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你们必认识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从小受科学教育的我,原本很自信地以为:若是把“科学”与“信仰”带到“真理”面前,要“真理”选边站,“真理”必定会挑“科学”这一边。然而
事实是,“真理”的选择竟让我难以置信到怀疑自己过往的人生原是梦一场。


从大学谈起

一九八一年,我高中毕业,很幸运地考上一流学府。从此,多彩多姿的大学生活便在我的面前展开。在那一段青春激荡的岁月里,我尽情地涵泳在尊重自由、追求真理的大学环境里,让理想与热情天天激烈地在内心中澎湃汹涌。在知识解放的学术风气下,我看到各领域的人如脱缰野马般地自由驰骋,奋力地追求自然与社会科学上的真理。四年大学教育下来,使我极度推崇理性思维与实证主义的思想,肯定“一切必须实事求是”的态度;也相信唯有认真而独立的思考并过滤每一项自己欲接受的知识与观念,才能为独特的自我建立起较成熟的自信,也才能较深刻的肯定自我存在的价值。难怪,思想家迪卡儿 (Descartes,一五九六~ 一六五〇) 会讲那句名言:“我思,故我在 (I think, so I am.)。”而我理性思考与热爱真理的性格就慢慢在这样的环境下成型。

在此同时,我也体会到自由的可贵。是自由让人类的思想能尽情的挥洒,也是因为宝爱自己的自由而使我们学习到要圈画自己的界限来尊重别人的自由。难怪立国才两百多年的美国,其宪法会成为世界的典范。因为当时他们立宪的先圣先贤们曾说:“我们的宪法,不是要流传几十年或几百年;而是要流传几千年、几万年的。因此,我们要将永恒写入宪法里。”最后,在他们殚精竭虑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种族、肤色、性别、职业等优势,都不是永恒的,惟有“人类追求自由的心”,永恒不变。因此,他们要把“人类追求自由的心”写入宪法里。所以,这部宪法的制定,是要来保障人类的自由,而非来限制人类的自由。

理性思考的性格,也带着我们一群年青人去认真反省为何我们的校训除了要求我们“敦品励学”之外,更要“爱国爱人”。原来大学不希望我们成为一个冷酷严峻的思考性动物或是目光如豆的专家,而是要我们成为一个热爱生命的人。因为我们的生命有一个崇高的目标,那就是:“追求当代人民的最大幸福,减少当代人民流下的眼泪。”怀着这样远大的志向,崇高的理想,我突然惊觉到,传统的孔孟思想教育,似乎从没告诉过我这些崇高的生命价值。

负笈留美

我毕业并工作后于一九八九年六月结婚。婚后不久, 即收拾行囊,与妻子一起赴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 (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 念书。我攻读力学硕士与土木工程博士,妻则直攻分子生物与遗传学博士。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一个总统就职必须手按着圣经宣誓的国家,一切都非常的新鲜而令人愉悦。美丽舒适的图书馆成了我最爱去的地方,我可以待上一整天而不想离开。我徜徉在这丰富的书堆里,除了土木专业的书,我也爱看中国近代史。因为我想知道历史的真相,好为中国近代的苦难寻得原因。同时也浏览欧美的政治思想与典章制度,探索他们强盛之道。就这样在事事谨慎地追究事实与真理的成长中,我越来越快乐,步履也变得轻快而笃定。到最后觉得追求知识就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一九九四年的某一天,我从行政大楼走出,突然想要回头瞻仰那二十七层的塔楼。我发现,在宏伟的行政大楼上,斑驳的大理石高檐上,雕刻着一行字:“Ye sha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此时我心中闪过比字面原意更强的话:“你必须追求真理,真理也必使你重获自由。”这句话瞬间强烈地震撼我。我想,这一定是西方文艺复兴时代最伟大的哲学家,才有可能讲出如此震古烁今的话,因而启迪了西方追求真理的思想,从而设立了以追求真理为目标的大学,鼓励了人类以求真求实的态度在各个知识领域自由驰骋,造就了近代百花齐放的科学成就,也使得掌握此话机先的欧美国家能掌控全世界。从此,这成了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话,这句话解答了我为何越追求知识与真理就越快乐的原因,原来我已渐渐重获自由。能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伟人中的伟人,能看透表面上不相干的“真理”与“自由”,并把二者间细腻而紧密的关系精准地讲出来。原来,我们只管认真地追求“真理”,而“真理”会返过头来释放我们得“自由”。

心中带着一个这么大的宝贝,我在该年年底拿到博士学位。随即在来年一九九五年的八月回台任教,整个家庭却也在我无警觉的情况下驶进了惊涛骇浪中。

危机满布的苦难岁月

一路顺风却粗心的我,草率地做了决定,因为我所钟爱的妻子没有反对的表示。我也不够成熟到能能体会她正在求学阶段中最艰困的时期。当时的她已直攻博士六年,却没有任何可以毕业的迹象。日日夜夜投入实验室的结果,常是不顺利的消息,她的压力也因此大到半夜常起来哭。就在这一年她怀孕了,这是我们渴求多年的愿望,竟然在此时实现,我们欣喜若狂之余却不知如何面对未来。十一月,儿子在美国出生。我请假两个星期赴美照顾,岳母则已在美国帮忙照顾好几个月了。在我假满的前一晚,妻子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含泪说下刺伤我的话。多年后的今日,我才了解那是她求救的讯号。当时的我带着受伤的心返台,从此用厚重的冰将一颗原本火热的心团团包住。往后的两年,由于时空的隔阂,这冰块越包越厚。因为我越加不能谅解:“为什么事业可以高过爱情?既然毕业遥遥无期,为何不能放弃学业回台团聚?为什么说放弃八年学业就会崩溃?”妻子在失去我的精神支持之下,每一通越洋电话我都听到她的哭泣。在实验室中,妻子成了美国同学眼中奇怪的东方女孩,因为没有人能跟她说话,她一开口就哭。她还能边看显微镜边滴下两排泪珠。我知道妻子随时可能会崩溃,但是我无能为力,更何况我已被自己那颗冰封的心窒息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在附近实验室的中国女孩,一天经过我妻子的实验室门口,神在她内心里硬是要求她进
去传福音。刚成为基督徒的她,只好硬着头皮拿着福音单怯生生地念给我太太听,准备交差了事。当她念到:“有一位救主 …”时,我妻子像是一个即将溺毙的人抓到了坚强有力的臂膀,心中扬起了生存下去的希望,就这样她被带进了召会,随即在一九九七年的六月二十九日受浸,成为基督徒。

第一,我一生受科学教育长大,心中最推崇“真理也必使你得自由”。

第二,我一生热爱自由并尊重别人,非常讨厌别人用道德规范来压我。

第三,我们科学人一生有崇高的目标,就是要“追求当代人民的最大幸福,减少当代人民流下的眼泪”。而你们基督徒,似乎只关心你们多爱神。

三大遗憾

妻子得救后,心灵渐渐强健喜乐起来,生命有了奇妙的大改变,事情也出现了转机。而召会里的弟兄姊妹无亲无故的,竟甘心天天为她做饭送便当,真是不可思议。一年后的一九九八年暑假,我再度赴美看望她。此时我已无法避免到处都会接触到基督徒了,妻子也常常会带着我参加这些我并不是很喜欢的聚会。看着他们认真地读圣经、唱诗歌、赞美神等等,真是不解。更恼人的是,他们还常常问我:“是否很享受这样的聚会?要不要受浸?”我很不以为然,但又感动于他们对我妻子、对我们全家这么好,实在不好意思拂逆他们的好意,只好委婉推拖。直到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四那一天,我决定不再让他们烦我了,便在晚上家庭聚会时宣布:“我决定在几天后的主日受浸成为基督徒!”想到我这一生最后竟然还是赔进信仰里,真是伤心。

我再也忍不住地放胆陈词:“我虽然决定受浸,但是我内心有很深的三大遗憾想说。第一,我一生受科学教育长大,心中最推崇那句刻在我们学校行政大楼上的校训‘Ye sha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你必须追求真理,真理也必使你得自由。)如今你们要我去信这本圣经,里面却说耶稣在海上行走、耶稣死里复活,这简直是开玩笑。第二,我一生热爱自由并尊重别人,非常讨厌别人用道德规范来压我,所以内心实在怜悯基督徒。我嘴虽然不说,内心却常用超高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基督徒的行为,骨子里甚至觉得基督徒没有生气或暂时违规停车的权利。如今却要我去背这个巨大的道德规范重担,想来实在伤心。第三,我们科学人一生有崇高的目标,就是要“追求当代人民的最大幸福,减少当代人民流下的眼泪”。因此,科学人充满了横向的爱,时刻以增进全人类的福祉为念,因此我们一生并非空虚不已。而你们基督徒,似乎只关心你们多爱神,只在意你们与上面神之间的关系。如今我也要这样把横向的爱转成垂直向的,我的内心,除了伤心,还是伤心。”我一口气讲完这长篇大论,在场的有许多是信主已二、三十年以上的基督徒,大家面面相觑,难以回答。难得有令我非常尊敬,一生信主的谦冲学者耿伯伯勉强回答我说:“信基督并没要你放弃横向关爱人的心,也不用太在意别人以不同道德标准来衡量我们的眼光,因为我们只对主负责。”对于这样的回答,我能接受却仍怅然若失。聚完会后已近深夜十一点,我带着太太与儿子,重新来到学校宏伟的行政大楼面前,我万般不舍的来向我心中最伟大的话告别。抬头仰望那句话,我忍不住对着天空大喊:“是你要我追求真理的!如今我为何会落到这种地
步?我竟然要变成基督徒了!为什么?”几天后的七月二十六日,怀着三大遗憾,我遵守诺言地在德州的奥斯汀召会受浸。受浸后的我私下并不快乐,因为三大遗憾将跟着我一辈子,而且我很看重诚实,以后在人面前我也不该隐藏我是基督徒的身份。我的妻子知道我闷闷不乐,她的压力更是沉重,因为她对我的三大问题也束手无策,只有私下更迫切的祷告,果真在两个星期后的八月十一日有事发生了。

我终于明白了

那一天晚上,妻儿如往常般的在十一点上床睡觉,我睡不着便随手从书架上找到几本福音见证集来看看。因为这是我比较读得下的属灵书报,里面全是记载每个作者是如何成为基督徒的精彩过程,是很吸引人的故事。然而,看着看着,看到许多例子都因有苦难的境遇,最后在耶稣基督的面前找到了平安与喜乐,更验证了我心中的成见:“文学是苦难的象征,宗教是苦难的归宿”。苦难时期的文学作品通常感人至深,而苦难中的人们也最需要宗教的慰藉与心灵的归宿。可是我从小念书一路顺风到工作,何来苦难?我为何需要信仰?不久,我来到一篇题目为“真理海滩的拾贝者”的面前。作者似乎是一个美国人,叫道德利艾文斯 ( Dudley Evans )。他第一句话是:“一九七〇年秋天初抵德州大学时,我自诩是个死硬派的无神论者……”我心中突然扬起了欢喜的亲切感:“噫,这人跟我念同一所大学呢!”随即我想到:“德州大学有近十所分校,不可能是同一家。”即使如此,相较于美国有几千所大学,艾文斯显然已赢得我的特殊亲切感。接着他写道:“……为了探究生命的真谛,我进入这所大学……‘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站在镶刻这句圣经的学校行政大楼前,讽刺性地,我记得我重复地念着它,发誓在离校之前,一定要找到真理……”。我看到这里,整个人跳了起来。我不敢相信这个美国人跟我念同一所学校、同样的走过行政大楼前、并且心仪俯伏在同样的一句刻字面前。我心跳不止地接着看到他如何到处追寻生命的意义与真象,甚至涉猎东方哲学与宗教修练,最后在他无限虚空的时刻,耶稣很奇妙地以神圣的膏油带着喜乐与平安滋润了他的心田,让他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彷佛对他那难以说清楚的主观经历也感同身受。
更令我震撼的是接着的结论:“从一九七三年二月的那一天起直到如今,基督在我里面一日比一日更真实,我对祂的经历也一日比一日更丰富。对所有还在寻求真理的人,我推荐那句镶刻在本校行政大楼上,主耶稣的话:‘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约八32 ) 这位耶稣同时又说:‘我就是真理’( 约十四6 上 )。” — 我看着“主耶稣”那三个字,都无法相信。科学教育培养我到有能力珍赏这句最伟大的话,到头来却告诉我那句话是耶稣所说的,而不是我一直遐想的伟大哲学家。我的过往人生似乎原是一场梦,梦醒后回到了我完全不认识的原点,不知所措。我冲去书架上拿中文圣经来翻查,真的有那句话。我不甘心,再拿英文版圣经,学校刻的那一行字就在里面。我尽力想让思绪稳定下来,内心却激动不已。就在此时,一切似乎都豁然开朗了。主耶稣似乎静静地在回答我的三个问题:(1) 我一生最欣赏的那句话、因信耶稣而以为必须告别的那句话,竟然是耶稣说的。(2) 原先我厌恶的道德重担以及对成为基督徒而必需失去自由的惧怕,突然烟消云散。因为主亲自对我说:“你只管追求真理、也就是追求我,我必释放你得自由”。是这位宇宙的真神与救主亲自说要释放我得自由,我还担心什么? (3) 我自诩拥有横向关心当代人民幸福的伟大胸襟,在这位全知全能的真神面前,竟缩水成孩童般的天真梦话。我突然明白,惟有告诉每一个人如何来仰望这位神,并得到这位真神所赐的祝福,人们才能获得真正的生命与幸福。

从一九七三年二月的那一天起直到如今,基督在我里面一日比一日更真实,我对祂的经历也一日比一日更丰富。对所有还在寻求真理的人,我推荐那句镶刻在本校行政大楼上,主耶稣的话:你们必认识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约八23 )

你呢?

再一次与那群基督徒聚会的时候,我们才明白是主巧妙的安排,让答案的揭晓竟没透过人的口,而是祂“亲自”的带领。也是因为这个“亲自”,让我每每回想这一段经历就有泪珠翻滚。而我也因此能较深刻地明白基督徒口中常说的“神的带领与对祂的主观经历”,是何等的令人刻骨铭心。过去我不明白这浩瀚的宇宙若是这位真神所创造的,那祂就不可能看得到比海里的细砂还小的我。如今因为这个“亲自”,让我明白:“神能之大,及于渺小!”。过去,我信不来那句:“基督徒早在创世之前即蒙神的拣选”。如今我明白祂为了我,安排了另一个人,早在二十年前,走过同一所大学,俯伏在同一句话的面前,并且写下了他的见证。数不清的人群有更多数不清的人生境遇,能遇到基督徒所传的福音与生命见证,你不也是蒙神拣选的么?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