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改变我一家的福音单张

我家开了一家烘焙房。去年的八月九号的时候,我带着两个孩子,接到了我弟兄的电话,他很虚弱地告诉我:“老婆,我受伤了,我的手指被我们卷面团的机器夹进去了。”我当下有点紧张,问他说:“你手指头现在还有几只呢?”他说:“我手指头都还在,但是就是血肉模糊,可能还可以撑一下,但是你赶快来。”我把两个孩子一丢,马上赶去了公司。在那里就看到他脸色发白。我抓着他的手。这三只指头前端血肉模糊,
指甲都是爆开的,就像我们在万圣节看到那种假手一样。

我们两个都是信佛的,但那时候我竟然也没有任何的感觉,没有想到去求什么,只是赶紧送了急诊。医生说很严重,马上要手术,因为指头都碎了,指甲都死掉了。我那个时候都没有哭。动完了手术,他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好像昏死过去一样。我看两个小孩在病床上跳来跳去,看电视卡通,心里突然有一种非常无助的感觉。怎么办?我的先生作为家里的经济支柱,一辈子没有受过伤的人,伤成这个样子。两个小孩这么小,四岁和六岁,放暑假没人带,在美国举目无亲。我无亲无故无依无靠,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一位医院的社工来安慰我们。她是个白人,问我说,你还好吗,需要什么帮助?我马上泪流满面,告诉她说,我的家算是毁了一半,我们的生意,我们的家庭生活,该怎么办?没想到,这个社工当时居然同我一起哭,并问我说,你有没有去参加什么教会?我说,我没有参加什么教会,我是信佛的。她说,你再仔细想一想,我忽然想到,我微信的联系人中,好像有一位姊妹。

一年前,在公园里的沙坑,我陪小孩玩沙,那位姊妹交给我一张福音传单,留下了我的微信。之后她常常在里面邀请我说,我们礼拜六有个福音见证会你要不要来啊?有爱筵有小排你要不要来?我从来都没有去过,总是婉拒说,谢谢你,家里有事。

这位社工点开了那位姊妹的照片,告诉我说,就是她,call her, right now。可是我很不好意思麻烦人。我感觉,我跟她非亲非故,她给我一张福音传单,留了我的微信,就这样而已。她却说,就是她,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她。我说好,我打。在电话中,我说刘姊妹,我是一年前你传福音单张遇到的。没想到她完全记得我!我哭得不得了,她说你不要害怕,现在在电话里我就跟你一起祷告,我喊一句你就跟着喊阿们。她就说主耶稣,保守他们的家,保守她先生的手,保守他们的孩子。我就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一句一句阿们,我就一直喊。那个时候我的心很踏实,我完全不记得我以前是佛教徒,拜的什么观音,家里一大堆的平安符,车里的佛珠,完全不记得。

当天晚上,刘姊妹就带着其他姊妹来到医院帮我弟兄祷告,而就在一个多月之后,我的弟兄手指头还打着钢钉,我们夫妻就一起受浸了!我弟兄甚至包着绷带,人躺下去,手还在水外面—这是主给他的手。

得救之后,我的生活真的完全不一样了,心里有平安,有喜乐。我参加小排,参加召会生活之后,感受到原来我们的弟兄姊妹,就像圣经里说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容器。主耶稣的爱充满我们之后,我们再倒出来爱别人,感受到了这个爱。

得救之前,我的弟兄是佛教徒,平常不太讲话。通常他一周所说的话也只有我一天所说的那么多。但我们得救之后,都变了很多:我们一起晨兴,读圣经。从前夫妻吵架的冷战甚至持续好几个月,现在都不会了。

我原来读圣经的时候上面写着,主耶稣说有人打你的右脸要把左脸也给他,我心里想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后来就算我们在吵架,我做的不好,他骂我,我却仍然是笑嘻嘻的。我说:我左脸让你没有关系。

我弟兄也见证说,“我四十四岁得救,就觉得太晚了,如果能早一点得救,我的人生会更不一样,感谢主!”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