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ce4b8bc60beeb13e10129db43e1ac

生命吞我死涸

514ce4b8bc60beeb13e10129db43e1ac

给少周姊妹的信

 

在主里亲爱的少周姊妹:

 

听到你情形不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周一和同伴一起为你迫切祈求之时,你已然被主接去了。不知你有没有听见我们的祷告?至少这祷告释放了我。感谢主,你的走并没有叫我扼腕叹息,反倒里面有种异样的宁静,因我知道你脱下地上的帐幕与主同在是好得无比,如同一缕馨香冉冉而上,主是满足的。虽没有在地上见你最后一面,却可以感觉你的相近相戚,在主里从未分开过。将来还要再见,那时就可以欣然面对,看到你荣耀的身体,没有病痛软弱,没有劳累疲倦,没有斑点皱纹,只有亮光、完美、生命。感谢主,让我们彼此关爱扶持,一同享受祂亲密的同在。我欢然执笔,见证一位默默无闻的姊妹怎样在平凡的生活中爱主、活主,过得胜的生活。

 

搬到盖城之初,我们在一次祷告聚会中听到你的名字,因没有谋面,我并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位姊妹。后来Sue带你来参加周六的姊妹聚会,我认识了你。你是一个温文、顺意、平和的人,看不出疾病缠身。我们有简单的交通,对你的第一印象是“人淡如菊”。后来,Dunn Loring 的汪姊妹教我煮五行汤,我学了之后,就试着做了一次送给你喝。记得你把锅还回来时说:“你年纪轻轻,怎么那么贴心,会照顾人?”你知道,这不是我,是主。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一同受苦;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一同欢乐。再后来,你的病情有扩散,要做化疗了。听说是很多周的疗程,大家齐心为你祷告。Sue有负担让姊妹们扶持你,就安排了一些比较熟识的姊妹陪你祷告,我也是其中之一。我知道的还有Sue、惠英姊妹、于师母等人。我因觉得责任重大,就有些预备,提前选好诗歌,用伴奏来陪你唱歌。化疗初期,你的精神较好,唱起歌来也是很有神采,祷告也有力量。“如果我的道路,引我去受苦,如果你是命定,要我历艰辛,就愿你我从兹,交通益亲挚,时也刻也无间,弥久弥香甜。”(诗歌282)我们只用歌词来祷告,感谢主,歌词实在是太好了,我们的祷告因此被托住。慢慢地,化疗使你的身体疲累,声音渐弱,有时唱歌很费力,但是你坚持唱下去,或跟着哼下去。“愿你逐日维持的力,仍然顾我软弱,你的亮光除我阴翳,生命吞我死涸。”(诗歌298)我也很受激励,常常为你代祷,期盼你好起来。我知道与你祷告就是与你一同争战,灵需要儆醒。但是主也在敌人面前为我们摆设了筵席,不是吗?“暗过必明亮,苦过必甜;弱过必刚强,难过必安;损过必有益,风过必静;劳过必安息,雨过必晴。”(诗歌528)我们是在欢唱中争战,在欢唱中祷告,邪恶的势力被我们践踏在脚下。你又好起来了,又胜过了病魔。你说甚至和先生到附近的公园散步了,我听了为你高兴。我知道做基督徒不易。家人尚未得救,他们要照料你,你也怕因自己的病情反复拖累家人,尽量自理,迫切祷告,求主加恩典给你。讲起先生的不信,你只是笑着淡淡地说一句:“他是老顽固”,语气中丝毫没有抱怨或责备。你的心是单纯的。疾病的历练、信靠的生活让你变得更纯净,像流过崎岖山涧的清泉,被砂石砥砺、过滤,淙淙流过,成为解人干渴的活水。我与你在一起时是恬静安适的,感觉到主的近,很多时候自己的重负、缠累在这样的时刻就豁然冰释了。我很宝贝肢体彼此相顾这个经节,供应是往来互通的,生命的流在肢体之间交流,更多的洗净,更多的供备,更多的恩典。我想黑门山的甘露,也就是如此吧。陪你唱歌的日子,至少半年多,我们彼此得着加力。后来因为工作的变动,我要搬走了。记得临别时,Dunn Loring 的汪姊妹说,“你要走了,走前想去探望谁,我最后一天当你的司机。”我第一个想到你,想和你辞别一下。我和冰冰、大哥及汪姊妹来看你,你很惊喜,为我们开门,拿出糖果来招待。后来你先生也回来了,大家一起相聚甚欢。主日我们一起合影。距离并不是我们的拦阻,无论身处何方,在主里我们都是紧密相联的。

 

初到Houston时,我们还是每周唱诗祷告。我很稀奇,你连出门都困难,却仍挂念着别人。大概是与主亲近的缘故,主的心思也成了你的心思。直至后来,你情况好转,参加聚会;我在这边也服事渐多,就慢慢减少了交通,但我常常挂念你,每早晨与怡之姊妹祷告也一直求主保守你。我知道你的病情反反复复,之后又化疗,姊妹们也去探望过你。直到去年十一月,听怡之姊妹讲,你由于肠梗阻,无法继续化疗,几乎不能进食,只能回家静养。我知道情形严重,很为你担心,就给你电话。让我惊异的是,你还是那么乐观,反倒安慰我说不要挂心。你总是信靠主,抓住主不放,从未气馁,积极地活在主内。那天我安心了,只求主给你更多的恩典。

 

你问了我的情况,我只是简单地分享了一点这边的召会生活,你还为我高兴呢。我把你的情形交通给一些姊妹,她们都愿意分担我的负担,陪我为你代祷。梅玉姊妹每周和我读经时,都忠信地为你代祷。还有在得知你肠梗阻很危险的时候,珍珠姊妹、珊珊姊妹与我迫切代求过,很快听说你的情形稍好,甚至慢慢可以进食。在你最后的时刻,我和珍珠姊妹切切为你求,求主延长你在世的年日,求主拯救你的家人。

 

大约只有主知道你爱祂之深。祂听了你的祷告,将你像宝贝一样取去了。祂是察知人心肺俯的那一位,你若不求,祂不会让你走,纵然你气若游丝,纵然你卧床不起。遗憾的是我还没有和你好好交通我的情况,只能在此略提一二。我和弟兄及冰冰都很好,正在召会生活中一起往前。在这里我们有很多的服事操练,周末更有甜美的聚集。我们在Houston大学、Rice大学、医学中心的校园服事配搭很多,结了很多果子。冰冰学习很上进,也爱主,常为小朋友祷告。我想你听到这个会欣慰的,因这其中也有你一份。

 

你是一位平凡的姊妹,认识你的人不多,可在主眼中,你是杰出的,因你在自己的苦境中有从神而来的生命,你享受了主复活的甘甜,你也借着有限的交通,把生命和医治带给了周遭的人。今天读到一段文字,“主使自己成了为着罪的祭,祂必看见后裔,并延长年日。”我想你也是祂劳苦的果效,你也会借着祂所给的永远生命,在其他圣徒里看见后裔,并延长年日。你没有走,你的生命将在我们身上延续下去,直到永远!

 

末了,我想把我们的合影寄给你看,也把自己喜欢的诗歌(诗歌392)唱给你听:

 

祂是一切最亲,我所一切最爱;

人生平常所寻,人生终久所赖。

缺乏之时预备,无倚之时扶持,

所有美时,最美,无论何时,信实。

无穷喜乐,原因,年日移换,不改;

祂是一切最亲,我所一切最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