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爱里没有惧怕

二〇一三年我来到美国,在位于Hays, KS 的Fort Hays University 读研究生。在中国的时候没有接触过基督徒,没有听过关于神的任何事情。然而当我到美国的第一天,被分到了一个宿舍,室友是个穆斯林。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有信仰的人。她很虔诚,一天几次都会跪下膜拜。因为她是学雕刻的,需要有自己单独的空间,所以后来就申请搬到了另一个宿舍。在正式开学的那个周日,因为听说一个教堂有中国食物可以吃,我和朋友一起去了那里。当时那里有好多基督徒聚在一起讲述基督对我们的爱,并有来自纽约的几位圣徒特地前来讲道。

很巧的是,当我们坐在那里的时候,一位年轻的女同学来到了我们桌旁。经过交谈,我知道她叫Jura,是个基督徒。后来我就总在宿舍碰到她,再后来发现她就住在我对面的宿舍中,这一切不都是主的带领和安排吗?由此,我就因着Jura 姊妹和其他几位基督徒的传讲,对主耶稣有了一些认识,但我心里并没有打算信主,只感觉他们人很好,也很关心我,所以很乐意和他们一起唱诗歌、读经、祷告。

我和我丈夫在二〇一三年四月时结婚,几个月后,我只身来到了美国。刚到美国的时候我有点不适应,我们夫妇就经常闹别扭、吵架。有一天我正在和他视频聊天,Jura 过来找我并送给了我一本圣经,所以我丈夫也听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后来有一天晚上他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看书。他就问我,“你是不是在看圣经?如果你信耶稣就不要回中国了!”这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使我非常害怕,不敢向主、向弟兄姊妹们太敞开了。但我还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把约翰福音读了一遍。等到十二月,我没有打算回国,就准备找个地方去旅游,听Jura 姊妹说在南加州有个基督徒组织的生命之旅和冬季训练,问我要不要一起参加。我心想反正闲来无事,就答应了。

十二月,我们一行到了洛杉矶。到达时,已是下午5、6 点,当时在洛杉矶的基督徒们正有个福音座谈会,大家可以把基督信仰的难题和困惑写出来,由座谈会请来的弟兄姊妹们来回答。我并没有写什么问题,开始时也没有信主的意愿。但到聚会末了的时候,有个弟兄讲了主耶稣如何为我们受苦,并被钉十字架,我心里就有了一些触动。后来弟兄又讲了主耶稣为了那一只迷失的小羊,宁愿丢弃那九十九只小羊,我当时心里感觉我就是那一只迷失的小羊,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在聚会的最后,在弟兄的带动下,全会场的人一起喊“神爱Lina”,“神爱Lina”我就实在忍不住哭了。虽然如此,他们让我受浸的时候,我还是一直犹豫,因为我想到了我丈夫对我所说的话,就一直挣扎,一直在流泪。直到一个弟兄和一个姊妹都受浸了,我还在那一直哭,一直哭。感谢主,最后在弟兄和姊妹们的鼓励下,我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受浸了。当我从水中
站起来的那一刻起,心中就充满了喜乐,再也没有之前的痛苦、犹豫和挣扎。

在我受浸之后的大约半年的时间里,我没有敢对我丈夫提及我已经受浸归主成为基督徒。二〇一四年暑假,我和同伴们一起去了安那翰的一个基督徒福音机构实习,并参加了三天全时间的短训,以及接下来的夏季训练、预备训练、延伸训练和新泽西的成全训练,在训练的过程当中,我也把我的一生和我的丈夫、家人奉献给主。主真是又真又活的,祂听了我的奉献,在我参加完延伸训练去到新泽西训练的第二天,我心里实在是觉得很压抑,觉得信主不是坏事,也不该觉得羞耻,所以就在那一天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丈夫。这件事情在以前对我是不敢想象的艰难。虽然我先生非常生气,并禁不住地大骂我,但我相信他的怒气终究要过去,而我的里面则非常平安满足。按照之前的想法,一旦我诉说实情,他肯定不会再主动和我说话了,因此我一直为他祷告,也为自己祈求。几位姊妹也一同为我祷告。令我惊奇的是,我丈夫并没有和我预想的一样不理我,第二天早上起来时竟然主动找我说话。这实在是主奇妙的做工!虽然现在还不能非常顺利地传讲神的话语,但我相信借着我不断的祷告,他总有一天会得救成为我的弟兄!

感谢主!相信主为他预备的是最好的时候,我也相信我们的婚姻是蒙主保守的,因为在我们结婚的那天我很意外地收到一条短信,说神祝福我们!尽管现在我还不知道这条短信的真正含义,但我相信祂会一直带领我们,保守我们这个家!虽然我也知道我以后的路会很难走,但我相信主,相信祂一定会把我丈夫带进祂的国,成为神家的儿女,让我们的家一生事奉耶和华!

—Lina 姊妹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