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访马来西亚张弟兄

编者:张弟兄,张姊妹两位好,今天很荣幸地邀请到两位,有机会与新人杂志的读者们聊一聊你们的人生经历,以及你们的信仰旅程。两位是否可以先向读者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

张弟兄: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是从基督徒的“儿童班”长大的。从小在召会生活里,每次聚会都会学习一段诗歌,背诵一段圣经经节。虽然在当时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但儿时受教所学的,都铭记在我里面,对我一生都有裨益。我如今所记得的经节,许多诗歌都是那时候累积下来的,而它们成为我一生的帮助。所以我特别感谢我的母亲、我的外公,他们常鼓励我要在主里往前。

张姊妹:我不是儿童班长大的,我是在大学时期自己读圣经时感动得救的。我家里有许多偶像,充斥前后左右。但感谢主,我母亲将我送到一所天主教学校读书,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在那里,我听说了耶稣,但并没有得救。主却一直怜悯我,在那个环境里给我一颗寻求的心。一天,我在教室中祷告:主耶稣,如果你是真神,请你来找到我。我当时读圣经读了一个礼拜,因着这样的寻求,神就找到了我,我就得救了。

编者:两位能够简单地介绍一下正在从事的工作吗?张弟兄:我目前是马来西亚的一家油棕公司的董事经理。该公司目前是马来西亚证券交易所的一家上市公司。我在该公司已工作七年。

编者:在世人看,张弟兄夫妇是很有成就的,但新人杂志今天关注的焦点还不是两位事业的成就,而是两位在基督信仰里的生活,当然工作也是其中一部分。我们看见两位总是同进同出,彼此相爱彼此扶持,这也是世人所羡慕的。两位能否谈谈你们如何结识、相伴并走到如今的历程?我们许多读者非常年轻,正在经历这个阶段。

张弟兄:八十年代初,我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读完书,本应回到父亲的公司工作,但父亲却让我去吉隆坡,接受法律训练。我对吉隆坡的印象不好,本不想去,但父亲非常坚决,让我在他好友那里受教九个月时间。母亲就安排我住在会所。很奇妙,我在那里遇到了我的妻子,不到一年就结婚了。

编者:你们当时多大?

张弟兄: 我二十七, 她二十三。

张姊妹:我当时还没有毕业,是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认识了弟兄。这不是我的选择,是神的选择,也不是我做,而是神在做。我结婚完全是因为我是一个奉献的人。在召会生活里,有一个很好的教导,就是师母们让我们做姊妹的十八岁时就要把婚姻奉献给主。我操练过召会生活,追求主的话,祷告,祷读,那时候也很顺服。

我的婚姻有话有灵。话是教导,师母们教导我需要奉献,帮助一个弟兄,为了神的权益成家。此外召会也有带领,召会生活需要有许多服事的家。所以我对婚姻有全新的看见。我看见婚姻带给我们一个家,我知道我们属灵的往前不能仅仅依靠个人爱主,更需要一个家一同爱主,服事主。

灵是祷告中的平安。我因着教导, 更因着灵里的平安, 愿意二十二岁就成家。这不是我天然的选择。

此外倪柝声弟兄的书中说到神的旨意有四方面的经历,其中提到印证神的旨意不仅有话有灵,还需要有环境。当时我快要毕业了,我母亲每次见到我都非常强烈地要求我能成家。这种压力也逼着我迫切祷告。但我为着神的权益祷告,不是为我个人祷告。于是神浩大的能力将弟兄从远方调到我所在的小排聚会,当时他就坐在我的前排。

编者:很多读者还没有基督徒生活的经历,是否能和他们谈谈什么是基督徒的奉献?

张弟兄:奉献就是把我们的主权交给神。婚姻的奉献就是将婚姻的主权交给主。我们常常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偏好,左挑右选都不满意。但如果我们能够把婚姻的事情交给我们所信赖的神,祂的决定是最好的。

张姊妹:相对于现今的世界,召会生活中的婚姻是又美好又圣别的。常常我们通过召会的报告才知道弟兄与姊妹要成家了,他们不在别人面前轻率。这在外人看好像是约束,但其实却是非常好的保护和见证。我的姐姐们需要七八年的时间交往,然后才结婚,费尽力气。许多时候这种交往还不成功。但在召会中,弟兄姊妹们简单而慎重,单纯而认真,往往很短的时间就能彼此认定,然后组建家庭。

张弟兄:许多年轻人交往了很长时间,往往真正要结婚的时候,已经将感情消磨殆尽。我们常常看见很不理想的情况。在召会中,我们常常交往三个月时间就非常清楚是否需要继续下去。因为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为了婚姻,为了成家,为了神的权益,绝不是为了自己的欢愉。

编者:你们信主,主也祝福了你们的婚姻。但结婚不是生活的结束,而是共同生活的开始,这么多年,你们也有了好几位孩子。在这过程中,你们会有难过、争执、伤心、失望的时候吗?

张姊妹:张弟兄的外表并不吸引我,年轻的时候,张弟兄很胖。从世俗的角度看,我们几乎没有交往的可能。此外我从小受到英文教育,自己设想会找一个说英文的弟兄,然而主的主宰超过我们的想法。第一次和弟兄约会,他的谦卑就非常吸引我,他没有夸夸其谈,反倒坦率地说了
自己的失败。这种真实与坦率很吸引我。我相信如果他对我自夸,我是绝不会接受他的。

那一天,我们约会三个小时,我就是顺从那灵的感觉,问主是否可以将自己交在他的手中,是否值得我托付一生。然后我就询问他的服事,我相信一个能够耐心服事弟兄姊妹的人,也可以耐心服事他的家庭。最后我邀请他第二天早晨五点半起床和我一起晨兴。如果他无法为了属灵付这样的代价,我也不会接受他。这三条就是我衡量弟兄的标准:他的人性,他的服事和他属灵的追求。这三件事确定了,我就知道他应该就是我需要的弟兄了。

张弟兄:我们婚姻一个非常蒙拯救的点就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目标,更能共同保守在主的恢复里。许多爱主的弟兄姊妹在婚姻的事情上没有异象,轻率地找了外邦人,有些找到了公会中的基督徒,这样的婚姻常常会有为难的结果。与外邦人的婚姻自然不必说,即使另一半是基督徒,如果不在主恢复中,常常因为主日的聚会非常为难。当这样的婚姻有了孩子,矛盾就更严重了。

我在乡村长大,我的姊妹在城市长大,本来背景就非常不同,我们的爱好兴趣都不尽相同。但因为我们两人都爱主、敬畏主,我们在婚姻里就持定一个原则,每天早晨我们必定一起晨兴,晚上必然一起晚祷。这些年我们从未间断过,这是我们最大的保护。我们更学习“不含怒到日落”,不管白天多么不喜乐,晚上一定要彼此认罪。我们常常坚持自己的意见,但因着敬畏神,我们就把这些事交给最高的权柄,我们的主耶稣,然后就可以安息。不仅是我们夫妻两人,我们也竭力邀请要求我们的孩子与我们一同祷告。我们的生活就成为孩子们的榜样。晨兴、晚祷、认罪就是我们夫妇感情“保鲜”的秘诀。有时候我们无法立刻向对方认罪,但随着持续地祷告、圣灵的光照,我们还是会向主顺服,抓住机会认错。总而言之,我们决不让这些消极事情留在心里。

张姊妹:召会生活也是夫妇生活最好的保守。召会有祷告聚会、小排、活力排、主日聚会、儿童聚会、青少年聚会,如果完全投入是非常
忙碌的。如果爱主爱召会,哪有时间吵架。生活的美满在于主做中心,召会做生活。

除了例常的召会生活,我们两人也注意神的话成为我们的标准,尤其是当地特会和国际特会。我们两人一起听神的话。神给弟兄许多恩典,他服事的范围一直在扩大,我感觉作姊妹的也需要被扩大。如果我不花代价与他一同进入负担,很难保证同心合意。

总而言之,两人一起追求,让召会成为我们的生活就是秘诀。

编者:姊妹的话对许多年轻的姊妹和朋友们是很大的鼓励。这鼓励姊妹们如何与爱主的弟兄同心合意。除了家庭方面,两位如何在工作中经历主,经历身体的生活呢?

张弟兄:我最初工作的时候只是在管理一间很小的公司,这个公司从事木材和加工。我从基层开始做,做工厂、做市场,一点点地积累经验。十年后公司上市。我们曾经以为我们生活就如此按部就班,一直持续下去。然而主比我们想象的更大,为了扩大我们,祂兴起环境,使我换了一份工作。也是因为神的主宰,这份新的工作使我有时间也有机会借着工作到全世界参加各种特会和相调。我们的服事也从当地召会扩大到区域内的众多召会。我们甚至也常有时间来美国参加一年七次的特会。

那几年,我就从木材加工业转行到棕油业。之后几年,我服务的这家公司也上市了。这家公司的规模比以前的大多了。这似乎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我们更看见这份工作是为了福音, 所以我们关注员工过于工作。例如他们请了病假,我和姊妹就一同关心他们,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形。有时候是他们的孩子身体不适,有时候是他们自己健康出了问题,也有时候是他们的家人发生了事故。这就是关心他们的契机。每一个主日的晚上,我们都打开我们家,做福音相调。这时候我们就会邀请自己的员工,也请弟兄姊妹们来见证,向他们传福音。

一般的公司只会照顾员工物质的需要,但员工所面对的问题远远超过物质的需要,他们有老人孩子需要照看,有工作的压力,有家庭和感情的问题。我们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就对他们说,只有神能解决一切的问题。

这样的职业生活持续了很久,我们觉得非常有意义。通过福音和相调许多人得救,很多人在属灵上得到帮助,成为召会的柱子。这种喜乐远远超过做生意赚了一点金钱的喜乐。我们的工作绝不仅仅为了肚腹,甚至也不是为了员工的肚腹,看见人借着我们的工作得救,使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工作是为了主。

编者:你们工作的见证使我非常感动。至少有三点你们和世界上的工作完全不同:第一,世界上的人越工作时间越少,而你们越工作时间越多;第二,世界上的老板位置做得越高,和员工的距离越远,而你们事业越来越大,却和员工关系越来越亲密;第三,世界上最好的老板也只照顾员工的物质需要,但刚刚弟兄见证,你们却关心员工一切生命的需要,灵、魂、身体的需要都包括在内。虽然新人杂志的读者很多是年轻的学生,但或许在今后的工作过程中,能通过这篇访谈获得帮助。

张姊妹:主给我们限定了范围。在这个范围里,我们必须活基督。神给许多弟兄恩赐,可以释放信息。但主给我们所量的却是一批做工的人,不是教育程度很高的人,一班很“普通”的人,主将大量的人加给我们。我们所服事的召会儿童人数超过一千,青少年超过五百人,青职又超过五百,真的有很多人。我们的职场工作就面对这些人,我们的召会服事也是面对这些人。

李常受弟兄曾释放信息说:人成为神,为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成为神,但无份于祂的神格。主给我们的训练与成全就是要我们“做人”,无论是带职,无论是当全职的妻子或全职的母亲,或是牧养,我们在这地上都是做一个配得上别人咨询的人。这既是属天的职分,也是属地的职分。连神也是道成肉身的神,我们就更不可能做高高在上的老板了。实际上,我们必须借着地上的服事,将人服事到主里。

我本来是一位老师, 但自从做他的妻子后,我不愿意面对一个没有时间交流的境地。因此我就放下我的职业到他的公司工作。在这些年里,主也在各个方面成全我。二〇〇二年开始,我就离开公司。那一年,我开始有一个心愿,也有一个负担,要归回社会,从事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 的教育工作,帮助那些没有机会读书的人完成学业。

新人杂志:希望张姊妹能和我们详细地谈谈Life-long Learning这项工作。

张姊妹:我认为召会是个成全人的好地方。我们所在的婆罗洲那里的人生活很困难,我们去那里传福音,我觉得主总是最实际的。我希望我们的公司能够帮助那里的弟兄姊妹,让他们有工作机会,哪怕他们曾经是浪子。作为一名母亲,我总是心存怜悯,尽力去拯救那些曾经有过错的弟兄。我养育了四个孩子,是孩子教我学习忍耐。

编者: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用母亲的心去经营事业,或者说是用生命的感觉去经营。

张姊妹:因着向主祷告要做人的教育工作,我离开了弟兄的公司。我开始读圣经,圣经里讲到五饼二鱼的故事,尽管我们手里的资源很少,但主都会给我们祝福。弟兄说我做的事情是不会赚钱的,但我觉得我又不会用那些不义的钱财来交朋友,所以赚钱的事情交给弟兄,我出去交朋友。我觉得我不能仅仅做一名基督徒。我们知道基督是道成肉身的,我们应该回归社会做工。目前,我比较关注的是土著人(Native)。我不知道主将来会怎么做,但是我和主说我还没有到退休的时候,我要在教育这方面播撒种子,让人们认识到我们公司是帮助人们来读书学习。新加坡也曾和我们联系,要资助我们,但我拒绝了。我自己去筹资,我们的供应商也会帮我们,我会通过举办咨询、奖学金、展览等来筹资,帮助当地人读书学习。同时,我还帮助刚起步的中小型企业,帮助他们进行展览和推销。我公司的经营方面和弟兄的不一样。但我们一同都在操练,在婚姻里操练,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编者:感谢主,你们真是美好的榜样,也正是这个时代我们人所需要的。两位在家庭、事业上都很有成就,同时在召会的服事工作上也很尽心。我们很多弟兄姊妹也经常思考如何来平衡家庭、事业和召会这三个方面的生活,希望两位能做个见证,给弟兄姊妹们些建议。

张弟兄:我们每天从自己的本职工作下班后,就开始上主的班。尽管白天上班是很疲惫,可是在召会的服事里,每当看到圣徒们、福音朋友能得着,有帮助,在属灵生命上有起色,我们也受到激励,自己也一同得着加力,所有白天的疲惫也就消失了。我和姊妹在召会的服事上配搭得很好。同时,如果有相调,我们也联络附近的姊妹们来帮忙服事,比如饭食、接送、清洁等等。我们在这方面都做得还不错。我们非常愿意打开家,每次福音相调,都有很多福音朋友来参加。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服事了七、八年了。感谢主,我们大家都很喜乐!弟兄姊妹一起配搭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张姊妹:召会生活很容易成全人。刚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参加服事,当有孩子的时候,孩子的日程安排也要配合召会的生活。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参加召会生活,他们的功课从来没有让我们担心,学业也都能自己完成。召会真是一个成全人的最好地方,能够更好地培养人的性格。依着召会生活,我们会更好地调整我们的家庭生活和职业生活。每次特会我们都会去参加,参加完特会才回来处理手上的工作。我们总是把召会生活放在第一位,让召会生活来领导我们。孩子们的培养也是这样,特会的参加也让他们得着很多。作为姊妹,我要从时间安排上操练自己,做好各方面时间的安排。另一点,我觉得我们要从成全人属灵的架构去喂养年轻的弟兄姊妹,让他们的属灵生命成长,今后能做我们所做的工。我觉得我们这里的会所在这方面要有所加强,喂养年轻人,让他们成长起来、稳定下来,一起分担服事工作。福家排区都要这样做。

张弟兄:比如说,我们今天很放心地来这里参加访谈,因为会所那边的架构已经成熟,会所、区、排更层次的负责人都有担当,各方面的服事工作都能协调安排好。比如说,我们今天不在会所,会所的成全训练、访问、相调等服事他们都能协调安排。

张姊妹:我们的服事要环环相扣。比如我,从儿童服事到青少年服事,到大专,到青职,再到成人服事。这样环环相扣,我们人生的经历也会全面丰富。这样召会的架构就能建立起来。召会是属于神的,不是属于我们的,即使我们离开,召会生活也能顺利进行。我们现在很多沟通牧养都是通过微信的群聊进行,这样无论我们在哪里,都可以供应他们。

编者:最后,想问问两位,你们最想对现在在北美学习、访问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张弟兄:我觉得人生的目标非常重要,要以神的经纶为出发点。这样无论以后做什么,都会变得简单。我们一切所做的都要为着神的旨意,为着神的建造。我们的工作、婚姻、儿女的培养都要为着这个目的。这样我们的生活就会简单许多。希望年轻人都能找到一位同心合意、在主恢复里的伴侣,一起走神所命定的道路。这是我最大的期盼。

张姊妹:我们能在主的恢复里,这是神的怜悯。但我们不应该做一个旁观者,在神的面前,我们要做一个有用的人。对于姊妹们来说,成为神所用的人,我们要以家为单位来服事主,最好的服事就是服事神的儿女。

张弟兄:我们希望年轻人毕业之后都能找到一位主恢复里的伴侣,建立家庭,操练把家打开。弟兄要有服事所在召会的负担,使儿女们能蒙福保守在召会里。若是每位妻子都能这样受成全,这样召会就会繁殖扩增。这是我们的盼望。

张姊妹:另一方面,我们觉得无论学位有多高,做人是最重要的。神是道成肉身来击败仇敌。有些年轻人可能觉得自己所受的恩赐并不多,但是和主内的弟兄姊妹成家后,你的服事就能迎接主的再来。

编者:是的。无论是学人还是学者,我们首先都是人,我们的需要都是一样的。所以两位今天的交通对于所有圣徒都很有帮助。

张姊妹:职业也是我们很好的操练,但通过婚姻家庭生活,我们的心能够得到更好的成全。

编者:感谢主!彼得、约翰曾经都是渔夫,但他们最终做了得人的渔夫!两位的服事是很有意义的!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