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摩尔维亚的弟兄们 —— 一个时代的见证

两段见证人的话

在本地和国外传福音有成就的,最显著的例子,是摩尔维亚的(Moravian)信徒。按照比例说,他们比任何基督徒的团体都作得多。假如照摩尔维亚信徒的比例,在英国和美国更正教的信徒,为着传福音所有的奉献,将要超过一千二百万英磅,(等于他们实际奉献的四倍),所差遣出去传福音的人,将要有四十万之多。这数目超过了把福音傅遍全世界所需要的人数。—玛特(Mott)

就是到今天(主后一九〇〇年以前)在摩尔维亚的教会中,每有五十八个有交通的人,就有一个国外传福音的人,在本地每有一个信徒,在国外就有两个以上悔改相信的人。这样有果效的国外传福音工作,它的动机是什么呢?……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一至十二节那感动人的话,就成为他们的动机。他们喊出这样传福音的口号:“为着被杀的羔羊去救人,作祂劳苦的功效。”—薛凡尼(Schweinitz)

困境

十五世纪初,波希米亚改教领袖约翰胡斯遭天主教处决。一部份忠于福音与胡斯教训的信徒,便在波希米亚的肯瓦(Kunwald)谷中群居。他们在那里过了五十年的平安生活,被称为“合一的弟兄们”(The united Brethren)。十七世纪时,他们大遭逼迫,辗转逃往波兰、德国等地避难。一七二二年,在戴维基利司新(Christian David)的引介下,这班摩尔维亚的弟兄们,来到了新生铎夫的庄园避难。他们将这个新的避难所取名为“主护村”(Herrnhut),并在此安居生活。
新生铎夫将他的土地供给从摩尔维亚放逐出来的人作避难所,是要给他们一个居住的地方,使他们可以维持生活,并自由事奉神,当人们知道主护村是受逼迫之人的避难所的时候,各种为着信仰受逼迫的人都到那里去寻觅居所,其中多半是摩尔维亚的弟兄们,也有路德会、浸信会和其他会别的人。因着他们意见不一致,和道理上火炽般的争辩:诸如预定、圣洁、受洗、受浸等等问题。使大家分成交战的团体,眼看就要将一群敬虔认真的弟兄们变成宗派和狂热的团体,新生铎夫和其他同工都深深觉得宗派的罪恶和痛苦,所以他们迫切祈求神,在他们中间赐下能够恢复真正交通的灵。

当时的主护村有三百多位摩尔维亚弟兄,其中二百多位以上都不愿加入路德会或任何其他宗派,而坚持以“弟兄们”彼此称呼。新生铎夫也认为这样的坚持是对的,但因着这些教训使弟兄们陷入争辩和分裂,显然也不是神的心意。所以一方面是真理的开启,一方面是实行上的难处,新生铎夫迫切为弟兄们祷告。这些追随胡司、路德、加尔文、慈运理、史文克菲特等人的信徒,每个都是爱主而坚定,甚至顽固的,除非神,没有一人可叫大家屈膝。

与此同时,新生铎夫在聚集中服事儿童和青少年。他虽然是这个领地的伯爵,却亲自服事九个十岁到十三岁的女孩子。大人们很尊重他,但孩子比大人还难服事,他常向夫人叹息说,“小孩子们虽然在外表上看着很像那么一回事,但看不出在她们中间有任何属灵的迹象。不管你把主耶稣对她们说过多少次,总似乎到不了她们心上。”

为了不合的弟兄们,为了没有认识神的孩子们,新生铎夫将自己拼在主面前,迫切祷告。不仅是他,还有很多弟兄们,也都努力祷告,是此前未曾有的。后来,新生铎夫的同工写道,“他从整个的魂里倾吐出心里哀痛的祷告,眼泪一直如同奔涛一般倾泻下来。这个祷告产生了一个非常的能力,如火一般有能力的工作的起首。”

一七二七年五月十二日,新生铎夫召聚了主护村的弟兄姊妹,依据圣经真理,与他们立定了公约,着重三件事情:

一、主耶稣十字架的救赎大爱

二、圣灵充满

三、将自己奉献给神,活在圣灵的引导之下

新生铎夫一面带领信徒回到基督的十字架,一面劝勉他们将自己奉献给主。在新生铎夫的信心与爱心下,众人愿意灵里倒空,同心合意遵守
协约。新生铎夫为了竭力寻求那灵的一,曾留下名言:

在重要的事上站住
在次要的事上宽容
在一切的事上充满爱

圣灵浇灌

公约实行后,信徒们的祷告与交通增多。同年八月十三日,凡是有间隔的弟兄姊妹,都相互认罪。在那一天的聚会里,圣灵大大地浇灌在会众身上,将他们浸入一个灵里。尔后,摩尔维亚的弟兄会经历空前的大复兴;人人献上自己,愿意将福音传扬到世界各地。

之后摩尔维亚的同工这样记录:“礼拜三早晨,大家都到伯特铎夫。在去的路上,凡是觉得与别人有间隔的,都重新联合。当唱第一首诗歌
时,有一个罪人被感动,知罪悔改。当介绍新有交通的人的时候,每一个人的心都受感动。等到唱诗的时候,人很难分辨是唱诗多,或是哀
哭多。好几位弟兄祷告,特别说到,他们是从被束缚之地放逐出来的,并不知道当怎样行,渴望得蒙保守脱离分裂和宗派,而求主启示给他
们,好使他们无玷污地行在祂面前,不至单独,反能结果。我们求主使我们不作一件事,违反我们与他所立的忠诚之约,不犯任何微小的罪,顶撞祂爱的律法。我们求主,用祂恩典拯救的大能保守我们,不让我们一个人离开我们得救的根据,就是基督的宝血和十字架,而倚靠自己和自己的功德。在吃主的晚餐时,我们的心立刻俯伏,而后被举起。等我们回家以后,每一个人都被带领脱离自己,从那一天起,所有的日子,都活在极大的安静和平安里,并且学习相爱。”

在这次擘饼聚会中,弟兄们大大受到圣灵的浇灌。在他们中间一个历史学家记载说,“一七二七年月八月十三日,真是一个圣灵大浇灌的日子。我们看见了神的圣手,和祂的奇妙。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我们都在我们列祖受灵浸的云下受了浸。有大神迹奇事显在我们中间。从那
时起,差不多没有一天在我们中间看不见神伟大的工作。众人都如饥似渴羡慕主的道。甚至每天聚会三次,早晨五点一次,七点三十分一次,晚上九点又一次。个个人不羡慕别的,只要求圣灵能用全权管理他们。……神恩如同人不能抗拒的洪流一般,把我们全卷入神爱的大海洋里。”

新生铎夫称这一天为“圣灵浇灌在会众身上的日子。”他说,“救主赐下一个灵来到我们中间,是我们从前所末曾经历,也不知道的。”“以前我们曾作人的领袖和帮助者,但现在圣灵自己完全得着了主权,管理每一件事,和每一个人。”

在这次参加擘饼的人中,有一些儿童。有一人写着说,“我不能形容在主护村那些儿童被圣灵大大复兴的情形,只能说神真是很奇妙的用祂的灵,正在全会众聚集擘饼的时候浇灌了他们。圣灵如风一般充满了他们,并无老幼之分。在每一个地方,有时是晚上在田野里,会听见人在祈求神赦免他们的罪,并得着他们。恩典的圣灵实在是浇灌下来了。”

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所经过的情形,的确是在场的人都无法形容的。“简直不晓得自己仍旧在地上,或者已经到天上去了。”新生铎夫多年以后对英国的一些会众作这样见证说。

福音的火

参加那次聚会的,都是一些平常人,谁知日后从这得了奇妙祝福的会众中间,兴起了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诚然他们以前在认识基督的经历上都是平凡的,可是从他们以后的情形来说,他们都是基督重用的仆人。此后弟兄们常常到附近的地方,去与其他的基督徒有交通,并带领所有愿意来的人认识基督。在这段时间里,当他们中间有一个人因为作这种工作而被关到监狱中,他们就大大喜乐,因配为祂的缘故受苦。

他们的日记给我们看见,此后有四年之久,他们常有深受圣灵感动的特别经历。特别是他们聚集在主面前祷告的时候。

他们把事奉神看为最重要的事,他们认为认识并遵行神的旨意,相信那为他们受死的羔羊,现在仍然每时每刻爱护,拯救,并保守他们。祂能征服最刚硬的心,并愿祝福最下流的罪人。从圣灵浇灌的那天起,一直到第一次打发人出去传福音的时候,将近五年的时间,他们聚集在一起,敬拜神,把自己奉献给祂,并等候祂将祂所要求的事,给他们知道。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准备,好出去为他的主作工,或作他的主所指示的事。

追随耶稣而行乃是首要的大事,其他的事都是次要的。为着这个缘故,他们都愿意接受那些被安排来照管他们之人的照顾和改正。他们按字而相信“天天彼此相劝”的命令。当他们一犯罪,无论是有意的,或是无意的,他们就彼此帮助,互相倚赖,互相服从。他们的交通使他们刚强有力。最高的管理人,也请求他的弟兄们,把他们所看见的错误告诉他,并且愿意承认最小的错处。那彼此顺服的灵,就是圣经中多次提到的,带来了丰富的祝福,使他们整个的生命成为圣洁,并刚强有力。

在以后的几个月中,有些弟兄们继续不断地出去到远近地方,传讲基督的爱。他们充满了神的祝福。新生铎夫与世界各地都有交通,有所听闻,就转告弟兄们。一七二八年二月十日,在聚会中,他特别讲到远处的地方,如土耳其,摩洛哥和格陵兰。对于格陵兰,他说以人看,是不可能进入的,但是他相信,主会赐给我们弟兄们恩典和能力,使他们去到这些地方。在那天的聚会中,每一个人都深受圣灵的感动。

一七三一年,新生铎夫到哥本哈根(Copenhagen)去参加丹麦王的加冕典礼。在那里一位贵族有一个从西印度群岛(WestIndies)来的奴隶,名叫安顿(Anton)。从他那里,新生铎夫得知西印度群岛,特别是丹属圣多马(St. Thomas)岛上奴隶的情形。他又遇见两位因丹麦人伊及德(Egde)传福音而悔改的格陵兰人。等他回来后,他述说他如何遇见这些外邦人,就引起弟兄们的深切注意。有两位弟兄心中大受感动。那天晚上唱诗歌的时候,新生铎夫告诉一位朋友说,他相信就要在我们这些弟兄中产生去西印度群岛和格陵兰传福音的人,弟兄们就受到激励,献上自己。当这事被人知道后,另外又有两位前来,要到格陵兰去。奴隶安顿来访一次,使他们的印象更深。他述说那里的奴隶所受的痛苦,也就是他们所将要受的,使他们更加火热。假如他们无法进到殖民地里,去教导那些奴隶,他们准备出卖自己作奴隶,好接近那些贫穷的外邦灵魂。

不到一年后,在一七三二年八月,头两位出外传福音的人就出发了。他们被差出作工所受的指导,都包括在这一句话里:在凡事上寻求并受圣灵的引导。他们是步行着出去的,除了袋中几元钱以外,什么都不带,但是他们在对神和神看顾的信心上,却是刚强的。次年有两位出发到格陵兰去。一七三四年又有十八位到圣克卢斯(Santa Cruz)。后一年,又有十二位以上,借着移民或工业上的工作,去帮助黑人。虽然他们这种举动,曾牺牲许多宝贵的生命,而未得成功,但是弟兄们并不因此气馁,反而当有死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们总是唱那篇流泪撒种的诗篇。结果,他们成为落在地里死了的麦粒,却能结实百倍。

在他们得到圣灵浇灌以后三十年内,他们把主的救恩,传遍欧洲各国,美国南北,甚至亚洲和非洲许多拜偶像的民族中。有人见证说,“自从他们与文化幼稚的人接触,到现在才过了一世纪。在这期间,他们曾往世界各国各地去,把基督的国扩张到许多外邦野地,……使那些幽暗之地得着光。他们在传福音人足迹罕到,遥远的旷野里,栽种了主香甜的葡萄园。哦!我们看到他们所成就的如何伟大!如何广阔!……注意他们所表显的爱心,听见那些悔改野人的敬虔见证,我们谁不希望那使他们作出这样奇妙工作的能力,也显在我们身上?”

为何这微不足道的一群人,会比那些巨大的差会更有福音的冲击力?这是因为摩尔维亚的弟兄们有殉道者的灵,也有殉道者的榜样。

她的影响

那一时代的一位大旅行家,做了这样的见证,说“在我一切旅行中,我只看见三件东西,是超乎我意料之外的,就是海洋,新生铎夫,并主护村的会众。”一七二七年的大复兴,不断在能力和幅员上,继续增长了一个多世纪。主护村诚然作了建造在山上的一座属灵的城,在众人跟前显露出来。从欧洲各地各方有人去到她那里,有的要得救恩,有的要得圣灵的浇灌。从她那里得帮助,而受到最大影响的,就是十八世纪的英国属灵人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一七三六年秋天,约翰卫斯理和他兄弟乘船去美国。那时,他们是英国圣公会的教士。有些往美国去居住的摩尔维亚的弟兄们和他们的眷
属,也在那个船上。两人看见他们行动上的庄重,也看见他们殷勤,谦和,不断地甘心为别的客人,作英国人不削的奴隶式的工作,而不
要工价,就大受感动。船到中途,遇见狂风大浪,有破沉的危险。船上的乘客都惊惧呼喊。但卫斯理看见那些从德国来的摩尔维亚的弟兄
们,和他们的女人孩子,都在那里安然唱诗,就更受感动。登陆以后,他就去找那些弟兄们中间的一位监督,司潘金(A.G.Spangenberg),
请问属灵的事。因此他就看见,他虽然到美国,是要使印第安人悔改得救,但他自己还没有经历神生机的拯救(因为真理的问题,卫斯理
误以为自己没有得救,编者注)。以后他回到英国,遇见一位在英国的摩尔维亚的弟兄,彼得博勒(Peter Boehler)。他和他兄弟查理就受到
彼得博勒的带领。后来他也亲自到德国主护村,受到成全,从那里得到更丰富的祝福。在他的日记里记着说,“我本心喜欢在这里过一生,
可是我的主人召我到祂葡萄园的另一部分去作工。”因着他在那里所得到的祝福,他回到英国就成为神的一个荣耀的器皿,满有那灵的能力,在十八世纪里,使英国在主的福音上,得到了空前的复兴,其影响所及,是今世的人所难以估计的。

不但卫斯理兄弟从摩尔维亚的弟兄们得到属灵的帮助, 就是当日的大布道家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和牛津大学出身的一些为主用的人,也都从他们受到属灵的带领和影响。到印度开荒传福音的威廉凯利(William Carey)在去国外传福音的事上,也是受到摩尔维亚弟兄们的激励。他在一次聚会中,把几本摩尔维亚的弟兄们所出的刊物放在台子上,以他们的经历劝勉他的弟兄们。他的同工威廉华达(William Ward)因着这几本刊物,受了很深的感动,说,“多谢你们摩尔维亚的弟兄们!你们帮助了我。假如我作一个国外传福音人,会有一根稻草的价值,我也要在我们救主脚前,归功于你们。”

基督的教会从摩尔维亚的弟兄所得到的帮助,和所受到的影响,是超过一般人所知道的,需要永世来向我们完全说出。

附录

一)新生铎夫的诗歌
摩尔维亚的弟兄们得着复兴,写出许多属灵诗歌,多是赞美基督,称颂祂神性,宣扬祂的美德和工作,其中好些是以后的信徒所用的最优美的属灵诗歌。那些诗歌,大部份是新生铎夫写的。他是那一时代最有名的唱诗人。限于篇幅,我们仅仅摘录一首新生铎夫写作的诗歌:

神的基督是我的义,我的美丽,
我的锦衣,在宝座前服此盛装,
我能抬头欢乐歌唱。
主啊,我信你的宝血,已将我罪
全都解决,为我洒在神施恩座,
永远为我向神求赦。
借你救赎,我已脱去我罪、我过、
我耻、我惧;审判大日我敢站立,
谁能控告你所称义?
亚伯拉罕就是如此,蒙赎圣徒也
都一式,宣布你为罪人救星,他
们所夸只在你名。
这件白衣永远不变,尽管旧造沉
没多年;时代不能改其美艳,它
的荣美永远新鲜。
直到天上见你荣耀,我们仍要以
你自骄:我的美丽、我的锦衣,
我主耶稣是我的义。

二)新生铎夫的墓志铭
新生铎夫临终时说,“我要到我的救主那里去。我已经预备好了,现在没有什么阻挡我。我说不出我是多么爱你们。谁知道基督那‘使他们成为一’的祷告,能这样奇妙地应验在我们中间呢?我只求主在外邦人中给我初熟的果子。谁知主已经给了我几千!我们不像已经在天上了么?我们不是在一起生活,像天使一样么?主和祂的仆人都彼此了解,彼此明白。我预备好了。”当他的女婿宣读旧约中的祝福,“愿主赐福给你,保护你;愿主使祂的面光照你,赐恩给你;愿主向你仰脸,赐你平安”后,这位神所亲爱的人便离世与主同在了。四千多从荷兰、英国、爱尔兰、北美、格陵兰等各处弟兄们中来的人,将他送到在守望堡的安歇地里的安歇床上。在他的墓碑上写着,“在这里躺着的,是一个属神不朽之人。他名叫尼古拉利未,是新生铎夫(地名)和帕丁铎夫(地名)的伯爵和地主。他因着神的恩典和不懈怠的服事,使平凡的弟兄们在十八世纪变成一个新的教会。他于一七〇〇年五月二十六日,生在端斯登(Dresden),一七六〇年五月九日,在主护村进入他救主的喜乐里。他被主指定去结果子,并且使果子常存。”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