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访教授黄弟兄

学术背景:

大家好,我是黄弟兄,目前我专注于网路教学及研究,主要是在美国教育学院ACE 担任教育博士(EdD)班导师, 教授计量研究方法。我同时在好几个美国大学作兼任教授, 包括东北大学, 以及马里兰大学的数据分析硕士班,所有的课程都是透过网络来完成教学。因为是透过网络来教学,所以我的学生不只包括传统的青年学生,还包括家庭主妇、老师、中小学及幼儿园的校长,甚至大学老师、军人、国际学生等等。

1、黄弟兄,请问您是在怎样的家庭长大的,这样的成长对您的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生长在台湾的一个传统小康的家庭。我的父母彼此相爱,我从小在一个很和谐、甜美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我父母有传统的民间信仰。在我们家中就挂着一幅观音菩萨的画像, 旁边吊挂着香炉,我妈初一、十五烧香祭拜。我爸爸是小学的校长,他非常注重教育。他也是游泳健将,并且我们三兄弟都是游泳健将。我是家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我们从小对学习非常重视;在校成绩就都是名列前茅, 我的父亲也一直希望我能够当一位医生。我的名字黄宏仁, 就是他经过一家叫做“宏仁医院”的医院,所以就帮我取这个名字,希望我以后能当医生。而我后来也以作医生为我的志向。

后来好景不长, 也许是神的主宰, 我父亲出了车祸受伤,瞎了一只眼睛, 同时肺部也受了伤。当时医生束手无策。不知道是谁的主意,请来一位跳大神的来做最后的努力,希望能够治好我的父亲。因为我们家是台湾传统的四合院的格局,院子中间有一个晒谷场,跳大神的就在中间做法。我们几个孩子都关在房间里面,虽然不能看,但是可以听到声音。我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到十分恐惧,感受到了黑暗笼罩,可是我的父亲还是过世了。

同时雪上加霜的是,我父亲最好的同学把我家的钱都骗走了。所以在我十六岁那一年,我的父亲过世,让我们家庭陷入愁云惨雾之中,同时经济也陷入极大的困境。我的母亲必须做两三个工作来抚养我们三兄弟长大并且求学,我的母亲每天一早起来就为三兄弟准备早餐,同时准备丰富的午餐,然后再做一整天的工作。我都看在眼里,但是不晓得如何帮助她,而我父亲的去世也使得我无心念书,成绩从前十名落到后十名。我感觉整天都是走在黑暗死荫的幽谷中。

这时,主来寻找我。有一天,我放学回家上了公车,一上车就看到一个白人旁边有个位置,我就跟那位白人说“May I sit down?” 他点点头,我就坐下了。没想到他第一句话问的是, “Do you believe in Jesus?” 这个德国人大概三十岁,从德国到台湾教英文。主耶稣就借着他向我传福音。他传福音的方式是用主的话来征服你。我发现他的圣经画了各色的标记,说明他很宝爱他的圣经。他翻开圣经,邀请我跟他一起读。读了大概十几节的圣经,我就问了一个问题:主耶稣的血是两千年以前所流的,现在必定是干了,今天还可以洗去我的罪吗? 他就借着希伯来书的经节说,主耶稣的血因耶稣的灵,永远有功效。我觉得有道理,就信了。可是他却接着说,我们来一起祷告!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旁边都是人。我再看看他,他非常诚恳。于是我就无法拒绝跟他一起祷告。祷告的过程中,主从我里面把我心中的大石头挪去。我感觉在我里面好像有一股温暖的生命活泉涌流出来。在祷告里,我感觉主赦免了我的罪,滋润了我饥渴的心灵。祷告完不久我们就分开了。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外面是一片漆黑,但是我的心中却满了光明,满了喜乐。

之后这位德国弟兄送我一本新约圣经,并给我地址,和我一同读圣经,且邀请我到他们家聚会。我非常享受他的照顾和牧养。但是几个月以后他必须出境到香港,所以我们就失去了联系。那时候没有电话,极为不方便。但是我还是经常到他所处的地方,想寻找他,但是却找不到,却认识了住在他家附近的一个法国弟兄,后来也成为我属灵的兄长。我们也常到以前我父亲每天一大早
就带我们去游泳的高雄澄清湖附近谈心。

主耶稣真的是孤儿寡妇的神, 祂在大约三十五年前就差遣两位欧洲人到台湾来,寻找我这一位失迷的年轻人,走失的小羊。所以你问说,这样的成长背景对我有何影响? 这就是影响了我将来想自己一生奉献给主耶稣,走在主耶稣的道路,并且对欧洲有负担,因为我欠了他们福音的债。

2、您是从事教育的,是一位教授。但我们听说您之前从事过不同的职业,请问您为什么选择了教职?

是的, 我从事过的工作包括国防单位的研究员、教会里全时间服事者、博士生、助教、讲师、副教授。我的父亲是小学的校长,所以我从小就注重学习。但是我的梦想一直是当一名医生。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当一名教授,而且是美国大学的教授。我大学时代在台湾学习的是航空工程。那时我就开始饥渴迫切地追求认识主。当时,我购买的属灵书报几乎跟我的专业书一样多。

我大学毕业了以后就进入台湾最高的国防科学研究机构工作,参与飞弹研发计划。这是在许多人眼中所羡慕的工作。我在这个机构工作了九年,从一九八八到一九九七年。三十岁不到的时候,我就有了中国人所谓的五子登科—— 银子、房子、车子、妻子、孩子。我再继续工作一段时间,就可以退休了。但是事奉主的心愿一直在心里滋长,所以到了一九九七年主耶稣就来呼召我了,祂呼召我到海外开展。于是我就打报告,申请退伍。主耶稣也神奇地让我获得批准。于是我在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参加了台湾的FTTT 全时间训练。之后,在一九九九年到二〇〇一年前往墨西哥开展。这就经历了我们的诗歌里面所说的,“若是能入加略圣军,权益有何能比”!我也看见主恢复中这一份时代的职事,不仅在华语世界受到欢迎,同时在西班牙语世
界,也是受到极大的欣赏。

接着,我在二〇〇一年,就是发生911 事件的那一年,来到了美国南加州,继续在召会中全时间服事主耶稣。后来主要因为911 的事件,使得我留在美国的宗教绿卡申请被拒好几次。我觉得也是有主的主宰,所以才选择了念书这一条路,好留在美国,否则我很可能不会走上教职这一条路。

这一切都是主耶稣主宰的安排。二〇〇七年我当选了优秀杰出助教。在颁奖典礼的时候来了一位Chapman University的数学系主任,他那时候就坐在我的旁边。同时主持人宣布说,他是来找人去Chapman University 教书的。我就立刻向他申请,结果一周后就被录取成为讲师。从此,从二〇〇七年,我开始了我的的教职生涯。这完全不是我能安排来的,完全是神主宰的预备。

教职使我在多方面有第一线接触年轻人的优势。有一次我学习结束的时候,有一位学生打电话给我说,他的成绩很好,是否有什么可以奖励他?我就说,好啊!我送你一本书。可是现在我在办公室,礼物没有在手边,你愿意在学校的学期结束以后到我家里来吗?我请你吃饭,然后把礼物送给你?后来他果然来了。当天我送他一本圣经,他就受浸得救了。

又有一次,我在学校的餐厅吃饭,接触到一些从沙特阿拉伯来的学生。我跟他们介绍说,我是学校的教授。聊天之下知道,他们都被接待在基督徒的家庭,其中一对兄弟被接待在不同的家庭。哥哥还跟着他们去参加基督徒的聚会,所以我就问弟弟要不要参加我们的聚会,结果他不仅来聚会,更是相信接受并受浸得救了。

3、在职业生涯中,您多次搬迁,经历丰富。您能谈谈这些经历吗?

每一次的搬迁都是我们与主行动配合的好时机。当我们去墨西哥,有分于主在西班牙语世界行动的时候,我对基督的经历又被扩大。当地常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倪柝声弟兄?我说不是,不过我是他的门徒。我们经常还受邀请,去向上百人的基督徒聚会,用西班牙语分享职事书报的丰富,向各种宗教团体推广倪柝声与李常受的著作。

我来到美国最先是在社区全时间服事。社区与大学的不同,就是在大学附近青年人很多。后来我到Riverside 做博士生的时候,我们就体会到住在大学校园旁边的好处:我们只要将心打开,家打开,冰箱打开,圣经打开,主耶稣已经准备好要将祝福倾倒下来——用十足的升斗,连摇带按、上尖下流地倒在你们怀里。因为校园就是最好的鱼池,我们的经历可以证明,只要你向着主有心愿,把自己摆在大学校园旁边,主耶稣必定让你得人如得鱼。

后来,我在二〇一〇年拿到博士学位。主带领我到阿肯色州的第二大城市史密斯堡,阿肯色大学史密斯堡分校,担任统计学的教授。二〇一一到二〇一七年,约有六年之久,我们在那里把心向着主耶稣打开,也向着学生打开。冰箱打开,家打开,圣经打开,我们受浸的有超过三十位的弟兄姐妹。这些人包括中国人、沙特人、越南人、老挝人、墨西哥人、美国的黑人、非洲的黑人、美国的白人,很多都是我的学生。我们平时经常邀请他们到家、到办公室读圣经、用餐、聚会、交通,并且带着他们到附近的召会相调访问,参加特会。

有一次我邀请一位从沙特阿拉伯来的学生参加我们的主日聚会。路上开车大概一个小时,我们向他传福音。他就相信接受了主耶稣,并且会后就在那个弟兄家中的浴缸受浸。那个弟兄的家非常新,浴缸也很大,可是从来没有受浸过人,十几年来第一次受浸就是一位从千里之外来的沙特人。还有一次我带着一个白人弟兄,一个黑人弟兄和一个西班牙语弟兄这三位新人到德州的布兰诺参加华语特会,并且操练配搭服事饼杯。很多弟兄们都觉得稀奇,来参加华语特会,带的却是一些非华语的弟兄们。可是我知道,我们所做的就是把这些人带到基督身体相调的实际当中,以产生一个新人的见证。

在阿肯色期间,主也让我越来越多有网络教学的机会。借着这些网络教学,我在工作上能够更多有弹性,比较不受到时空的限制。一直到二〇一七年,关于欧洲开展达到了一个高峰,我就向主许愿,愿意更大程度有分于祂在欧洲开展的行动。于是我就在主面前寻求,觉得应当专注于网络教学的工作,好能够更有弹性地配合主在全地的开展行动,特别是在欧洲开展的行动。

4、您目前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目前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最大程度有分于主在欧洲的行动。我在青少年时代得救的经历与背景,是由德国人带我得救,法国人接续作我的属灵兄长来牧养我。加上这是主恢复的职事现今的一个重要负担,所以这个很自然地就成为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我记得在二〇一七年,我们前去有分于德国发送圣经行动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德国青年人,就非常受感动。因为想到三十几年前是一位德国人来台湾向一个中国人传福音,今天是一个中国人到德国去向德国的青年人传福音,还福音的债。当初如果我没有得救的话,不晓得我今天会在哪里。

救主耶稣也给我一个异象。有一天我在家里忙着做事。我坐在电脑前面,向后一仰休息一下,闭目养神,脑中就呈现一幅图画:路加福音七章拿因的寡妇。当主耶稣跟门徒走进拿因城的时候,看见那位寡妇极其忧伤,并且哀哭,众人也与她同哭,因为她不只失去了她的丈夫,今天又要埋葬她的独生儿子。主耶稣动了慈心,上前按住棺材,吩咐少年人起来行走。

主耶稣给我看见这一幅图画,今天在欧洲有许多的年轻人,就像那寡妇的独生子,都死在棺材里被抬出去。而我们就是团体的主耶稣。主耶稣在我们里面,却像那位哀伤的寡妇,在外面受到限制。我们若不与祂配合,祂就像那位寡妇在我们心中忧伤;但是我们若与祂配合,向年轻人传福音,就像以西结凭信心对枯骨申言,枯骨就起来,长筋长肉,联结成为极大的军队。

5、您有什么希望对读者说的吗?

我愿意用李常受弟兄在一九七七和一九八七年对青年人说的话,用以下三点来鼓励大家,因为这也就是我亲身的经历:

一、努力学业:“所有青年人必须至少完成大学学业,更好能拿到硕士学位,最好取得博士学位。”

二、学习语言:“我奉劝你们努力学业,多学习语言;因为有一天,你们都要为神,到世界各地作见证、传福音、带人认识神。今天全地上最通行的语言,就是中文、英文、西班牙文,以及德文、法文、日文。盼望我们的青少年们,能努力学业,在语文上多加学习,不叫人小看你们年轻,倒要作众人的榜样。你们可以在你们的母语之外,再选择一、二种来学习。”

三、服事校园: “我们要用福音的火去烧校园、烧社区,把人带到主里面,这价值存到永远。”

我可以用我自己的经历来做见证:这话是可信的,是值得完全接受的。请你们把这这些话带到主面前祷告寻求:努力学习,至少拿到硕士学位,最好取得博士学位;在你的母语之外再选择一两种语言来学习,那么你在主面前就非常有用;并且在主面前考虑教职的工作,或者搬到校园附近,服事校园。

愿主祝福你们!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