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回归主自己——从外交官到基督的大使,访纽约董姊妹

当人见到满脸童真般笑容的董姊妹时,绝对想不到她曾是成功的开发商和外交官,因为她没有一丝的傲气,更没有一身的珠光宝气。从她简朴却不同寻常的气质中,依稀能窥见她的传奇人生。她历经许多艰辛坎坷,但是这些大风大浪未曾击倒她,因为基督在她里面。世上的繁华、今生的骄傲都未曾满足她,漂泊半生,她回到召会生活中。当她看见基督与召会的异象时,她做了抉择:“宁舍世界,而要基督”,基督成为她唯一的至爱与满足。

编者:可以从头谈谈您的经历吗?您是如何信主的?

董姊妹:我信主与我的父母很有关系。他们清心爱主,并且带孩子归主, 不是通过言传而是身教。我清楚记得从幼年到出国留学前那段美好时光:信主、爱主、奉献自己给主。我与主从小就有个人的、情深的关系。

我出生在青岛,襁褓中被带到台湾。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台北召会广传福音,我的父母因而成了基督徒。在环境的变迁中,他们失去了原有的祖业及地位,却换得了宇宙的至宝—基督耶稣。祂成为他们唯能仰望与信靠的救主,也是他们喜乐的源头与力量。他们将家中客厅全然圣别(从不摆设电视机),好为着召会中各样的聚会。我的父亲每日花时间研读圣经、唱诗、祷告、传福音、探望、聚会,是一个全时间享受主且服事圣徒的好弟兄。我的母亲是个温良贤德的妇人,对神—信而顺从,对丈夫—尊重他“为头的地位”。借着主赐的巧手匠心,她在家中一隅辟了一间手工作坊—专门设计、剪裁、缝制各种精致美丽的服装,父亲给它取名叫“信生成衣社”(取“义人必因信得生并活着”之意)。母亲的手艺高超,客户络绎不绝,带来的收入不仅能够维持家计、买房、置业,也使父母为着主的工作与同工们的需要常有财物上的摆上。此外,我的母亲有一手好厨艺。她所做的,从各式面食如水饺、锅贴、包子、馒头,到腊肉、香肠、粽子等小食,以至酒席大菜,都令人赞不绝口。父亲每每带回不期而至的弟兄们时,母亲就放下繁忙的工作赶紧下厨,使大家饱尝美食、唱诗赞美主,里外都得饱足。劳苦的母亲从没有半点抱怨,总是感谢主,喜乐地唱着“恩典够我用,永不感力穷,基督活在我灵中,使我受恩重重。”

我在这种纯净的环境下长大,吃得好、穿得美。平日客厅里常听到父亲甜美的诗歌,伴随着从母亲工作室不时传来缝纫机的震动声,两种不同的声音如此和谐,汇织成一种令人感动的生命乐章。再加上有活泼可爱却调皮捣蛋的哥哥逗着我玩,“家”成了我心中不可或缺的依赖,也是我生活的中心。

编者:在这么美好的童年中,有什么印象最为深刻的事?

董姊妹:谈到早年的生活,不能不提起其中深刻影响我一生的两件事。

第一件是我十岁时,在召会奉献的流里,父亲带同全家上台宣告愿意“分别归主”。长老为我们按手祷告时,圣灵充满会场,表明了神的悦纳。此后,我小小的心灵中,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奉献给主的人,虽然仍生活在世界里,却不属于这个世界。我非常看重自己的在主里的地位,正如父亲回家所唱诗歌第335 首说的,

我已转身背向俗世,和它一切的欢娱;我已心向更美的事就是天上的储蓄;
一切虚荣、一切扬显,不能使我再逗留;我已越过分别界线,世界已丢在背后。

虽然我年纪幼小,对“奉献”的真意缺乏认识,但却有一颗心渴慕属天、属灵,轻看凡俗的事物。我沉默内向,行为举止上与同龄的孩童颇为不同。面对人生初次遇到的不公不义与不了解,我只有借诗歌及与主的交通来寻得安慰。没想到,那些陪伴我成长的诗歌,竟成了日后跟随主之心路历程的写照;在多少次艰难痛苦时,成了抚慰我心的最佳良药,满足了我的要求,也平静了我的全人。诗歌是我向着主意愿的表达,也是我生活的指引。

第二件是我十五岁时,在一个主日晚上擘饼之后,有位张老弟兄站在台前。他说到他一生如何为主遭家人不屑,身居高位的儿子一家都去了剧院,只有他与弟兄姊妹一同来纪念主。他深觉在神家的甜美,且深愿能在聚会中安息于神的膀臂里,因他深信“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
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语音刚落,他整个人就贴在墙上,身体慢慢向下滑动,脸上满了平静的笑容,真如他所愿地安息主怀了。

我既战兢又有一种莫名的鼓舞,我也愿意如斯而去。回家与父亲交谈,确知“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并且神的审判是由祂的家起首”。我们虽可简单地因信得生,永远得救免沉沦,但必须过公义圣别且得胜的生活才能得奖赏进国度,否则就要在黑暗里哀哭切齿一千年。诗歌648首,成了我爱唱的提醒诗,“我不敢稍微失败,因有加略在望,耶稣在彼曾奏凯,胜过黑暗君王;求主赐给我异象,我才临阵奋兴,使我作个得胜者,靠着你的大能”。

编者:那时的生活里有没有出现一些环境使您经历主呢?

董姊妹:此后我的生活有了新方向,不再是那个性格孤僻,不愿与人为伍,只想“上天堂”与神共舞的孩子。为了“那公义的冠冕”我必须成为得胜者,也从奉献后的高贵感转成了追求完美与永恒荣耀的寻梦人。在外在的方面,神也给了很多祝福,那时同学又羡慕又妒忌地嚷着,“神不公平,把所有的完美都集中在一人身上。”

转眼间,高中毕业,面临竞争激烈的“大专联考”。我和另两位同伴从早到晚在会所里一块唱诗、祷告、吃饭、温习功课,学习“将重担交托主”,过了一段甜美的召会生活。不料,考前我突感身体不适,当天昏沉地走入考场,然后沮丧地走出考场。想到三年的努力竟毁在旦夕,莫名的虚空感顿袭心头。感谢主,借着与弟兄姊妹一起唱第508 首,“一路我蒙救主引领,陈腐事物何必求?难道我还疑祂爱情,毕生既由祂拯救?神圣安慰、属天生活,凭信我可从祂得;我深知道凡事临我,祂有美意不必测。”我就释怀了,并说,“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就在婢女身上。”

发榜日,我以第一志愿进入台大法学院商学系,真正地经历了“在神岂有难成的事”,并深知这是神的怜悯,祂眷顾了我。

我在大学毕业纪念册用诗歌497留言,这诗预言了我日后的道路。

“我的神啊,你在已过路上,曾用爱的神迹多方眷顾;故我敢再投入你的胸膛,因信心安,赞美你的道路。”

随着年龄渐长,领悟力渐开,我知道了一般基督教信耶稣,上天堂的观念是不合圣经的。我开始渴慕追求真理,为了神的国能实现。并且参加校园聚会,也经常传福音带同学得救。

编者:一切都很顺利,您为什么会想要来美国呢?

董姊妹: 简单来说, 我想赚一百万美金。惊讶吧?其实钱的本身并不吸引我,因为我没有逛街花钱的习惯,而且在高中时已作家教,收入全交给了父母。那是我第一次因能赚钱孝敬父母而感到喜悦。

刚进大学时,我利用课余时间在补习班教课,第一个月薪资全数汇给在军中财物拮据的哥哥。平时总是嫌哥哥会花钱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得知此事,竟在聚会中见证若我们能爱那软弱的弟兄,顾到他的需要,我们的天父会得着安慰而悦纳我们所做的。坐在聚会中的我,因自己暗中的“义行”被宣扬开,一面难为情,想躲起来,另一面却深受鼓舞,想着以后要多赚钱,“荣神益人”,讨主喜悦。

在大学里,各种社团林立,男女公开交往,所见所闻令我瞠目结舌,常祷告求主保守我不受玷污。我从未参加过郊游、烤肉、舞会等活动,但仍免不了有爱情的憧憬。一般人所认为“条件优越”的提亲者都被我一一拒绝,因为他们都不是基督徒。唯有一位从小和我一块长大,纯洁、爱
主的小弟兄打动我心,他也找了一位师母来与我交通。我心想,这不正是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你侬我侬”的纯真爱情吗?我里头欣喜。不料,爱情刚开始萌芽就在对方家长反对下结束了,我们都失恋了。在掌声与荣誉中长大的我,第一次尝到“不被接纳”的痛苦。我自尊心深受打击,认为自身条件不差,只因对方家境富裕,不能“门当户对”。于是我决心到美国赚一百万美金,并将家人都移民到美国过富裕的日子,使人刮目相看。

编者:这个百万美金梦实现了吗?

董姊妹:当目标设定后,我的一切都是朝着它进行的。大二开始,我除了上课,就是去图书馆与会所。大三时,因为父亲不放心我单独赴美,因此安排了我和一位在美读博士的弟兄越洋订婚。大四时,我奇迹般地申请到未婚夫所在商学研究院的入学许可(原以为会遭拒收,因为该校
史上的女生及外国学生从来没有能读完的)。我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后,带着弟兄姊妹们的祝福和妈妈缝制的婚纱,含泪上了飞机。

到达美国,正值冰天雪地,我环顾四周,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包括素未谋面正来接机的未婚夫。从未离开温暖家的我,心中已开始哭泣,但一想到诗歌465 首 “估量生命原则,以失不是以得;不视酒饮几多,乃视酒倾几何;因为爱的最大能力,乃是在于爱的舍弃”,也就破涕而笑。七天后我结了婚,喜乐地接受主一切的安排。一年后,我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立即在一家汽车公司担任主管会计,后又兼顾市场推广。半年后,先生也取得博士学位留校任教,我们从此脱离了“穷留学生”的日子。不久全家人陆续来美,妈妈还带来了一笔积蓄。我们在当地最好的地段买下一幢独立住商两用房,楼上住家,楼下开了全城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中餐馆,取名“Hallelujah”( 阿利路亚),希望大家都来赞美主。
原本只想解决自家吃住的问题,没想到餐馆一开张就大排长龙,从中午直到晚上打烊,炒锅、收银机声都没停过。开张的三天正值周末,我又怀着第一胎,忙得人仰马翻。周日打烊后,我提着一大包美金,累了三天都没力气数,坐在楼梯上莫名地哭了起来。算完账后,我发现要圆梦决不能作“打工仔”。第二天我辞职了,全心经营自家事业。大儿子出生不久,我已搬进了当地的豪宅。

当我赚得人生的第一桶金时,开始时甚得安慰,越来越富有后,竟失去了喜乐。没有了喜乐,也不必细说,但可列举那时所拥有的“烦恼”。

那时我买地盖了一个购物中心收租,其中有豪华的中餐馆,东方礼品店, 亚洲市场(Asian Market)及冰淇淋店。此外我还同时经营三家不同菜色的中餐馆,一家牛排馆,二十四小时咖啡店,小型旅馆加会议厅,乡村俱乐部。可我仍不满足,于是又买下三十亩地准备开发,还有其他多处房地产等等。

这段时间,我真像个金钱的奴隶,没有思想;更像部机器,每日工作最少十六个小时,全年如此。我生了三个孩子,从未坐过月子。生最后一个时,还是自己开车到医院。

当一切都上了轨道,美国梦也圆了。正喜滋滋的预备享受这一切时,我才发现我的婚姻已名存实亡。在伤心震惊之余觉得“天地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处”,自哀自怨,欲哭无泪。唯独偶然间诗歌389 首成了从神来的安慰:

“在此幽暗野地,无处可以安息,惟有基督可倚,基督属我!”

编者:你的美国梦圆了之后,还如何继续去追别的梦,开创另一片天空 ?

董姊妹:在一个机遇下,我受邀于当时号称世界四大女政治家之一的查尔斯总理,来帮助她完成理想,让多米尼克这个国家完成转型,繁荣经济,创造人民就业机会。她以果敢廉政出名,人称“加勒比海铁娘子”。我以贵宾身份接受最高礼遇,并由旅游部长亲自陪同,为我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且为我举办了盛大酒会。当地富商贵族争相邀约,连电视新闻媒体也团团围着我,我旋即陷入了一种虚荣的满足感,还加上了一种莫名的“我必须帮助这个无助国家”的责任感。就这样我成了查尔斯的顾问,也得到了外交官的头衔:“总领事”,在香港、台湾都设有领事馆。

从此,我又开始了我的另一个梦—“加勒比海梦”,为了帮助一个国家的经济,让人民过上富裕的生活。

为了圆梦,我找到有“世界旅游界沙皇”之称的扎克(Zacka)先生。由他们的团队设计,打造一家挂上他们名字的五星度假胜地。然后再造一处只供给全球少数的公孙王族、亿万富翁的私人精品度假胜地。因为他选择开发的度假胜地必须有原始生态的地貌,而这个热带雨林的小岛正合乎他一切的条件。并且他也敬佩查尔斯的政治清廉,又见我对一个穷乡僻壤之地有如此的激情,他说,“放心吧!我会使你成为加勒比海的皇后”。

由于外交官的工作以及事业的成功,我享尽荣华富贵,也有机会遇见许多国家级元首和各界精英人士,因此接触到了所谓的上流社会。看到这些上流人士的生活,我不知不觉地被卷入这物欲的洪流里。

十多年过去,我没有料到当查尔斯退休时,我们如火如荼推展的企划案,竟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因着政权转移,再加上海峡两岸的国际政治,我实在经历了政治的黑暗,人心的险恶,身心俱疲。我的脸是忧郁的,眉头是紧锁的,我的梦无法再追下去。

编者:你的父母那时对你的态度是如何呢?

董姊妹:当我的工程一再受阻,又遇到了一次山洪暴发而无法如期完工,再加上原本要为旅馆开幕前来的黛安娜王妃出事身亡,一连串的天灾人祸使我心情沮丧。父亲盯着我问,“你真相信你的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吗?”我说,“信。” 他笑着说,“建造一个酒店工程对你说是如此艰难,对神却是太容易了。”我说,“是啊!祂为什么不听我的祷告,帮助我顺利建成,使我可以为祂作荣耀的见证?”他答道,“因为祂想要建造的是你,不是酒店。”他转身走了,留下了一头雾水,不知所云的我。不久父亲安息了,但这番话却花了我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去领会。原来神有一个梦,就是将祂自己在基督里建造到人里面,也把人建造到祂里面,使神与人可以成为一。直到看见神的梦,我不再追自己的梦,因它已消失在神的梦里。如主所说,“你必要认识真理,真理必要使你自由。”感谢主的怜悯,我真自由了!

多年后,我从一位姊妹口中得知,那几年我母亲一直在为我祷告。她希望我不要再为事业奔波,能早日回到有召会的地方,成为一个过正常召会生活的基督徒。一九九八年,母亲送我一套“创世记生命读经”,我爱不释手,两年内读了四遍。年轻时我把创世记当成神造天地及列祖生平的故事书,殊不知这是一本生命的书,且整本圣经所有神圣真理的种子都撒在这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生平是基督徒一生经历的三方面。我特别喜爱雅各,他蒙神拣选,受神对付;及至被破碎而变化,至终达到成熟,成为以色列—神的王子,彰显神的形像并为神掌权,达成了神在人身上荣耀的目的。我发现他的经历竟是我的自传。每当我遭遇不公的折磨时,这些生命的话就陪伴、支撑着我。

编者:你是如何回到召会生活的?

董姊妹:是神应允了母亲迫切的祷告。圣灵在我里面作工,加上外面环境的催逼。自从母亲欣慰地知道我那么宝爱生命读经,又给了我《什么是新约?》、《馨香的没药》等书,引起我对属灵书报的渴慕。我也打听到在加勒比海有一小群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我特别坐飞机到了那里,在一个僻远的小学教室里,找着这批可爱的圣徒。那时弟兄们已经有了一块地,可以自己动手盖造,只缺材料,机器等。我们就同心祷告,求主为此预备资金。结果神调度一切,真的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会所,成为日后每年一次的加勒比海国际特会的地点。在这事上,我经历了神自己所说的,当我们顾到神家的需要,祂必会顾到我们的需要。为了向我显示祂不需要我的财物,而是要我的心,绝对为着祂,祂竟三十倍的归还我,除去了我要为祂赚钱的想法。感谢主,祂是全有,全足,全丰的!

二〇〇五年,我住在香港,与主有了争执,失去了喜乐。我环境为难,感觉人生走到了尽头。病倒时,连伸手拿放在床边的一杯水都无法办到,身心极为痛苦。八月时,我打听到香港召会的聚会地点,到了那里,看到弟兄姊妹那么敬虔爱主,我却感到陌生。想到出国留学前自己与主的甜美关系,如今一去不复还。我百感交集,泪眼朦胧。

十一月的一个主日聚会,我照样坐在后面。擘完饼后,弟兄发给大家一首诗歌“回归主自己”让大家学唱,“前虽汗劳一身,仅知工作主人,今你成我丈夫,以爱聘娶委身;弃绝破裂池子,归依活水泉源,享受爱情筵宴,沉溺恩典深渊。”我唱着唱着泪如雨下,怎么会是我的写照?我哭得无法唱下去,立即回到家中,继续放声大哭,将心中的委屈全数倾泻出来。同时,感到主像个包容的丈夫,将我紧抱于祂怀。那时约有半年之久,每晚入睡前我都唱着这首诗歌。我从此再也不愿离开召会生活了。

我人生第一个“美国梦”是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结果梦圆了,却失去了婚姻。第二个“加勒比海梦”,是想让全国的人过上好日子,结果梦未圆,身体却垮了。我知道,以后要做“神家的梦”,让神安家在我心里,并与圣徒一同建造神的家。

编者:在这些年间,对你影响最深的事是什么?

董姊妹:住在加勒比海的岛国时,我的工地、基地和住家都是建在一个河流旁,居于下游地带。平时这个河水是清澈见底的。一天傍晚,山洪突然暴发,来势汹汹的大水从山上夹带着泥土往下冲,河水不断上涨,从未遇过泥石流的我十分惊慌。那时第一个念头就是什么家当都不能要,赶快发动汽车往山上逃命,否则必遭灭顶之灾。然而,母亲在上车前却说,“我们先到河边祷告。”

当时河水已经涨到两层楼那么高,站在河边,我母亲非常平静地说,“天地的主,至高的神啊,你不能让这河水来侵犯我们!”祷告完毕,睁开眼,我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这个一直上涨、汹涌的河水,此刻却突然停下来,像一堵高墙静止在那里,然后渐渐变低,往下游的方向流了。我们知道主听了祷告,于是安心回家休息。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起来一看,哇!我们周围全被大水包围住,只有我们家这十亩地完全干燥!感谢主!祂实在是掌管全地的主,是祂的怜悯与信实,保守了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存活都在于祂。祂不仅仅完全平息了这场风暴,在我一生中,经历许多人生的风暴,祂都为我一一地平息了。我能见证,我的主是不误事的活神。

编者:感谢主!我们都被您的见证所激励,看见主所做的,只有低头敬拜。最后还有什么充或是对年轻学人学者有什么劝勉的话?

董姊妹:前年我回到了这个洪水泛滥的地方,也就是让我梦破了、心碎了、身体垮了的地方。没有想到就在几年前,竟然有一更大的山洪暴发,把全部四百亩地淹没,成为一个永远不能开发的地方,从此无人经过。同时也看到过去曾为着私利而错待、陷害我的人,如今结局都很悲惨。他们见到我时满脸羞色,我却对他们满了怜悯与同情,并把我享受的基督当作生命供应他们。他们从我平静祥和的笑容里,知道我不再追忆过去的一切。我深信这些与我有关联的人、事、物都是为着成全我,使神永远的目的在我身上得以达成。因为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我想告诉年轻学生和学者们,我们不但需要认识所信的是称无为有、供应一切需要的活神;更要认识这位复活的神,今天作为那灵在我们的里面活着。你可享受到祂所是的一切丰富,让祂作你的生命,作你的人位。借着每日与这样的一位交通,你将享受与祂调和,在各样的环境中爱祂、享受祂!愿我们一起都来做“神家的梦”,让神的梦早日实现!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