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adie_in_miniatura-wallpaper-1600x1200

善其事的最终目标

善其事的最终目标

一九七八年我出生在浙中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里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父母靠种地和打零工为生,生活勤勉朴实。父母对我们期望不高,只要我们长大后能为人正直,有个稳定的工作和家庭,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姐姐照着父母的期望,读完专科学校后就回到他们身边,工作并结婚生子。而我因从小在学习上总是名列前茅,就进入重点高中,并考入大学。
寻寻觅觅
我从初中就开始思考人生的问题。高中时,我对人生的观察和思考是身边同龄人未曾想到的。我思考的问题主要有两大方面─如何雕塑自我和寻求人生的真意。一九九六年秋,我入读N 大历史系。大学自由的思想和学术氛围,开拓了我思考和探索的空间。
常言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是一面在“利其器”,一面想要寻找“可善之事”,以使这“利器”有用武之地。在“利其器”一面,我继续加强从小所养成的性格,诸如勤勉、简朴、与人相安、乐于助人等等,借此我在学习上得心应手,在为人处世上也能与人和睦相处。
在“善其事”一面,对历史的研究给了我很多启发,尤其是中国古代思想史。我发现老庄孔孟与我虽远隔千年的时空,所思考的问题却是同样的。我一面讶于人类超越时空的心意相通;一面又深感,在老庄的虚玄尖刻和孔孟的敦厚温良所产生的张力中,双方都有意无意地回避了一个根本问题,就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在这地上生存、奋斗的终极意义在哪里。我固执地相信人类必定有一个超越时空的共同意义,或者说共同事业,也就是我所寻求的“善其事”的事。但是,谁能解答我的问题?这个巨大的问号在我当时稚嫩的思想中,弥漫成一股强烈的虚空感。我感到在这浩瀚宇宙、沧桑历史、茫茫人海中,人就如沧海一粟,任由无常摆布置放,以至或此或彼。若人生只能如此,如红楼一梦,何须我如此勤勉奋斗?这样思想之下,顿觉我所着力雕刻的内里自我和正在积极从事的外部活动,都完全失去了依托。如此迷惘中,我觉得实在了无生趣,也曾有过结束生命、出家为尼,或回乡务农的念头,但又觉得这些都太消极避世,徒惹父母伤心。彷徨之中,大一暑假来临了。我与同学寄情于山水之间,来到长江三峡。泛舟于江渚之上,两岸碧峰凝立,风景如画,我浮躁的心渐渐平静。回来之后,我定意,此生要潜心寻求人类生存的意义,直到寻见为止。
秋季回校,我开始花大量的时间查阅任何可能找到解答的书。辗转于佛禅之间,答案乃是虚空;纵观各家哲学,答案只是未知和不定。此时我忽然想起曾经读过的《悲惨世界》,故事开头的梅涅主教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的自甘贫穷和怜悯宽恕,彻底改变了故事主人公冉阿让的一生。于是我决定查明背后促使梅涅主教如此行事为人的源头和动力。书中非常显明地提到他是一个跟随耶稣基督的人,并且他热爱圣经。就这样我开始读圣经。
我从新约马太福音读起,在那里耶稣说:“不要抗拒恶人,反而无论谁打你的右脸,连另一面也转给他。那想要告你,要拿你里衣的,连外衣也让给他。”(太五39~40)但谁能作到这样呢?我知道自己不能。虽然我想要这样,但很多时候在我里面对人有厌恶,有苦毒,所以我恨恶自己,这是除生存意义之外,我里面最大的困惑。然而这位耶稣,祂的话好厉害,一方面暴露了我心里的隐情,一方面也给了我一个盼望—梅涅主教在冉阿让身上制造的奇迹也能在我身上发生。
当我读到约翰福音:“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这话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祂成的;凡已成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成的。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未曾胜过光。”(约一1~5)我里面有一个强烈的渴望,要接受这个光,接受这生命。这样决意后,我心定了,仿佛有光照在我心深处。因此,我更加殷勤地读圣经,并且决定去找那些认识耶稣的人。
回到家里
我先后去过几个教堂,结果都颇令人失望。因着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位同学在上海遇到一位弟兄,他向我们传讲了“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约三16),并且送给我们每人一本小圣经和一本标题为“重生”的小册子。我听得很认真,心里也完全接受。在回程的火车上,我就迫不及待地读完那本小册子,并且照着上面所说的开始呼叫神为“阿爸父”,内心觉得有莫名的平安和稳妥,好象有一个新的生命在我里面诞生了。
一周以后,我又收到那位弟兄寄来的书,其中有创世记生命读经的晨兴圣言。这本书将神的话语解开,一下子就抓住了我,使我深得生命的供应,内心一片光明,并有说不出来的释放和喜乐。
一个月之后,那位弟兄来看望我,并带我去聚会。那里不象教堂,倒更象一个餐厅,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和摆设。当时大家正在高唱“神的儿女有权利可以大喊并大唱”,洋溢着喜乐。之后,一个年长的弟兄起来讲话,他说话清明中肯,令我很有共鸣。会后我与一些同龄的大学生共进午餐,倍感亲切。
从那以后,我每周两次,坐车近一小时来此聚会。在一次关于《人生的奥秘》的福音聚会后,我向主公开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接受祂作我的救主和生命并受浸。从水中起来时,我一面流泪,一面在心里欢呼,多年来苦苦寻求的,终于在今天找到了,我的人生这才算是真正地开始了。
得救以后,我更加渴慕神的话语,觉得句句都是新鲜,句句都有供应。借着聚会交通和诸多属灵书报的帮助,我渐渐开始认识神对人的心意。许多曾经困扰我的,关于人类历史、文化和社会现状的问题,都在神话语的光中迎刃而解。我确信自己已找到了那超越时空,人类共有的事业。其业主,正是那昔是、今是、以后永是的神自己;其主体经营,就是神要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使我们这脆弱必死的器皿,盛装神那丰盛永远的生命。我心中豁然开朗,感到原来所有的苦苦寻求和问号,都是神在我心里的预备,要将我引领到祂这善良事工之中。我愿不顾一切投身于这伟大事业中,以“善其事”!
得救之后,我就开始为同学朋友祷告,其中第一个就是我现在的丈夫。当时我们只是一般朋友,我却深知他也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深地被人生意义的问题所困扰。奇妙的是,祷告后第二天他就来找我,我当即向他传福音,并将他带到弟兄姊妹们中间。
几个月之后,他强烈地蒙主光照,看见神的实际和荣耀,全心相信,受浸得救,并全人得着奇妙的释放。一年之后,我们在主里认定彼此为另一半,将两人共同的前途、婚姻,一切都奉献给主。此后三年,我们在两地各自攻读硕士学位,并计划赴美留学。
二○○三年夏,我们硕士毕业并结婚,一个月后一起来到威斯康辛大学读书。虽然远渡重洋,却似回到家里,我们与当地弟兄姊妹虽未曾谋面,却是一见如故,格外亲切。三年来,在我们的婚姻生活、学习生活和召会生活中,神极其信实地调动万有,在我们身上作祂奇妙的雕刻工作,使我们能够有分于祂的“伟大事业”。
这位设计并预备了这事业的神极其乐意并且善于“利器”,我们只需将自己信托于祂奇妙恩典的工作。赞美主,实在是荣耀,我们终于找着目标。从听见祂声音那天。自深处我们说“阿们,我们乐意投身其间。papadie_in_miniatura-wallpaper-1600x1200(Jasp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