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得救经历二三事

我是石油工程专业的一名研究生,受浸不到一个月。第一次来到召会是今年5 月。那时,距我初到美国已有5 个月,一切新鲜感和激情都消磨殆尽。我独自住一个单间,平素生活里甚至找不到一个说话的朋友,每天行走在学校和陋室之间,两点一线,非常乏味,有时候甚至一天说不了一句话。

感谢主,在一个周二下午,我在健身房遇到了王超同学,他介绍了召会的弟兄Billy,并邀请我去家里一起吃饭,我出于孤单,一口答应。

第一次聚会我并没有真正融入,进入那喜乐的气氛,弟兄姊妹们大声的彼此“阿们”让我觉得又陌生又害怕。回家后,我又回到了空虚寂寞的节奏。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做什么事都不顺,作为一个非常熟练的司机,我竟然没有通过驾照的考核;费力完成的作业竟然从头错到尾;拼命努力准备的考试却惨不忍睹。在这个世界上磕磕碰碰之后,暑假前的一个下午,我在更衣室遇到了David 弟兄,他再次邀请我去家里一起吃个饭。

这是我第二次去弟兄姊妹家中。 这次我来得较早,一来就和弟兄姊妹们一起唱诗歌,记得那时唱的就是《十架窄路》,“你竟独行,这条十架窄路,客西马尼,别后成殊途。羊群逃散,牧人独蹒跚,幽暗掌权,炭火添冷暖。”唱着唱着我鼻子就酸了,不知道是这意境的感染还是主的经历打动了我,但毕竟是男生,当时我就竭力忍着,但是心中已经满是泪水了。之后我就深深爱上了这个地方,有空就来和弟兄姊妹们聚集,即便学业繁忙,时间有限,我也总是要抽空聚集。

至于我考驾照的事,也有许多对主的经历。我一共考了五次驾照,前四次考核总会出现奇奇怪怪的突发事件,导致我的失败,第四次失败后,一次我在聚会上问Billy 弟兄如何通过驾照的考核,Billy 说他也考了五次才通过。我就向主祷告,其实那时候也不懂怎么祷告,只是跟主耶稣恳求,让我一定要在第五次通过,不能打破Billy 的记录。我专门去找教练带我去考场转了一圈,被挑出来了很多很多的失误,有些是致命却不易察觉的错误,例如左转等直行车辆通过的时候,需要向前开到接近路中间,切不能把方向盘转向左边,一点都不行,因为一旦后面的车追尾,若我的轮子向左偏转的,就会被对面的直行车辆撞击,后果不堪设想。许多类似的小问题如果没有教练的指导,恐怕是无法通过考核的,即使侥幸通过考试拿到驾照,也是对人对己不负责任。

这件事之后我就发现,我在很多时候做事看到的只是表面的是非,却无法看见那些隐藏在表面事物下的问题。而只有主耶稣知道这一切,也看顾这一切,因此祂给我安排了前四次考试的失利,让我知道我自己没有任何能力。感谢主,让我第五次考试终于通过了。但拿到驾照的喜悦远远不能和对主经历的喜乐相比。

我五月份就来到召会,一个月前才正式受浸。最初那段日子我并没有想过要受浸,因为从小的教育是和基督信仰格格不入的,此外我的母亲也不置可否。但我单纯地喜欢召会,喜欢弟兄姊妹。随着一次次聚会以及和弟兄姊妹一起读圣经,曾经的那种抵触渐渐被融化了,我的心逐渐向神敞开,也向人敞开。神的话循序渐进的融汇贯通,我似乎并没有察觉,直到十月初在喜瑞都的南加州团体神人生活时,一个念头忽然蹦了出来,和这些喜乐热情的弟兄姊妹常常接触固然好,因为他们带给我喜乐;但成为其中一员,岂不是更好吗?这样我不就可以和他们一样,天天开开心心地面对生活、学习、朋友、同学了吗?

想通这个问题,我立刻给母亲打电话,想听听她的意见,结果母亲一连发了五条微信语音,强烈反对我加入召会。我当时就想,完了,这怎么办,如果瞒着她偷偷受浸,一旦以后问起来,我说谎就亏欠了主耶稣,不说谎估计要惹得母亲大发脾气。那时在喜瑞都服事的赵姊妹就跟我说,祷告,告诉主你想受浸,让主来劝导你的母亲。我当时被打击了,以致没将姊妹的劝勉放在心上,简单祷告了一下就离开了。到十月底的时候,母亲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寒暄之后竟然主动谈论起受浸的事,她说一周前她年轻时最要好的朋友赵阿姨从美国回来了,她就问赵阿姨是不是基督徒,赵阿姨说是的,而且说这边大多都是基督徒,儿子如果成为基督徒也会更好的了解美国文化。母亲说她们关于这个问题聊了很久,终于她改变了自己对基督信仰的看法,就跟我说,你如果准备好了,就受浸吧,没事的。我就惊呆了,赵阿姨在国外生活了20 年多年,很少回国,就在我与我的家庭最需要帮助,需要神的话语的时候,就回到了中国。神真是满有怜悯的神。第二周我就受浸了,祷告真的有用,主也真的存在,无论信或者不信,受浸或者没受浸,都可以祷告,因为这是我真实的经历,祂是无法否认的。

见证人:冷弟兄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