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心中的纯全, 手中的巧妙, 神的牧养

于是,祂按心中的纯全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 诗七八72

童年

我从小跟姥姥、姥爷的关系就很近,小时候经常去姥姥家玩儿,到小学三年级时更是住在了姥姥家。姥爷经过文革,不信鬼神,不烧香拜佛,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崇拜。过年的时候,奶奶家的伯伯们都会摆上牌位和供品,清明节也会去给祖先上坟,但姥爷家从来没有类似的活动。我模糊地记得问过姥爷为什么我们家不弄这些,但他只回答说,那是迷信。所以受姥爷的影响,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不认识神,与基督信仰也没有任何接触。只记得上小学前的某一天,我在家里闲得无聊,乱弹玩具钢琴,偶然在钢琴上发现了一本《赞美诗》。当时只觉得新奇,这书封面没有任何图画,却有着粉红色的书边,很是特别,便翻开瞅了瞅。这一看,立刻又合了起来。什么赞美父,赞美子,赞美灵,好古怪。心里顿生一股的厌恶,马上将它列入了迷信的范围,决定再不打开,甚至想把这么奇怪的东西给扔了。

重生

时间像马车一样急速地奔驰着,转眼我的脚便踏上了另一块神奇的土地—美国。那时,妈妈已经开始参与一些召会的活动。我虽然并不情愿,也被妈妈硬拉着去。我想当时最喜欢的是唱诗歌和分享见证的环节,但心里并没有什么实在的摸着。直到有一天,我跟妈妈大吵了一架,这
是一次积蓄已久的爆发。力竭声嘶后,两人沉默,只听妈妈说:“主啊,这个孩子我管不了了,交给你了,求你派你的使者来帮助她。” 我在
旁边坐着,心里满了藐视,觉得这怎么可能有用?可意外地,第二天下午去图书馆读书竟然就遇见了“使者”。他们是某个基督徒团体的青年人,年纪比我稍大些,热血沸腾的跟我讲神,而我也用尽了所有的知识来与他们辩论。当他们无奈地被我的胡搅蛮缠打退后,我心里倒有点儿犹疑了,难道是妈妈的祷告管用了?回到家 我便拿起了床头的圣经读了起来。那天主日聚会我参加了,听着弟兄姊妹的申言和分享,莫名地,我流泪不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被打动了,只记得等最后一个姊妹分享完后,我泪流满面地站起来说:“我要受浸。”

远离

受浸以后,逐渐地我过上了正常的召会生活,开始晨兴、申言。但好景不长,因为在主里没有扎根,因着一些事情的发生,让我决定再也不聚会了。那时我开始与弟兄姊妹疏远,也从世界的事物中寻找满足。主几次感动我,无意中听到了熟悉的诗歌,回想到以前聚会的享受,我的心柔软下来。但一想起如果回去聚会又会遇到与从前相同的事情,我毅然决然地刚硬了起来。就这样我半年都没有参加召会生活,只等神兴起祂管治的手……

归回

那天我如往常一样打开电视准备好跟妈妈一起看一期娱乐节目,可是却等不见妈妈从房间出来。我着急了,跑到妈妈房间,可是兴致冲冲的我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我看到妈妈无助地坐在床边哭泣,她看起来很痛苦,我问她:“妈,你怎么了?”她跟我讲了一个我从不知道的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故事……听完后,我发现自己全身发抖,满了恐惧,对一个人的信任完全崩塌。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我的母亲,心里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回到神面前。我回到了我的房间,跪在床前,跟主认罪,求祂赦免我远离祂,赦免我没有聚会,求祂来拯救我的家人。我想我把能祷告的话都祷告完了,但心还没有平静下来, 翻开圣经,映入眼帘的正巧是那句,主耶稣对管会堂的说,“不要怕,只要信。”(可五36)

那晚后我知道我得回到召会生活了。可是我们搬家后到了一个新的召会,这个召会的人,我一位都不认识。而一位姊妹曾经联系我好几次,我都未接她的电话,现在想想心里非常惭愧,没有脸面去面对她。但是我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神能救我的家。

那个主日我主动要求跟妈妈去聚会,一路走着,我的心十分忐忑不安,就像路加福音里的那个浪子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脑子里编好了套词,求父亲赦免。可就当我快走近大门的时候,一个老弟兄看到了我,他热情地和我打招呼,然后立马朝着里面的姊妹喊说,“Judy, 你看谁来了!”里面跑出一位姊妹,我一看正是那位我未接她电话的姊妹,她迎着我跑过来,满脸堆满了笑容,拉着我让我坐在她身边。擘饼聚会结束后,照例新来的客人都需站起来介绍自己,伴随着钢琴声,弟兄姊妹合唱 “我亲爱的姊妹,欢迎你来到这里,我们都爱你,主耶稣最爱你,召会生活需要你,我们一切都属你,欢迎你再来这里,记得我们都会想念你。” 旁边的Judy 姊妹半个身子都转过来,她开心地笑着,拍着手,手舞足蹈的作着动作,对我唱诗歌,那个模样儿好像逗襁褓里的小婴孩儿。其实在父亲的心里,早就赦免了浪子,天天牵挂,在门口等他回家。在看到他时高兴的忘了一切,哪里还会责备?这一份温暖实在让我感动,可是召会聚会就两个小时,结束后马上又要回到现实的世界,一切照常,想到这里心里不免又沉了下来。

复兴

赞美主是智慧的神,祂并不满足于我们只是周日去一次聚会,祂乃是渴望跟我们一起过生活。回到家后,我接到Judy 姊妹的电话,她问我早上有没有时间,邀请我同她一起晨兴。我马上答应。我们的晨兴真是非常享受,除了读完经节外,Judy姊妹还会涛涛不绝的跟我讲很多她自己对神的经历和她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奇闻趣事,甚至连召会中在环境里各弟兄姊妹的情形她都告诉我。所以我们的晨兴经常从约定的三十分钟延长到一个小时,再到一个半小时。在为召会弟兄姊妹的需要代祷,彼此的代祷后,才到达尾声。现在回想心里只有满满的温暖和感谢,神真是爱我,在我生活最艰难的时光将这样一位满了基督柔细人性的年长姊妹摆在我身边。

那时我也成了一个有会便到的“基督迷”,每周大概只有周一晚上没有聚会,其他的日子都被不同的聚会填满,周二祷告,周三早上上学前去公园传福音,晚上再做爱筵参加神人生活聚会,周四姊妹聚会,周五小排,周六青少年聚会。那真是一段特别的日子,外面环境虽然没有改变,但心里却有从主来的安慰和平安。每次去聚会,开车在路上就开始兴奋,走到门口就开始咯咯地会心地笑,坐在姊妹家的沙发上,听着各式各样的见证,全人就被圣灵充满,喜乐满我怀,全人快承受不住了,就要溢出来。那时主离我那么近,我分不清自己是在地上,还是在天上。

我当时最喜欢的应属姊妹聚会了,姊妹聚会每周四固定在一个姊妹家举行,姊妹们不顾风雨和疲惫,应约赴会。大家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坐在餐厅的圆桌上,座位不够的就绕着茶几坐在地毯上,人手一大本恢复本圣经和生命读经,一节节地讲解着圣经, 分享她们这周所经历的基督。每个人都拿着笔认真地划着、写着。桌子上也堆满了姊妹们带来的各类小吃,有的是回家乡或去旅游时买的精致甜点,有的是自家种的时令蔬果,给大家尝尝鲜,反正有什么好的都拿来聚会跟大家分享。在寒冷的冬天夜晚,家主姊妹都会煲一大锅暖暖的汤,莲藕排骨,海带猪肉,关东煮,各式各类,几乎从不重样。她一碗碗盛好,轻手轻脚地把汤端给我们。喝着冒着热气的汤,听着圣经的分享,我们一个个紧紧挨着彼此坐着,这真是我回忆中最幸福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姊妹们早上都加入一个RSG 恢复本圣经研读小组,每早上用Skype 进行一个小时的共同追求。她们按进度研读圣经,再进入相应生命读经的信息,彼此分享。在这基础上稍加预备,周四晚上聚会时再一起操练讲说这一周所研读的。之后,会有一位从小在儿童班长大,被我称为“圣经活串珠”的刘姊妹进行补充。如果还有疑难,可以继续提问,彼此回答。回答不出来不要紧,一定难不倒“活串珠”姊妹。称她为“活串珠”因为她真的非常精通圣经,连旧约很多没有串珠的经节,晦涩难懂的词汇,姊妹都能连串到其他的经节,再加上属灵的解释。每次听刘姊妹的补充,都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才能记下所有的丰富,但即使这样,圣经上也记了满满的笔记。后来我也加入了大家每天早晨的圣经研读小组,神的话救了我,那时家里的环境没有好转,但几乎每天早上在读经追求中都有神给我相应的话,似乎就是对着我昨日的经历说的,来供应我的需要。借着读主的话,我看到了有很多早期的圣徒都跟主有定时的祷告,所以我也建立了跟主定时祷告的习惯,每晚睡前跪到神面前为我的家人祷告,我一直跟主说,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主、你一定能救我的家人。那时,我不敢懈怠一天不祷告,因为我害怕一天不祷告,没有神的保护,撒但就会有地位,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后来,我觉得只为自己家人祷告太自私了,要寻求神的国,神的义。每晚也开始为弟兄姊妹的情形祷告,为主在各地的开展祷告。借着这样坚定持续的祷告,我的四位家人都陆续的受浸了。赞美主真是信实的大能者!

尾声

苦难都是神化妆的祝福,而这个祝福就是神的自己。在人生里,我们既领受派定的苦难,也承受生命之恩。一切的悖逆、软弱、患难、等待与眼泪都在主里成为无法述说的喜乐。甚至人生的快乐,也在主里成为无上的喜乐。谢谢主,你让我借着短短经历里的一切酸甜苦辣,长到元首基督里。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祂使我的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
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
直到永远。
诗篇第二十三篇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