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So What?

我从小就看见人性的阴暗面!当时我妈妈在一所医院当院长。她认为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因此被冠以走“只顾低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白专道路,就是“不讲政治,不看方向”,结果一有政治斗争,她都会挨批斗。其中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我正上小学一、二年级。一天放学回家,刚一踏进大院门口,就看见沿着院子左边整面墙都贴满斗大的字,什么“炮轰XXX”、“炮打XXX”,那炮打的就是我的母亲!我顿觉被世界(包括我的朋友)抛弃,孤苦伶仃一个人往家走,孤独又无助,还要遭受同学背后的指指点点而不敢回头!我就这样拖着沉重的脚步终于捱到了家,抬头一看,家门和窗上竟又贴满揭批的大字报!我无路可走,无家可回,眼泪止不住往外流,又害怕被人看见笑话,只能硬往肚里咽。抄我们家的时候,我记得大约天刚黑,接近晚上上床睡觉的时间,忽然很多人呼呼地进来,我一个人躲在床上假装睡觉,用被子遮住脸,其实眼泪一直在流,不知啥时流干了,睡着了。那时,我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可倚靠的。父母虽然爱我,但是自身难保,而软弱是没用的—活在这世上只能靠自己!

还有一幕印象深刻:我们三楼有一个院里的医生,当时拿了一篇论文想请我妈妈修改,来的时候毕恭毕敬。但是大概过了一两个月之后,我妈妈被批斗了,妈妈打发我去把改好的文章送到他家里。我上去敲他家的门,看见那阴沉的脸色和我之前看见的谦卑恭敬判若两人。当时,我还是个小孩子,只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势利啊?!以后还常想起这副脸孔,这副我记忆中最快速变化、丑陋的脸!因此我对人性十分怀疑。

人生哪有什么目标,就是竞争呗

儿时的经历使我知道父母靠不住,因为他们都自身难保,所以自己从初中起就开始努力读书。高考超水平发挥,考进了第一志愿,北京最好的一所大学。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也是生平第一次体验到成功的快乐!我心想:这下好了,总该喘口气了!哪曾想新生入学那天,大家彼此介绍自己时,难免会互相问问成绩。天哪! 我竟然是我们班倒数有名的,外地考进本校的大都比我们北京本地的分数还高!就这样,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一下自己的战果,便又踏上一个新的征程!天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冬天天还黑时,教学楼还没开,就爬窗进到教室去读书,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动力,我想就是自己给自己找倚靠吧!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用一年的时间,就把同班同学给超过了,再用了四年的时间,成了我们全年级第一!并以第一名的成绩免试保送读研究生!看到第一名排行榜时,我还是高兴了一下—一个我为之奋斗了四年的目标终于实现了!但当这种兴奋碰到身旁同学不以为然的眼神时,立刻凉了大半截。

但我还是打定主意,要比别人强。当时我有什么人生目标吗?别来虚的,人生哪有什么目标,就是竞争呗!总之,那几年时间,包括读研究生,我非常刻苦。毕业后的目标就是—抓住一切机会多多赚钱,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所以为的美好生活!

毕业之后的工作也都算很顺利。我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的工作是在香港公司北京办事处,做了一年多,后来干脆自己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做投资。我读研究生时,在一个叫“联办”(Stock Exchange Executive Counsel)(就是筹备在中国成立证券市场)的机构实习,亲身参与并目睹了中国证券市场从无到有、发展到今天的过程,也是第一批的参与者!

当时的梦想就是怎么能赚1 万块钱,心想有1 万块钱就可以结婚,结果很快就赚来1 万块钱。又想若有10 万块钱,就可以多看几场电影,多吃几顿饭,结果很快又挣了10 万元。后来又想,也许有了100 万我就不用工作,可以尽情享受生活,不用再像奴隶似的干自己不想干的事了!100万又好像很快也达到了。当时我记得在公司打工时,还对老外夸口说,自己的梦想是能拥有100万美金!别小看我们中国人,以为我们没有理想。那时我只想赚钱,以为有钱就是我一切幸福快乐的答案。也许那就是我冥冥中所以为的倚靠吧。自己有了100 万后,又想,1000 万可能会更好一点吧? 1000 万好像也很快赚到,但还是不觉得稳妥。想想那1 个亿也许真的行了吧?后来很快不知怎的又赚了1 个亿。

So What? 那又怎样?

表面的“昌盛”不能消除我挥之不去的烦恼困惑。这时我开始思考,发现不对!因为这种一个case(项目)接着一个case,就像小孩一个game( 游戏) 接着一个game,到哪儿才算是尽头?而我的人生呢,就将一直这样消耗在一个成人世界所设定的游戏中:一方面需要持续地投入几乎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面对家庭、家人、亲情、孩子的成长与教育、投资选择、健康、投资风险等各种压力;另一面游戏的过程却不享受,和改善实际生活的目标慢慢脱钩。一面是无法承受的巨大代价,另一面是几乎毫无意义的结果,人生的天平无法平衡。我有时也会自欺欺人地自我安慰,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事业!但接下来就会有另一个声音:So what(那又怎样)?So,即或所有投资都赢了,我就再也what(怎样)不出来了。

这期间,我也尝试过各种方法来寻找人生的意义,比如宗教,还为此去了释迦摩尼诞生地尼泊尔;或以为是自己知识不足,就恶补知识,参加各种可能的培训;或以为是见识不够,便开始周游世界之旅以增长见识。但越找越没有答案,也越觉虚空!谁能把我从这苦难中解救出来啊!

天天面对没有意义的生活又不能停下,还要应对无力应付的局面。那时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还要来过这样一种无望的生活?“不通”到一个地步,就觉得“万念俱灰”。我记得有一天早起,拉开窗帘,感觉天是灰暗的。心想:唉!怎么我还活着呢?这种毫无意义的生活最好能结束,
但又不敢自杀,怕父母不名誉,儿子无法面对。求生太难,求死不成!我陷入人生一个巨大又黑暗的陷阱里,无力自拔。最好能有一场意外事故死亡,这就是我当时的“希望”!

于是,我开始尝试一些冒险运动,比如滑雪、骑马,甚至去飞伞。我当时飞伞疯狂到一个程度,据教练说我是唯一在一天之内完成各种训练的女性,从地面训练(什么都不会的新手上路,先背一个伞包在地面学习调整对准风的方向),到在小山上模拟训练,然后傍晩就径直上大山,从陡岩峭壁直接跳下来。站在悬崖上,心想太好了,若一失足就可以摔死了,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挺后怕的,而那时我就是在找一种可以安全就死的途径。

我有点像阿甘,糊里糊涂经历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目睹了中国证券市场从无到有的大发展时期,以及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看见许多人一夜之间成了暴富,一下子上去,一下子又下来。总之,什么热闹的事都赶上了。同时我也看到了官场上人走茶凉,人性的自私背叛—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点滴在我心头。现实生活中除了转瞬即逝的虚荣,实在找不出真实的美好和意义!

叛逆期的儿子,福音的开始

那时就想,到底怎么才能使自己快乐起来?虽然一路走来,做了许多事,但都是力所不能及的,一路撑着,好辛苦!没有地方可以让自己安息一下。有过各样的寻求—家庭,赚钱,宴乐,事业,宗教,培训,旅游,危险运动等等,每一个新的探索之初,都好像一个新的希望被兴起,至终却带来更深的失望和无奈!好像一切都是虚妄,只有自己的儿子有用,于是就倾注很多的精力教育孩子。自己因没有找到有意义的人生方向才如此困顿,所以就想帮孩子构建他人生的坐标系,好在他遇到难处时,有点指导,有点方向。横坐标就是地理,带他去周游世界;纵坐标就是历史,我花了两年半时间带他读了《中国上下五千年》,心想这个可以帮助儿子建立起他人生的方向和目标。我还不放心,又帮助他培养各种爱好,包括带他学习各种乐器、各类运动。

当时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很尽心的母亲。

到了大概三十七岁的时候,我退休了,移民到加拿大。那里经常有人向我传福音,邀请我参加读经聚会(Bible study)。但我因从小受无神论、唯物主义的教育,所以“特别”不容易信主,那时候心很刚硬,都拒绝了。我还把信神的人归为两类,要么是软弱的人,要么是图谋额外利益的人。我想,自己靠勤劳、靠自己的劳动也能生存,不图谋额外利益。他们要神祝福,我不需要。但有时候我也感觉到,人的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中国人说“抬头七尺有青天”,我知道这宇宙是有一种超越物质的主宰力量,或可称为神,但是神在哪儿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我儿子长到十三岁多,进入青春期,开始叛逆。那时我所有的精力、倚靠和梦想都是他,却突然发现原来很乖很听话的孩子,都不是我想的那样了,怎么我说的话他都不听了呢?批评教育不爱听,威吓利诱也不奏效,我简直一筹莫展。直到有一次上完补习班的辩论课回家,儿子告诉我说,校长要带他去一个年轻基督徒的聚会。我心里想,看他们人挺善良,说话做事也不偏执,只要不走火入魔,人能有点信仰,有些同龄的朋友,也挺好的,就让他去了。回来后儿子很喜乐,向我讲述他聚会听来的圣经故事。他说,所罗门的儿子继位时,没听老臣的意见,结果他的国土很快就失去,挺可惜的。那时候他就开始反思。他说:“妈妈,老人是神派来对我说话的。你就是老人,看来是神派来向我说话的。我以后应该多听听你的话。”我心想:这个好啊!谁这么好,这么会说话啊?这样岂不是解决了我束手无策的难题吗?就因为这个,我赶紧打听有没有中文的聚会,在哪儿聚会。去了几次录影训练,虽然大部分听不懂,但有些地方非常触动我。第一,我觉得他们讲的真理,所触及的问题,都是我过去思考而想不清的,在圣经里却有明确而透彻的解答。第二,我觉得他们说的挺均衡的,不极端。这个像是真的神,博大而和谐自然!

听!大好信息,惊天又动地

我就这样被真理的话吸引着,边听边问,他们也都耐心解答。我感觉这个大家庭很温暖。有时也有人劝我受浸,我说:“别想!听听你们这个道理还不错,但受浸就不必了。”我心里打定主意说,等我坐完移民监回国,就找某某法师去,信信佛教,那还更符合我们的文化。

直到二〇〇七年一月十九日的一次福音真理座谈会,从美国来了几个弟兄到我们当地传福音。那时候我的生活似乎什么都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怅然若失,但又不知道缺了什么。所有对生活的探索寻求,最后都变成一声声的叹息,而自己就在这无望的无奈里,活着,消耗着……所以当我听见那晚唱的诗歌“听!大好信息”时,感觉句句都唱到了我心里!

听!大好信息,惊天又动地,你是神容器,为装祂自己,祂不仅造了你,更要来充满你,作你生命住你里;使你享受祂实际,使你人生变美丽,使你活着满意义,只要你愿意。

过去永远里祂早拣选你,因爱的催逼为你亲来地,十架上被举起,经死亡祂复起,今特地来寻找你;要将活神带给你,要将生命分给你,要将恩典赐给你,使你心满意!

当你有了祂—三一神自己,你全人会有生命的奇迹:你灵会有活力,你魂会真欢喜,你身安居指望里!只要将心全开启,只要主名一呼吸,只要一剎那而已,祂、你就是一!

真是太好了!我就是缺少有活力有指望的生活!这时,弟兄们呼召说:“谁愿意受浸?”但我还坐在那儿。我想好是好,圣经虽也读过一点,但那不过是大学时候为了炫耀自己有点学问,也没真读懂什么。所以我仍坐在那里,虽然心砰砰跳,却仍坚持坐着不动。

其实,就在这个聚会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中,一位姊妹曾问我说,你想不想找到真的神?我说谁想找假的呢?她说那你就把你真实的想法告诉这位神。我说那能听见吗?她说都听不见,你就不用讲了,祂也就不是神了。我再问我怎么告诉祂啊?她说:你就说,哦,主耶稣!因这位真神的名字叫主耶稣;然后你就把你寻求的真实想法告诉这位好朋友,看看会发生什么。我心里暗想:呼求就呼求,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回家我就开始试试,就这么一呼求,“哦,主耶稣!”便开始把自己的烦恼什么的倒一倒,比如这孩子怎么都不听话啊,我的智慧也不够,说服不了他啊;他们说你是真的神,你既是智慧,又是道路,我的事该怎么办啊?后来我想,干脆给神出个难题得了—你若真是神,你就让我信你吧。我心想,那是不可能的!从小就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我,哪会信什么有神啊,还可以跟祂说话,岂不荒唐?!可是就这么一说,神就很奇妙地在我里面开始作用了!

到了这一次福音聚会,我虽觉得这正是我想要的生活,但仍是坐着不肯动,直到旁边有个姊妹问我:“你干嘛不受浸啊?”我说:“没准备好。我只读了一点圣经,让我再读读吧。”她说:“你相信有神吗?”我说我相信。她说:“你就像孩子怀孕在妈妈的肚子里,装在肚子里,生命永远长不大。你得生出去。”感谢主!她说我得生出去,才能长大!“而且今天有这么多人一同见证你的出生,机会多么难得!”就这么一转,我就赶紧举手,赶上了当晚最后一个的受浸。

你灵会有活力,你魂会真欢喜,你身安居指望里

我一受浸下来的时候,一位特别慈祥的师母就张开双臂迎着我,把我抱在怀里。好温暖!我真想哭,但顶着不哭。我觉得我是个特刚强的人,哪能掉眼泪呢,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更不能!

但是那天晚上太奇妙了!一回到家,真的神是光啊!那晚我一呼求主,就痛哭流涕。原来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好的妈妈,又教儿子《上下五千年》,又带他周游世界,又花时间读了不少关于教育的书,做母亲挺尽心尽力的。但是那一晚,神让我看见,我是一个多么糟糕的妈妈,多么的自私;这么多年来,不断地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儿子,平时对孩子又是怎样的言语。神就在那个光中让我看见我的真实,我痛哭不已!我说:儿子,妈妈真的很对不起你,你怎么摊上个这么坏的妈妈。忧伤痛悔之后,也很奇妙,过一会儿就特别喜乐,唱起那天得救的诗歌—听!大好信息。我使劲唱:“你灵会有活力,你魂会真欢喜,你身安居指望里。”一遍又一遍,唱了一晚上,一直唱到十二点半,浑身轻松,特别地喜乐,满了平安。

赞美主!祂借着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弟兄姊妹,将我这么顽梗的一个人,带回到祂面前!这就是我得救的真实经历。

记得一位弟兄常讲那个手套的故事:手套是照着手的样式造的,但若没有手在手套里,手套就是虚空的,不满足的;照样,我们人是照着神的样式造的,没装神的时候就是虚空的。真是这样!我们自己曾经凿出一个个漏水的池子,向池子里装学历、教育、爱情、家庭、金钱、事业、地位、权力,甚至孩子,至终都会一点一点地漏掉。只有这个神在我们里面的时候,我们才有真正的满足,才有真实的喜乐!

得救五、六年后,偶然整理东西时,翻出一张移民时入关的照片。看那照片,再对比我最近拍的护照照片。当时简直称得上凶神恶煞,又一副愁眉苦脸,现在感觉看上去柔和多了。记得我得救那晚又哭又笑,心里特别喜乐,很清楚地证明:没有神是不可能这样。此外,我有个二十多
年的好朋友也说:你倒是从一个凶神恶煞的狼外婆,变成了一个慈祥的狼外婆!让我女儿也跟你去读读圣经吧。

基督是我家之主

主给我的话成了我的生活,而且成了我的彰显。很感谢主,神知道我们的需要,神知道我们真实的需要。我信主之后也有起起伏伏。我们在神面前的经历真是丰富,因为神是丰富的。一路走过来,学习各样的功课,来经历祂的丰富。从很小的功课开始学起,从学拒绝疯狂买衣服、不爱世界开始。开着车就想,是去这个服装店,还是直接回家?又比如,将纸团丢进垃圾桶,没有丢进去,想去捡起来,又急着赶时间,心说要
不然就算了,走吧,但神说,回来!我就回去捡起来。就是这样,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地小小操练。

借着每天点滴的操练,这神圣的生命就一天天长大。有一个晚上,很晚了,我一人在家里,拿着一杯咖啡,忽然看到我们墙上挂着“基督是我家之主”的镜框,我就一下子流泪了。我说:“主啊!好像我从来就是这一家的主,我坐在那个桌上也好像是君临天下的样子。主啊!我口里称你为主,但何曾给过你这个地位,来让你做这家的主?”从那时起,我才开始有了一些真实的顺服,顺服就满了平安。

后来,我也经历神是那“我是”。祂创造一切、掌管一切、还要成为我们的神,而我什么都不是。在这些操练里面,虽然功课一点点在加深,但我一点都不觉得苦,反而满了成长的生命平安,真正经历圣经的话:“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腓四13)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