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5df9b715fc835a43ea4015b2ce385c

星空

cc5df9b715fc835a43ea4015b2ce385c

冬天的Ames很冷,晚上走在校园里总是忍不住抬头看看星空。这里的纬度和老家差不了多少,只是点点繁星显得特深,特广,好像就在弹握之间,又遥不可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在异乡,这景象总让我感动。日月星辰,宇宙无限,远古的光亮,到底是谁造就此番伟业?又有谁能告诉我个中奥秘呢?

 

我们所从事的科学事业,只能解释已知宇宙中极小部分的规律,我们哪有什么资格叫嚣“征服自然”呢?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如何才能不偏离正道,才能分辨是非、真假呢?世界瞬息万变,到底有什么是不变的,是我们可以倚靠、信任的呢?

 

从小长在无神论的社会里,家里虽然没有香火,却具传统佛教的影响。记得出国之前,母亲还特意嘱咐我不要受洋教的影响,务必专心学习,可是我心灵深处确信有神。因为人类的历史不断在重演,所谓“每览昔人兴衰之由,若合一契……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真理不断被验证,发展必须合乎规律。这一切种种的始末绝非偶然,必定源自一位未知、大能者的手。

 

高中时学习不错,在理科实验班念书,习惯了用推理的方法想问题。教育和经历总是让我怀疑一切,包括与人交往。我不信任任何人,因为人是善变的,自己都有可能背叛自己,更别说对别人负责了。所以我不太喜欢与别人深交。

 

在校园里遇到一位基督徒,可能是他科大少年班的经历与我在理科实验班的经历相当类似,我们有一些相同的感受,也谈得来。有一次闲来无事,我跟着他一起去参加召会里的活动,在吃饭的时候,结识了当地的弟兄姊妹以及从加州来的两位弟兄。总的来说,那次给我对基督徒的感受相当不错。随后,我也就跟着参加每周的读经和主日的聚会。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才发现原来圣经不是为着改良人性,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人的生命,生命乃是所有问题的中心。大家对我的亲切照顾,不是履行某项宗教义务,而是彼此从内心施予爱—从神而来的爱。我大开眼界,因为人本性的深处对别人是没兴趣的,只对自己感兴趣。所以这种我没有见过的爱,一定不是出于人的。我开始产生了一种向往之情。但此时,我还需要排除一个疑点:我是不是为了相信而相信呢?难道是我因为相信有神,而强迫自己承认祂的存在吗?

 

我试着祷告,希望这个可能存在的神能回答我的疑问。老实说,虽然几经尝试也没什么直接的回应,但是那段时间我变了,我更能静下心来想问题,也更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了。那时候我妈妈与我通电话,也发现我长大了不少。我学会更多地感恩,更多地转向主。同时心里深处良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不久,我得救了。受浸只是一个开始。这个属灵生命的诞生令我十分兴奋。没有想到,受浸之后,隐藏在我人性中的“己”就开始受对付,我也就是逐步地将我的主权交给神。

 

以前的我总喜欢表现得锋芒毕露,表达自己的观点时绝不给别人插嘴的机会。这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赶走了许多原本想指正我错误的真心朋友。到了真正要定夺的关键时刻,又有谁能提出建设性意见呢?圣经教导我们,要有“受教者的舌头”(赛五十4),我们就学习多倾听,少做炫耀自身的辩论,唯有这样生命才能进步、成长。以前的我总是不愿与人交往,因为我对别人不感兴趣,说话十有八九都以“我认为”、“我觉得”开头。现在想想自己不受欢迎,并非没有原因。我们若只对看上去与自己相关的人事物感兴趣,那么就忽略了另一部分实际对我们亦有影响的因素,至终引向一系列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结果。

 

除了自己受对付、被管教,在召会生活中我也很享受弟兄姊妹之间的爱。只有大家的互相扶持、督促,才能让我们能真实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们也学习珍惜这源自神的恩典,并真诚地感恩。我们要用我们留不住的,去换取不能失去的。什么是我们留不住的东西呢?功名利禄,虚荣浮华。当然我现在没有资格说得好像很超脱,但是在有些已经成家立业的弟兄姊妹身上,我看到了真的有人能做到将万事看作粪土,将万事看作亏损。真正的基督徒是在世界,却不属世界的。什么是我们所不能失去的呢?一颗清新的心,一双渴望光明的眼睛,一股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泉。我希望能够与其他兄弟姊妹一样,虽然也是朝九晚五地忙碌着,却能过着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

无意间读到一本文理本圣经,很喜欢其中的一段,也常常把它当作我的祷告:

 

我父在天,愿尔名圣,尔国临格,尔旨得成,在地若天。所需之粮,今日赐我。我免人负,求免我负。俾勿我试,拯我出恶,以国权荣,皆尔所有,爱及世世,诚心所愿。(太六9~13)

 

— 王姊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