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新的开始

天天疑惑 天天相信 天天羞辱 天天荣耀 新的生命 硕士研究生最后一个学期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参加基督徒的聚会,我的朋友就带我去了一个离我家很近的地方聚会。当时也 不知道主的恢复是什么,也纳闷为什么大家没有去教堂,而是在家里聚会。 对主的了解是慢慢加深的。我接触到了这样的一班人,无偿地提供食物,聚会开心而且轻松,真诚地为彼此祷告,探讨圣经,寻求真理。我就渐渐地融入了召会生活里。参加新春华语…

爱的见证人

这是来自一对基督徒F 弟兄和M 姊妹的温暖见证。他们来美国读书、相识、相爱、得救、结婚,一切都顺理成章。然而在这平凡的生活背 后,乃是神的大爱。 弟兄的见证 我们的见证从二〇一二年开始。这一年我们都来到了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个坐落在静谧小镇柯林斯堡的学校。我到柯林斯堡是一个深夜,时差和长途劳顿的关系,我到了住处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7 点起床,一出门便遇到了同专业的M 同学,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空与满

空虚与满足 刺激与享受 音乐与基督 一个年轻人的心路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中,家人都是基督徒,我也在基督徒中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因此也就认识圣经中神的话,也认识神。自小我也热爱音乐,对各种乐器特别感兴趣。这天然的兴趣,父母的栽培,加上一点点的天分,我学会演奏多种乐器。 因为对音乐的热诚,当还在作学生的时代,我就一直想去参加热带雨林音乐节。这是个一年一度在马来西亚举办的音乐盛会,汇聚了来自全球各地…

先寻求什么?

这是一对基督徒夫妇的温暖见证,从学生到工作,从相知到相爱,然而他们的婚姻不仅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们所共同的信仰,为了基督与召会。 同时他们的故事也见证了,神是信实的,当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我们一切所需要的,祂就要加给我们。 弟兄: 我从小在召会生活里长大。我长大后,到了结婚的年纪,母亲再三嘱咐我要为自己的婚姻祷告,为了主的权益,也为了自己的幸福,未来的另一半一定要是基督徒;如果能娶一位全时间服…

主,我愿意一生跟随你

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林前二9 二〇一四年八月我来到美国读硕士,两个月后我就接受了耶稣作生命。回顾这一年半, 真是可以信实地见证主是何等奇妙,祂所赐给我们的生命也是永远不朽坏的生命! 我愿一生一世住在祂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诗二七4)。 奇妙的安排,永远的拣选 罗马书八章三十节说:“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

召会是我甜美家

一个平常人身上神奇的平常事 我刚来到南加州大学(USC)的那一天,室友邀请我去图书馆。我刚刚收拾完行李,非常疲惫,无精打采地走在校园的路上,途中碰到了在校园里传福音的一位姊妹,她递给了我一张福音单张。收到单张的时候,我整个人瞬间变得欣喜若狂。我甚至觉得这个单张会改变我的一生。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很宝贝那张福音单张,生怕把那张带着联系方式的单张弄丢了,而再也找不到他们。 后来姊妹邀请我参…

改变我一家的福音单张

我家开了一家烘焙房。去年的八月九号的时候,我带着两个孩子,接到了我弟兄的电话,他很虚弱地告诉我:“老婆,我受伤了,我的手指被我们卷面团的机器夹进去了。”我当下有点紧张,问他说:“你手指头现在还有几只呢?”他说:“我手指头都还在,但是就是血肉模糊,可能还可以撑一下,但是你赶快来。”我把两个孩子一丢,马上赶去了公司。在那里就看到他脸色发白。我抓着他的手。这三只指头前端血肉模糊, 指甲都是爆开的,就像我…

喜乐良药

我今年二十六岁,从小生长在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城市工薪家庭,一直以来都是在学校里受无神论教育,身边认识的人里也鲜有信主的,即便有少数信耶稣的也多少被人视为异类。所以我常说,我们一家在得救以前是完全没有神的。 事情在我小学六年级时有了转机,那时候听说班上有一个同学家里是信耶稣的,心里不禁产生好奇:耶稣到底是谁?我问父母,他们也没有答案,我妈就说,不如去新华书店买几本书看一看。于是我们去书店买了几本宗教…

在你的光中,我必得见光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这是我所就读哥伦比亚大学的校训。在学校小图书馆(Low Library )前面有一个手持圣经的Alma Mater 塑像,这话便出自此书。我信主的经历也与这句话,与是光的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 光的见闻 初次接触基督徒是在初中时,当时因为去探访在剑桥大学访学的父亲。他在那里有很多基督徒朋友,这群人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们富有爱心,为…

天城

我是二〇〇四年的冬天得救的。记得那段时间和父母到厦门大学的一位老师家吃饭、聚会。父母比我早受浸几个月。我父亲受浸得救后,就常常提醒我要信主,并要受浸归入主。我那时却仍犹豫,一面觉得弟兄姊妹对我很亲切,另一面对神还没有认定,常在心里寻思到底有没有神。不耐父亲几次催促,勉强答应了。 我在厦门胡里山炮台的海边受浸,那时天气正冷,召会将愿意的人集中一起受浸。那天,我带着换洗的衣服,到了海滨沙滩后,排队受浸…

罪的捆绑 主的释放

我真是个苦恼的人! 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 一个小罪人 早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就接触了电脑和网络。那时的门户网站上已经充满了各种的小广告。我无聊之中点进去,就看到一些污秽的图片。脸红心跳一阵后,我便开始肆无忌惮地浏览和下载。这是恶习的开始。我经常看完之后,觉得后悔内疚,便决意不再看,岂不知过了一段时间又是不能自已,点开同样的网页。那时不知道这诱惑的厉害,…

你们必认识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从小受科学教育的我,原本很自信地以为:若是把“科学”与“信仰”带到“真理”面前,要“真理”选边站,“真理”必定会挑“科学”这一边。然而 事实是,“真理”的选择竟让我难以置信到怀疑自己过往的人生原是梦一场。 从大学谈起 一九八一年,我高中毕业,很幸运地考上一流学府。从此,多彩多姿的大学生活便在我的面前展开。在那一段青春激荡的岁月里,我尽情地涵泳在尊重自由、追求真理的大学环境里,让理想与热情天天激烈地…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奇妙转变

二〇一六年三月的一天,在学校图书馆门口,我正百无聊赖地背英语单词,两个人过来问我是否知道耶稣。出于对信仰感兴趣,想了解圣经,我就和他们简单地聊一聊,互加了微信。我那时认为,信仰大同小异,只是精神寄托和依靠,只有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才需要耶稣,脆弱的人才需要信仰。坚信“凡事靠自己,高手自己玩”的我,心里甚至以异样的眼光看那两个给我传福音的人。 不久后发生了些事情,我开始感情失落, 身体抱恙, 学业怠惰,…

遇见你们

无论是走在高山还是深谷,主将会一直伴我同行。主成了我的平安,这份平安,才是真正快乐的源泉。 快乐是什么?快乐不是短暂手舞足蹈,兴高采烈,更不是欲望得到满足,因为人的欲望只会无限地膨胀;在我看来快乐来自于真实的平安,是对当下状态的满足,甘之如饴地享受主的安排。即使外边处于逆境,你也可以坦然从容地面对。而我们这位主,就是这样在我身上做工,一次又一次地管教我,让我在挣扎中有学习,并越来越深刻地领悟这个道…

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我于二〇一三年前往洛杉矶读书期间遇到基督徒,一开始我带着许多的问题来参加聚会,借着读圣经,我慢慢地认识神和祂的话。于是我就受浸归入主名,并在那里过了两年喜乐的召会生活,在这两年内我也得到了不少的成全。记得有一次,我参加了中西部学生的生命之旅,在聚会里看到了一个视频,说到神兴起了许多英国、美国的青年传教士到中国传福音,他们不惜性命的 代价,受逼迫,为主殉道。我看了泪流满面,就有心愿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

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

从自信到信主 从辛苦到喜乐 从忧虑到平安 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卫你们的心怀意念。 蔡姊妹: 在来美国以前我一直是个很有自信的人。那时候我常到丈夫的父母家吃饭,吃饭时他妈妈会给我传福音。当下我不愿意接受,因为我觉得依靠自己的能力就可以解决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信仰。二〇一二年夏天,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在语言、学习和生活中有很多不适应。然而有很多基督徒朋友邀我去聚会,我也就去了,因为他…

我得到了喜乐源头

很多人寻求快乐。 很多人寻求幸福。 他们所得是短暂的。唯独耶稣的信徒,不仅喜乐,还有那独一喜乐的源头。 他已经找到了,您呢? – 编者 我来自伯克利召会,信主以来,在神的家里非常蒙恩。 我三年前来美国,为了寻找人生的价值。那时候我整天泡在图书馆里,并不是因为有多喜欢这些专业书,而是因为实在没什么别的东西能让我真正喜爱。几周后我遇到了一班基督徒,受邀请到他们家里聚会。在聚会时,我看着他们…

平安如水流

主是近的。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带着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卫你们的心怀意念。 这是许多学人的共同经历,伏荡于心海浪涛之间,没有平安。可是有了主,就有了水流,有了平安。 – 编者 认识了几个朋友又如何?他乡终究不是故乡。 每个朋友都跟我一样,在这看似美好的异国,倾轧于未来梦想的齿轮下,难以喘息; 伏荡于心海浪涛之间,没有平安…

鸟儿在天

我是在大西北、有大漠和孤烟的黄土高原上长大的。大学第一年,作为兰州大学榆中新校区的第一届新生,我开始了与世隔离的远郊大学生活。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和贫瘠的大山,让我无限渴望外面的世界。 大学二年级的一天,我在学校里看到了一张海报,上面写着,旅美华裔竖琴家独奏慈善音乐会。“怎么会有美国的竖琴家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演出呢?”我默想,“竖琴可不是一个常见的乐器呀,那么大,怎么带过来呢?”那还是二〇〇二年,飞机…

眷顾

祂未曾应许前路一帆风顺,可是祂承诺保守我们直到路终。 当初我只是为了拿一个学位来到美国,没想到竟在此遇到了更有价值的礼物。 我是陈姊妹,现在就读于阿拉巴马州的奥本大学。我于二〇一二年八月来美国,在一所天主教开设的高中读书。其中有一门课是介绍圣经的。对于我而言, 这是一本神话书。不过耶稣处理事情独辟蹊径,让我惊讶又敬佩。可是我没有深究的兴趣,按老师的要求了解故事和做人的道理,修了学分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