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生于斯,长于斯,我的家

在主里得救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其中的每一天都在喜乐与平安里度过,这和以往二十多年全然不同。喜乐和平安是主耶稣给的,祂把这些美好的感受放在每个人的面前。以往的那些日子,我不能理解,无法敞开,更不愿接受。主耶稣只是耐心地等待,直到在祂命定的日子,我们眼前的帕子被除掉。

周围没有得救的朋友们最常问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成为基督徒。这是个既简单也复杂的问题。我成为基督徒的过程很简单,最初是借着几个好朋友给我传福音,使我里面有了福音的种子。有一回,一个国外回来的高中同学在游泳池边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两个小时的主耶稣;另一次,在同学家里作客好几天,她的全家竟然都是基督徒。他们为我祷告,带我去聚会唱诗歌。每次被传福音之后,我就对主耶稣很好奇,又觉得圣经很神秘。

没想到去年出国时候,来到陌生的亚特兰大,居然被学长直接接到一位弟兄家,参加聚会。再之后我又参加了主日聚会,借着聚会和读经,我对圣经和主耶稣有了更深一步了解,就平安受浸了。一切都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大手安排好了,自然而然,总共不过四个月时间。

四个月的时间看似很短,但要剖析心理的跌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只能概括我受浸前的最大感受:我需要主耶稣。

很多人感觉奇怪,你为什么需要主耶稣?祂看不见也摸不着,是否存在还是个问题,凭什么说需要祂?祂能带给你什么?然而我从听到福音的那一刻开始,就感觉平安。这绝非世上的所谓平安,这种真平安是一种能解渴的泉水,让一些曾经奇奇怪怪的忧虑都消失了。

每个人在出国前都会焦虑,对于未知未得之事,既憧憬又迷茫。为了对付这种未知带来的紧张,我上网查资料,联系学长、学姐来帮忙解答一些问题,但这并不能把忧虑卸掉。网上有很多消极的信息,很多学姐学长虽然带着善意,却时常讲一些消极的东西,使我更加惶惶不安。出国前连续报道了几起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被枪杀的案件,这使我很担心在美国的安全。手里拿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心里却既高兴又担忧。

父母也满了忧虑,担心我生病,担心安全问题,担心我的英语,担心我的课业,担心我太单纯,甚至还担心我交不到好朋友,担心未来找不到工作。好多忧虑,好多烦愁,从小到大,从生活到工作,仿佛到美国读书不再是一件高兴的事,而成为重担,让我无法喘息。

到了美国,取行李的时候,Emory University( 埃默里大学)的陈老师和学姐梁同学一起走上前来,问我的姓名。原来他们就是负责接机的校园基督徒志愿者,我就跟着他们上了车。他们脸上写满了平安和喜乐,那种平静淡然的气质是我没想到的。因为网上说,在美国工作生活的中国人都满脸愁容忧虑和憋屈。这俩人怎么这么不一样?

在回程的车上,就开始彼此熟悉了,原来梁同学是二年级的博士生,陈老师是在埃默里大学工作。哇,好厉害啊都是前辈,但是他们说话谦卑又和善,而且又都那么聪明。陈老师跟一个姊妹电话联系问哪家三明治好吃,要给我们买三明治吃。我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太幸运了,碰到了这么好的前辈们。

晚上,我要去找梁学姐帮我写张支票,然后就去她们家等着。突然!我看到好多把凳子,还有三本写着“新人”的粉红皮杂志,就问为什么有这么多凳子?这杂志是什么方面的杂志?梁学姐跟我说,他们是基督徒,凳子是用来聚会的,杂志是基督徒发行的刊物。我非常好奇,翻看杂志,觉得里头讲的东西挺有意思。那天后来我匆忙地解决了住宿问题,拿到了钥匙,开了银行卡,也得到了一部新手机和一个新号码。

主耶稣给弟兄姊妹们智慧,且有祂的安排。回头想想,如果他们刚见面就说“你赶紧信主吧,信主才能得救啊!”之类的话,我估计就早逃了,或者有抵触的情绪。然而主让我到梁学姐家等着拿支票时,让我自己发现凳子和杂志,然后他们才开始向我传福音,我就毫无抵触了。

我当时问梁学姐,我能去你们的基督徒聚会么?她说,行啊!就这样,我开始了每周五晚的家庭聚会和主日的聚会。聚会里讲的东西我都认同,并且成为了我的供应。

其实最初的时候我也不是完完全全为了主和主的话,更是为了见到聚会里的朋友们。比如梁姐、华华姐、小树源,我常常想见见到这些亲人,但平时见不到,所以更加珍惜聚会的时候。但周复一周的聚会,我发现自己慢慢地变化了,变得跟他们越来越像,后来才知道,大家都跟同一个人越来越像了,那个人就是主耶稣!

有时候晚上在家,接到基督徒学长的电话,要来看我们这些新生,带来很多吃的,然后跟大家一起读圣经并分享圣经。周末时,圣徒们和我们学生一起去爬山、吃烧烤。同学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在学长家受浸了。很多同学羡慕这样的生活,想着受浸后就可以跟这些可爱的哥哥姐姐们一样了。当时我什么都不懂,根本不了解受浸的意义,只是喜欢周围这些有爱、善良、喜乐又平安的哥哥姐姐们,想跟他们一样。其实不知道,他们身上的平安、喜乐乃是基督的彰显,受到吸引就是我接受主耶稣的第一步。

在受浸的一年多时间里,每一天都在变化着,就好象每天都在迎接新的自己,都在把主更多地接进来。这个过程是让生命点活的过程,是对付自己的怪癖和单独的过程,是灵里生命长大的过程。我的学制短,很快就毕业了,毕业前弟兄姊妹都担心我的去向,一起祷告,希望我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然后信实的主真的给了我一个工作机会,并把我带到了西雅图。从东南到西北,要和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天各一方了,这是主给的么?为什么这么远?稍稍体会了亚伯拉罕蒙召过河的经历,一切都是未知的,只知道神是信实的。

那些日子哭了好几次,舍不得亚特兰大的弟兄姊妹们,舍不得离开家。但真的去了西雅图,发现神的家真大,和亚特兰大一样,西雅图也有同样彼此关爱的弟兄姊妹。每周我们一起唱诗歌,一起读圣经,一起在主的爱里彼此相爱。在亚特兰大的最后一天,我抹着眼泪跟一个姊妹说,“再也见不到你们这么好的弟兄姊妹了。”她却说,“各个地方的弟兄姊妹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有主的生命,是神家的亲人,因此我们最终都会有基督的样子,也有祂的爱。”确实是这样的,借着工作的迁移,我发现自己成长了,看见得更多、更大、更为全面了。为此我极为感谢主,曾经的“我”是多么渺小、愚钝、狭隘和脆弱。主用自己的智慧、宽容、耐心、善良、爱,把一切都融化了,不仅如此,祂借着自己的身体,祂的召会,让我领略了更美之事。

在成长的过程里,我没有给自己定严格的规矩要如何行。我只是简单奉献,把主权交给主。每次决定之前,都会呼求主名并祷告,因祂是活的,每一天都与我们同在。祂垂听我们的祷告,我们的负担,也帮助我们。祂最喜欢我们跟祂交流,所以每当有忧虑或者心事,我就学习向主敞开,告诉主!

原来的我不会祷告,后来在每天的祷告里学会了跟主说话,让主变化我,顺从祂的一切安排,接受祂的破碎和成全。在破碎自己的过程里可能会感到疼痛,但是只要牢牢抓住主耶稣,在主里的日子就是一路向前的。

记得在亚特兰大的时候每周都有爱筵,每次去都会吃很多好吃的,然后再一起读经分享。我在亚特兰大这个很温暖的环境里得救,然后再借着迁移,带我学习服事,受到锻炼,我接受这个安排。而且越发觉得灵里的饱足比肚腹更加重要。在西雅图的一次爱筵里,一个姊妹问我为什么不多吃点,我说我来这里聚会是想多吃点基督,肚子吃太饱就会困,聚会就没精神了。

现在每天早上起来,我都跟姊妹电话晨兴读经半小时,一开始有很多挣扎,后来起床就不再艰难了,因为我宝贵基督这清晨的甘露。得救已经一年三个月,我能做的就是多读经,多祷告,多聚会,把每一天都交给主。不知道主以后会带我去哪里,但我相信祂的安排是最好的。

—西雅图李姊妹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