己,我就失败危亟;
当主膀臂将我监禁,我手就更有劲。
我今认识了你,也略知道自己,
所以今后真不愿意,再借天然能力。
求主永远的灵,使我生命全钉,
使我治死肉体行为,主兴盛,我衰微。
我也愿意学习交在神的手中,靠着祂的怜悯和恩典,同
祂的肢体建造祂的身体,等候祂隐密的再来。(冯雅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