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Duke 大学团体生活和福音的美好见证

Duke 大学简介

杜克大学 (Duke University),简称为Blue Devil,创建于一八三八年,坐落于美国北卡罗莱那州风景优美的达勒姆(Durham),前身是以培养传教士为主的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建于1859 年)或更早的布朗学校(Brown’s Schoolhouse,建于1838 年),1924 年因接受杜克基金的大笔捐赠改名至今。杜克大学现在是一所世界顶级的研究型大学,长期排名美国前十。截止二〇一六年,共有十一位诺贝尔奖得主(世界第五十)和三位图灵奖得主(世界第十三)在杜克大学工作或学习过。

Duke 大学福音缘起

Duke 大学的校园福音开始于我们一些在Raleigh 聚会的弟兄姊妹。那时Duke校园附近并没有圣徒的家,我们的福音只能来来往往。二〇一〇年前,我们常常来到Duke 大学的学生居住区叩门,也曾在Duke 校园里组织福音座谈会和福音聚会。主很祝福那个时期的福音工作,借着不多同学的得救,福音和见证就慢慢被加强、坚固了。

二〇一〇年,我们的福音工作遇到了一个大挑战,学校里得救的同学都陆续或毕业或转学了。经过弟兄们的交通,我和我姊妹就在Duke 学生非常多的一个社区开始租下公寓,公寓平时不住人,只用于周五聚会。我们加上一位张弟兄,三个人重新开始传福音。我们没有学生圣徒,在
福音上没有出路,不知道怎么办。这情形逼着我们到主面前求恩典,重新加力。

二〇一〇年秋季新学期开始,我们借着迫切祷告,在校园里广发广告,宣传一周的福音,以及“可口的饭食”。主垂听了我们的祷告,第一天晚上来了很多福音朋友,都是新生。他们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福音就在我们并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忽然到来。我们原来的计划、安排、设想、乐观和悲观都没有用,主照着祂的时间为我们成就了。虽然我们规划的福音是下一周的一整周,可是学生们早在上一周周五就全部涌来,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就开始福音,竭力配合神的行动吧。一连两周的时间,每天晚上持续不断地有新生前来,爱筵、福音、接送。这就是Duke 大学福音工作新的起头。

二〇一一年,我们和上一年一样,举办了几次福音聚会,弟兄们一起配搭,每周五都有福音聚会。周一晚上开始和新人追求圣经。再后来
我们开始带着学生祷告,这样祷告聚会也慢慢成型了。

这个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的工作到了瓶颈。学生弟兄姊妹们虽然得救了,也会每天早上晨兴,一同用早餐,一同去学校,但属灵的成长还非常
有限。我们开始有了一个更急迫的需要,就是如何成全这些得救的圣徒,特别是如何让他们建立合适的生活。Duke 大学坐落在市中心,很少有家庭愿意住在这样治安、教育、环境都很一般的区域。那时我家离学校开车超过四十分钟。我和我姊妹每天就花费大量的时间、体力来回开车,有时一周要跑十次。但就算这样尽力,果效还是很有限,所以我们就寻求主,到底该怎么往前。

团体生活的建立与蒙恩

我们为有圣徒搬家到这里祷告,可是没有人愿意搬到这里来住。就在这个时候,一对弟兄姊妹为学业来到了这里,姊妹拿到Duke 的入学许可。他们想在学校附近买房子,找到了一个新开发出来的小区,离校园车程五分钟。这时,我们夫妇里面有了非常明确的印证,就是我们一定要搬家到Duke 大学的校园附近服事。当时有三位弟兄非常渴望跟我们同住,我们就交通,如何将弟
兄之家创建起来。那个交通中,我
们决定要每日一同用餐。家人就该
在一起吃饭嘛!我们彼此称对方为
主里的亲人,却不经常见面,哪里
会有爱的实际?

吃饭就需要有人做饭。刚开始时有姊妹们帮我们做饭。之后她们走了,弟兄们就说我们自己来吧。从那时起,我们破除了“君子远庖厨”,弟兄姊妹轮流做饭,人人尽功用。姊妹们成全年轻的学生们做菜。越来越多的学生弟兄姊妹,受到我们生活的吸引,搬过来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这个社区刚开始只有两户团体生活之家,现在慢慢扩大到了十四五户。有些是在职圣徒们买的房子,拿出来作为团体生活使用;有些是学生弟兄姊妹们自己买的房子。目前团体生活里有25 位左右的圣徒每天一同用餐,轮流做饭。主大大祝福了团体生活,这些年来,每年都有十几位得救,多数是学生。有不少家长,看到他们的孩子过着一种健康、正常、圣别的生活,常常不用我们说什么,就自愿信主了。

这样的团体生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团体行动。大家同心合意,同进同出。例如参加特会,虽然学生的时间很有限,但因为榜样的缘故,很多同学都渴慕参加。于是在团体生活中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风气,就是圣别自己,参加特会是理所当然的,也是正常基督徒生活的一部分。

一周的时间表

信主是“神奇的平常事”,基督徒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生活,却满了神的同在,神的祝福和恩典。把我们的生活日程罗列一下,无非就是起床、晨兴、做饭、吃饭、上学、回家、吃饭、聚会。每天都是这样,似乎非常乏味。但是因为我们是一群有神的人,在这些平常事里,我们天天经历神的恩典。

目前在Duke 大学的聚集分两大块,本科生和研究生。本科生以英文为主,每年都有一两次的大型福音聚会,每个周五晚上在学校有读经的聚会,每个周四下午同学们和服事者都会去学校发福音单张。此外姊妹服事者和本科生姊妹们一起晨兴,弟兄服事者和本科弟兄们一起追求职事书报。因为学校要求本科生住在学校的宿舍内,本科生圣徒和社区圣徒相调、配搭的机会少了很多,愿主怜悯,加强。

研究生圣徒主要住在校外,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社区。在这个社区,我们建立一种特别的团体生活形式。在这个团体生活中的圣徒天天都有
不同形式、性质和内容的聚会:

周一晚上,宴请福音朋友,饭后读经。
周二晚上,祷告聚会。
周三晚上,圣徒自己的读经聚会,读圣经和注解,再彼此分享。
周四晚上,属灵书报追求。
周五晚上,福音小排。
周六,早上一个小时速读圣经,下午为预备主日申言祷研背讲,晚上聚在一起唱诗歌。
主日,主日聚会。

除了这些整体的进度,有些家会自己找时间,两三个家自己追求、祷告,这样的聚集规模不大,但非常多。周三,周四的中午,学生们在学校里和福音朋友吃中餐、传福音、读圣经。这些聚集完全出自学生圣徒自己的负担,他们自己找场地,自己邀约,自己提醒,自己追求,所以也满了珍赏。此外为了福音,弟兄姊妹们在一年级新生部租了一个房间,做福音聚会。这也完全是由学生们自发组织的。这就是我们的团体生活,是最平常,却不同寻常的基督徒生活。

见证

蒙恩得救,与主同行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时间过得真快。2017 年杜克大学春季学期刚开学的时候是一月九日,Durham 正逢暴风雪。我踩着冰雪路面,走40 多分钟,赶在清晨上证券法课。课堂上只有三名听课的学生,我们“配合”教授一边讲课,一边录像,把视频发给其他同学。4 月17 日,教授上完最后一堂课的时候,Durham 已经是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春天即将谢幕,夏季已然到来。学业上我得到了收获,《财经》杂志发表了一篇我的关于证券法的文章。其实,我的收获岂止是这些?

我还有更大的收获。最近以来,我每天读一章圣经;星期五晚上参加圣经聚会,星期日傍晚和两位弟兄读圣经。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在主里不断成长!而这一切都发生在最近的三个月里。

我是二〇一六年八月份来杜克大学法学院访学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Duke 大学的弟兄之家。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一进门,几个男生在做饭,一位阿姨站在旁边“指导”。这种场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感到很亲切。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弟兄之家的生活方式,也是弟兄姊妹们爱主、服事主的方式:大家在这平常、正常的生活中享受主,敬拜主。

再后来,我认识了当地的两位弟兄。在他们的关心和鼓励下,弟兄们与我进行了更多的交通。为了让我更快地在属灵上长进,两位弟兄每周日陪我一起读经,每次一章。在更多的交通中,主的生命在我里面不断增长。最后,借着弟兄们的鼓励以及圣灵的感动,我于3 月份得救受浸。

回首蒙恩得救,与主同行的短暂经历,既令我唏嘘不已,也让我坚定了对主的信心。

我之前也读过圣经,也参加过读经聚会。但是没太多感觉,而且经常因为各种事故而放弃。尤其是在大陆看到很多基督徒的言行甚至不及普通人,让我失望,甚至反感,更没有心情读圣经了。

直到因为主的怜悯,有机会来到弟兄之家,我才有机会真正认识主,认识一班有主的人。现在,我不仅自己主动读经,而且逐渐学会用圣经上的话语看生活中的人和事。就在前几天,社交网络上一个女生抱怨她在公司里经常被人“挖坑陷害”。我对她说,刚刚读圣经里约翰福音第十五章,主是葡萄树,基督徒是枝子,基督徒要像葡萄枝那样彼此相爱相联,彰显主神圣的生命。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陷害,追根溯源,在于没有信仰,没有生命,也没有爱的关系。

我得救时间很短,对主的话语理解得还远远不够,有时候可能还会摇摆。可是我也有信心走这条道路,相信祂必保守我,坚固我。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我知晓世间的沉浮枯荣最终将化为乌有,真正的价值唯有基督。

寻回起初的爱

在来到北卡Durham 之前,我和主的关系是不冷不热。但因着祂的怜悯,我来到杜克大学继续学业,并过上了团体生活。

一开始,我只是观察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十几户打开的家庭,每周一次祷告聚会,两次小排聚集,三四人一个活力小组,五天一起晨兴,六天一起吃饭,七倍加强的灵让每个月都能得着新鲜的果子。使徒约翰说,“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真诚上”(约壹三18)。最真实、最打动人的还是从弟兄姊妹里面洋溢出来的相爱顾惜、彼此洗脚和同心合意。团体生活让每一个圣徒时时有机会“在爱里持守着真实”、“在一切事上长到祂,就是元首基督里面”。

渐渐地,旁观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了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生活,每天都被洗涤、洁净和享受生命的供应。半年前的我,祷告聚会固定缺席、主日不申言、用不冷不热对待亲爱的弟兄姊妹。感谢神的一切安排,把我摆在团体生活中,接受从身体来的扶持和平衡,让我渐渐过上正常基督徒的生活,并有了对神的享受和寻回了起初的爱。

作供应饼和酒的祭司

我们每周四在校园的小组读经可说是稳扎稳打地进行着。每周四午饭后,几位弟兄姊妹和几位福音朋友都会聚在一个教室里,读一小时圣经。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一小时,似乎很不容易。出乎意料地,几位福音朋友都喜欢这样生机活力地读经。甚至有几位福音朋友虽不常来小排聚会,但每次的周四读经却是积极地参与,风雨无阻。因此,弟兄们觉得这样的读经很宝贵,也更加对这个小组读经有负担了。

每次我们都会读一两章圣经,读完后,福音朋友们就会提出他们的问题。小组轻松的氛围让福音朋友可以毫无拘谨地畅所欲言,弟兄姊妹也能抓住机会解除他们对主的错误的宗教观念,带他们认识神和神的救恩。与我们一起读经的福音朋友都陆续地得救了,实在令人欢喜!不仅如此,很多福音朋友还把他们的朋友陆续带到读经中。神的话是有福音的大能的!愿主保守我们坚定持续地在校园中作供应饼和酒的祭司。

不是被动等待,乃是积极主动

我们在杜克大学,没有全时间服事的校园团队,却有一个逐渐成长的团体神人生活。 我们是一批得救并不算久的学生和青职(得救时间平均5 年),很多时候外面看到我们仅仅是一个团体生活—住在一个小区,在一起吃饭、读经、唱诗、参加特会、郊游等等。但我们努力的方向是从表面上的团体成长到内里真正经过十字架、凭主复活生命而活的神人生活。

因着主特别的带领,我在杜克大学得救一年之后,花了两年时间去了两个美国非常大的召会过召会生活—一个在西岸,一个在东岸。那是两个全时间服事者很多的地区。我在那里安心地当一只小羊,接受他人的牧养,过享受和安息的生活。

当主再次把我带回到杜克大学,对比之前的经历,主给我看到了很多当地的缺乏,一开始很不适应。很多外在的形式让我摸不到新鲜的灵—祷告聚会每周几乎一样由学生自己准备文档,传福音却讲不出福音而仅是发单张而已,周五的小排都是排排坐像听讲座一样的形式。我怀念从前真正温馨的聚会,被带到主升天地位上的新鲜祷告,还有操练从不同角度讲说福音的机会。我渴望有人来成全我、教导我、带领我。但是主不放我过去。有一天主对我说:“我可以再等,等到有一把火烧着你。”但是一年又一年,等到什么时候呢?当地的年长夫妇只会越来越年长,他们也需要配搭,需要下一代人起来接棒。如果我自己现在不起来,还要等谁,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也许没经验,也许犯错,但是只要转向主,总比什么都不做,被动等待要好得多!

于是我阿们灵里的紧迫感,凭着主在我身上的恩典进入服事。从此,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活的人!我慢慢可以感受到“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的感觉,也感到自己更加需要肢体一同配搭服事(而不再仅仅是弟兄姊妹来拽着我往前)。如果福音不力,就带大家一起进行福音成全;如果家聚会情形软弱,就去顾到弟兄姊妹的需要,并配搭预备聚会材料。如果做得不够好,就灵活调整与主配合。

虽然杜克团体生活还很稚嫩,并且人手不足,但是我在这里,却比在大召会中得到了更多的复兴、操练和成长!当我们来到一个地方觉得乏力,感觉被动等待他人的时候,就是主说,我们自己要兴起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奉献、祷告、主动寻找交通和配搭。活力要从自己开始,我们不仅需要身体,身体也需要我们。愿主让我们不小看自己的一他连得,竭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奉献的人、殷勤的人、主动的人、活的人以及点活他人的人—使我们所到之处,百物都必活了(结四七9)!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