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先寻求什么?

这是一对基督徒夫妇的温暖见证,从学生到工作,从相知到相爱,然而他们的婚姻不仅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们所共同的信仰,为了基督与召会。

同时他们的故事也见证了,神是信实的,当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我们一切所需要的,祂就要加给我们。

弟兄:
我从小在召会生活里长大。我长大后,到了结婚的年纪,母亲再三嘱咐我要为自己的婚姻祷告,为了主的权益,也为了自己的幸福,未来的另一半一定要是基督徒;如果能娶一位全时间服事主的姊妹,更是荣耀无比的。

我将母亲的叮嘱放在心上。此外我也从许多服事者夫妇学得榜样:人生的伴侣不见得要有钱、有地位,却必须能够同心同魂,在重大且终极的事情上必须一致,在过程里必须彼此包容,在细节中必须互相有爱。若能一起服事主、打开家,成立的家就更有价值了。

姊妹:
到了我这一代, 家里已经有了四代基督徒, 我是在二〇〇四年受浸归主,二〇一四年九月在国内某地校园旁边开始全时间服事。关于婚姻,从小父亲就嘱咐我只能嫁主内的弟兄。母亲说,姊妹要顺服弟兄,弟兄若是不愿意服事主,不愿意开家,不愿意移民开展,姊妹服事主的道路会走得很辛苦,需要同心合意地服事主。弟兄若是比姊妹爱主,姊妹在后面跟着,服事主的道路就会好走。所以我的家人对我婚姻主要的要求是,要非常爱主,要能移民开展。后来,当弟兄长途跋涉来见我父母时,我父亲只问了一个问题,有没有心愿参加全时间训练。弟兄当下写了保证书,某一年前必定参加全时间训练。

“我遇到了您未来的媳妇了”,因为我在那时体会到了亚当骨中骨,肉中肉的感受,立即确定她就是主所安排的那位姊妹。

弟兄:
当我后来有机会真正在聚会中和生活里认识姊妹(这里的姊妹特指做妻子的姊妹,编者注),观察了半周,我给母亲打电话说,“我遇到了您未来的媳妇了”,因为我在那时体会到了亚当骨中骨,肉中肉的感受,立即确定她就是主所安排的那位姊妹。 今年八月在弟兄姊妹们的祝福之下我们在会所办了结婚聚会,如今一同在召会全时间服事,实在是主的怜悯,能有这样的机会夫妇同心合意一起配搭服事,荣耀归主。

姊妹:
我和弟兄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毕业前的一次学生交通。在这次交通中得知弟兄和我一样,将要去香港读研究生,虽然是不同的学校,但在同一个区。在香港的这段时间,我住在姊妹之家,和姊妹们一同享受主,一同配搭。召会生活很丰富,课业也很忙碌,以致完全不记得这个弟兄也在香港读书。

直到一次去澳门的学生相调,从香港到澳门搭船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下船的时候弟兄听到其他姊妹们在叫我的名字,他突然走过来说,哦原来你就是某某姊妹,西安的弟兄姊妹们问起我有没有在香港见过你,你有没有在聚会,他们没有念准确你的名字,我就告诉他们,没有这个姊妹。我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才想起来这个在毕业生交通中曾经见过的弟兄,当时有些郁闷,怕让西安的弟兄姊妹们误解,我没有聚会。当然出于礼貌,我没有说出来。

弟兄:
正如姊妹所说,第一次见到姊妹是在西安读大学的时候,那时候印象不深。后来一起去香港上学,偶尔也能在集中聚会、大专特会等场
合见到,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

主给了我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节,“但你们要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于是我参加了召会的全时间训练,这是一个两年的圣经课程。

姊妹:
时间过的很快,研究生毕业了。在考虑毕业后去向的时候,主给了我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节,“但你们要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于是我参加了召会的全时间训练,这是一个两年的圣经课程。没想到弟兄也在训练中,他的第二学期是我的第一学期。当然这是一段完全分别为圣的特殊时期,弟兄和姊妹之间分得很清楚,为了让大家可以不受任何搅扰,好好接受成全。我对弟兄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弟兄很普通,不是长得很帅的那一类型,也不是每堂课都申言,他平常很安静,很少说话。有时教师让他读一段书报中的内容,会夸奖他读的很准确,速度很慢,操练灵,用灵读书报而不是用心思。在我完成第一个学期的时候弟兄就离开了香港,听说他要去美国参加第二年的训练。

弟兄:
听过姊妹作的参训见证,让我很惊讶,一个得救不久的姊妹竟然可以对主这样绝对。另外姊妹在财物上的见证,她的凭信生活也十分激励我。在训练中加深了对姊妹的印象,也渐渐有了一点好感,但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表达过。我向主祷告,如果这个姊妹能作我终生的伴侣,那就太好了。我是一个奉献给主的人,相信祂一定会为我建立家室的。

姊妹:
主是我们真正的良人,祂是我们的真丈夫。不论是初得救时在新泽西的弟兄姊妹,还是在香港的弟兄姊妹,一个一个的家庭,夫妇一同配搭,爱主服事主,照顾牧养学生,看到这些甜美的榜样,我开始把婚姻奉献给主。我向主祷告,求主在我完成训练之后预备一个合适的弟兄。我到主面前办交涉,告诉祂,如果我嫁给一个外邦人,以后可能连正常聚会都没有;如果我嫁给一个跟我没有相同异象的弟兄,就好比两条腿不一样长,走主的道路也走不长;如果主给我一个有同样异象,同样负担,愿意一起服事主的弟兄,那么我在主的手中才会更有用。正如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四节上所说“那召你们的是信实的”,我们的主是信实的。

全时间训练毕业之际,辅训姊妹与我交通到婚姻的事,她问我有没有想要交通的弟兄,祷告寻求中,主提醒我这个弟兄,虽然他离开香港一年半了,我对他也没什么印象,但是主把这个弟兄摆在我面前。我小心翼翼的告诉辅训他的名字,辅训陪我一起祷告,她说需要和年长的弟兄交通,我们都不清楚这位弟兄现在的情况。我里面很平安的交托给主,既然把婚姻奉献给主了,那么主权在主的手里。几天后这位年长弟兄告诉我,他联系了这个去了美国的弟兄,他在全时间服事,他愿意在婚姻的事上有交通。并且鼓励我去参加冬季训练顺便和这位弟兄见一面。

弟兄:
在美国的训练毕业之后,便开始了全时间服事。有一天早上收到一封在香港服事过我的弟兄的邮件,问我有没有在交往。我回复说我还没有,但我是敞开的。于是弟兄提到了姊妹的名字,正是她!在祷告中我寻求主,主给了我平安,也实际上为我和姊妹的见面开了路。

弟兄常常安慰我说,我们的主等待的不比我们长久吗?祂一直渴望新妇预备好,祂可以回来,但是几千年来新妇还没有预备好,祂还不能再来。祂里头的渴望不比我们更深吗?哦,主耶稣。是啊,和主耶稣的等待相比,我们实在算不得什么。

姊妹:
冬季训练中,在另一对年长夫妇的服事与遮盖底下,我们一同吃了个饭,开始了我们的交往。因着要回到香港开始全时间服事,我只有逗留一周多的时间,临走前的主日弟兄来找我吃饭。主借着一件小事向我说话。我们走进街角的一家墨西哥餐厅,我看到其他顾客餐桌上的食物并不好看,样子有点丑,我很武断地决定换一家餐厅。弟兄说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就换一家吧。我们在附近走了好久,这条街上看上去有很多餐馆,然而不是停业营业就是已经搬走了,只有最初的那家餐厅仍在营业。弟兄看我也累了就说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刚才那一家,说不定有一些食物还是不错的。当我们回到街角的那一家餐厅,我从餐牌上随便选了一样,结果服务生端上来的时候我惊呆了,就是我起初看到其他顾客餐桌上样子不好看的餐。我想一定不好吃,这下点错餐了。可是当我切开的时候,里面有很丰富的食物,而且味道很棒。主对我说不要凭自己有所拣选,就像这个餐一样,祂所预备的是上好的。

我和弟兄聊的很愉快,弟兄分享他在训练中最享受的课程。从他的分享中我很得供应。弟兄送我回去接待家庭的路上,我里面很确定,不用挑挑拣拣,就是这一个弟兄了。

弟兄:
开始和姊妹交往时完全不在状态,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是主是赐平安的主,交往的过程虽然不都是一帆风顺,但最终主都带我们过来了。我认真地复习了职事信息中关于婚姻的教导,以及训练中教师有关婚姻的交通,相信身体的交通是没有错的。

姊妹:
交往中,弟兄在美国的服事很忙碌,我在香港的服事也很忙碌,而且又有时差,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为了不影响服事,我们约定每周通话三次,其中一次用来一同追求书报。每周都很享受与弟兄一同追求书报的时间,彼此供应基督。弟兄还给我分享了他在训练期间教师们对第四学期的学员在婚姻上交通的笔记,我们按着这份笔记,逐步增进对彼此的了解。弟兄非常扶持我在召会全时间服事,我们也常常一同为着彼此的服事祷告,为着我们所服事的学生祷告。主进一步向我显明这个弟兄非常忠信,诚实而且很简单,是可以同负一轭,托付一生的弟兄。我们向主祷告,在这段交往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经历主,更多得着基督。主也借着与弟兄的交往向我们启示祂的心意。

分隔两地,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可以见面,每一天都在等待。弟兄常常安慰我说,我们的主等待的不比我们长久吗?祂一直渴望新妇预备好,祂可以回来,但是几千年来新妇还没有预备好,祂还不能再来。祂里头的渴望不比我们更深吗?哦,主耶稣。是啊,和主耶稣的等待相比,我们实在算不得什么。弟兄鼓励我一同转向主,为着祂的心意而祷告。

弟兄:
最终我们走到了一起,实在不是人的意思,而是神的意思。婚姻不仅是彼此相爱,更是彼此联合,为着完成神的旨意!我感谢主为我个人建立了家室,然而比这更深的感激是,借着我这个家,我能更深地认识神的家;借着我们夫妇彼此相爱,我更深地认识了基督爱召会。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