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生命改变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欢玩游戏。上大学后脱离了父母的管教,玩起来更加不受限制。那几年内我几乎玩遍了所有种类的游戏。大三开始,我和朋友们开始玩一款叫作“魔兽世界”(WOW)的网络游戏。我们在游戏中是一个“精英团队”,追求“卓越”, 追寻着虚拟世界的荣耀与成就。“首杀Boss”;( 网络游戏公司通过第一次完成任务的特殊奖励,刺激玩家,实际上是游戏运行商的鼓励策略。)搜集稀有物品;完成困难的挑战。我们在游戏的世界中有着极高的声望。同时,我们也深深陷入对其的沉迷之中。除开必要最低限度的学习、吃饭和休息,在游戏中我们几乎花费了所有的时间。我们从早上九点起床便开始每日“日常”(日常是网络用语,通常指网络游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游戏玩家常常自嘲的词语。),一直玩到晚上团队副本(副本是游戏用语,指同样的游戏规则下所设定的特别区域或场景。可以理解为游戏支线。)结束时间大约是晚上十二点,每天超过十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其间,也感到过游戏的束缚和现实中的空虚,多次想要戒掉,多次限制游戏时间,删掉游戏或尝试别的事物,但最终仍是失败。虽然我们凭借着底力(危机时自律和集中)考前突击,没人挂科,也纷纷保研、考研、找工作和出国。但回头看来,如果没有游戏的霸占,人生的前途一定会更好。

为着出国,我曾短暂的戒掉了WOW。但来美国读博士之后,又重回游戏。即使一个学期四五门课,即使有着时差,也继续和朋友一起“享受”着在游戏中领先时代的快感,但在现实中仍是空虚。有两件事我印象深刻:

第一件事是曾经有一个新生要来“拜见”我,因为他知道我在游戏中的成就。但我却感到羞愧,竟因为游戏而出名;第二件事是有一次当我们又完成服务器“首杀”,语音频道欢声雷动时,我的室友只是默默地走过,不解地望着我们这群“疯子”。

感谢主,在这期间,我认识了主,开始参加周六的小排聚会。每次聚会,我都能彻底地放松,唱诗歌,读圣经,和弟兄姊妹交通,都非常的享受,就像回到家中。因着聚会,我没有彻底地“宅”下去, 也开始试着向主祷告。二〇〇七年底得救,但生命还不成熟。

后来因为网络原因国内的服务器不再支持国外的玩家,这本是一个戒“毒”的好机会,但因为软弱,和同在国外的朋友转战美国的游戏服务器,继续在顶尖游戏工会中“奋斗”。美国的大游戏工会更加正规,要加入需要到他们的网站上投简历,同时需要两封推荐信,接着需要经过面试和实习,才能进入一线团队。让我感到羞愧的是,人生中至今为止最好的简历竟是在游戏中。我从递交申请到进入一线队不到两周的时间。

这期间我聚会一直没有间断,虽然已经得救,但过着两套的生活,聚会时是基督徒的生活,聚会外仍是游戏人生。虽然慢慢地已经不被游戏吸引,多次想离开,但仍然眷恋。一是因为朋友们都还在,二是不想放弃之前在游戏中取得的一切。

二〇〇九年当我正要被提升为职业队长(Class Leader) 时, 我的博士的资格考试也在眼前。于是我向游戏工会请假一个月来复习。当我资格考试通过后回到游戏时,发现已被工会开除,原因是虽然已经请假,但团队领袖(Raid Leader)认为我在工会最需要的时候消失一个月。但此时,我的感觉不是难过,而是释放。终于到了和游戏说再见的时候了。在之后的一年内,当年一起战斗的小伙伴们,也纷纷因为工作、家庭的原因离开了。我也更多地进入召会生活之中,读主的话,更多地与弟兄姊妹交通、配搭,在学校中向学生们传福音。二〇一〇年,我真正地戒“毒”成功。

人是软弱的,当我和朋友们想依靠自己去摆脱游戏的霸占,往往是失败的。无数次我强忍着不玩游戏,却觉得百无聊赖。感谢主兴起一个环境,让我和朋友们都不能继续玩游戏,使我们挣脱捆绑与束缚。新的环境,让我们有新的开始,但这还不够。人们常说,走出失恋阴影最好的方法是开始一场新的恋爱。当我们要舍弃霸占我们的游戏时,就需要主来充满我们。如果没有主的爱,没有召会生活,没有弟兄姊妹的交通,即使暂时脱离了游戏,也只会被其他世界的享受所霸占。

主我感谢你,你来充满我做我生命,带领我,使我不再沉迷于己的天地。我愿成为主的羊,主你是我唯一所爱。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