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奇妙转变

二〇一六年三月的一天,在学校图书馆门口,我正百无聊赖地背英语单词,两个人过来问我是否知道耶稣。出于对信仰感兴趣,想了解圣经,我就和他们简单地聊一聊,互加了微信。我那时认为,信仰大同小异,只是精神寄托和依靠,只有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才需要耶稣,脆弱的人才需要信仰。坚信“凡事靠自己,高手自己玩”的我,心里甚至以异样的眼光看那两个给我传福音的人。

不久后发生了些事情,我开始感情失落, 身体抱恙, 学业怠惰, 生活消极。为求改变,我找了朋友和同学,说我不要读书了,要出去工作。说了一圈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承受生活压力的勇气。这事不了了之,我身心俱疲,无所适从。我在学校做了一个心理测试,结果显示我的抑郁倾向是满分,几乎每道题我的答案都是想自杀。辅导员让我去看学校的心理医生。第一次见心理医生时,我情绪极其低落,怨天尤人,抱怨家庭、抱怨父母、抱怨自己。看过医生后,我短暂恢复了没两天,空虚和悲痛再次来临。我对自己失望透顶,对未来毫无盼望。我打电话给父母和好友,越倾诉情况越严重,别人费解,自己更加痛苦。我再去看心理医生,断断续续两个月,问题没有解决,心理医生很无奈。我找最好的朋友去聊,希望他们能开导我,最后他们全被我的垃圾情绪搞得无能为力,觉得我极其不可理喻。

到了五月,死亡的阴影渐渐地笼罩着我,无形的巨大压力即将把我压垮。我看《金刚经》,每天听大悲咒,开始吃素。我想知道佛家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怎么解决人的问题,期望 “修行”能够帮我走出死亡的幽谷,但是根本无济于事。我去翻阅《论语》、《道德经》,每天默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却发现还是不管用。我觉得每个人都比我快乐,都比我幸福,只有我是最惨的,没有任何希望。妈妈安慰、陪伴、鼓励我,后来看我还是打不起精神,就责骂、痛哭;我没有一点儿感觉,每天还是跟妈妈说很多负能量的话。有个学生从图书馆跳楼了,我心里有个声音说:“你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结生命,你就解脱了,反正你活着也没有任何希望,还是家人的累赘。”自杀的念头开始充满了我。早上我不敢睁眼,一睁眼就想到自杀;晚上我7 点钟就去睡了,因为睡着了就不痛苦了,我醒着就不想活。我不敢出去,只要一出去我就不自觉想找高楼跳下去。室友听见我跟我妈妈的通话说,我一刻都不想面对这样的生活,察觉到我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说你别做傻事啊!

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我约了之前给我传福音的两个弟兄。我们一起在面馆吃了顿饭。因为在读佛家的东西,我特地点了碗素面。我问弟兄们,基督徒怎么看待轻生自杀的人。我记不清当时弟兄们说了什么,但记得吃饭结束时,他们带我一起呼求“主稣!”记得当我跟着呼求时,一股暖流从我脑中经过。我那时觉得这是因为自己太脆弱了才会这样,我不需要信仰,有病的人才需要(我忘记了自己就是个病人)。后来他们叫我去聚会,我从来没去过。

我似乎完全没救了。爸爸无奈说:“完成不了学业不要紧,你能活着就行。”我再去寻求,遇到了一本身心修养的书。书中说人的一切情形源于小时候的经历,人不可能逃避或者胜过这影响。我把它视为瑰宝,看作救命稻草。复习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发疯似地研究、抄写这本书。最后,它也没有给我任何帮助,被我视为毒鸡汤,扔到了垃圾桶里。

暑假来了,我的胃功能很差,妈妈让我去上海看一个很有名的中医。这个道家弟子跟我讲了很多中医和道家理论,说我只是身体问题,心脾虚则悲,因此有些焦虑症和抑郁倾向。我看了一个月中医,吃了很多药,没有用,自杀的乌云依然笼罩着我,甚至有一次我写好遗书,想从楼上一纵而下。我每次见到中医就开始倒垃圾情绪,后来中医干脆不接我电话,也不给我看病了。在上海消极悲观了一个月后,我回到内蒙。家人看我愁眉苦脸,理解不了,也无可奈何。

九月开学。 十九号,我给一个很亲近的师兄打电话。他默默地听我诉完苦,说:“你找个信仰吧!找个信仰可能会好一点儿。”我想起从前有两个人给我传过福音,我也一直听不懂,就当天发微信给其中一位弟兄。那个弟兄告诉我:“明天我和两个弟兄来学校看你,带你去聚会”,又说:“主耶稣是我们的医治”、“常常喜乐,不住祷告”、“常读圣经”。我理解不了,只能等待。

我妈妈已经彻底不放心我了,碰巧一个明星抑郁症自杀,妈妈就更害怕,把退学证明给我开好,准备让我退学,她天天在家看着我。忘不了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日灰蒙蒙的下午,我在黑暗中迷茫半年了,轻生的念头一直在心头游荡。退学证明从内蒙老家寄到了北京。我等待着死亡的来到。傍晚五点多,三个弟兄来学校看我,听我讲我多不快乐、多痛苦、多悲伤、多消极。他们总共没说上十句话。饭后,在跟他们去弟兄之家的路上,我还在宣泄着垃圾情绪。到了弟兄之家,我发现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很喜乐,都很平安。我看到了他们脸上的快乐、希望、笃定、信心。他们为我唱诗歌《我已得到真正自由》:

“让我满怀喜乐告诉你,朋友,
我已得到真正自由,
痛苦、压制、忧愁全都不留,
就在我信主之后。
祂不是信条,要我来遵守,
也非诫命对我只要求;
祂是神儿子,人心灵拯救,
爱和生命从祂涌流,
祂来解开深牢中苦恼罪囚,
出死入生带我行走。”

我不止在这首诗歌里读到了平安、快乐、温暖和爱,更在这些弟兄姊妹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信息。六个月来,在我里面一直发酵的垃圾情绪和自杀念头不见了,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于是我就信了耶稣、受浸归了祂。我得救了,阴霾无影无踪。半年时间的寻寻觅觅,世人的建议、佛经的修行、书籍的钻研、药物的治疗都找过了,没有一样能真正地给我帮助。唯有这位主亲自为我打开了抑郁的囚笼,带我经历了真实的自由。因为祂所给的,不是一些办法,而是一个新的生命,吞灭一切软弱消极,带来
新的盼望。

得救一个月后,我搬进了现在所住的弟兄之家。主保守我一直活在爱中,活在光中。弟兄们顾惜我,喂养我,陪我晨兴,带我祷告,教我做饭。因我怕冷,一位弟兄常常晚上起来给我盖被子。也有弟兄送我书,帮我挂蚊帐。有一次,我夜里一点才回到弟兄之家,有弟兄半夜起来给我做了一碗面。我到家就吃到刚出锅的热面,心里暖到无以言表。前段时间我去美国参加基督徒聚会,他们还细心地为我安排了所有出行的细节,包括时间表、接待、出游、训练等,甚至还帮我订好机票。出发前几天,某弟兄还把信用卡给我,并出钱买了几本诗歌让我送给接待我的弟兄姊妹。若在此细算神借着众圣徒所给的帮助,我真的一天都说不完。何等感谢弟兄们对我无尽的包容,恒久的忍耐,和不求回报的爱。

借着弟兄姊妹的牧养和帮助,我开始学习祷告,学习读经,学习运用灵,在认识圣经真理和经历神圣生命上往前,也一步步学习传福音,学习牧养人,一点一点学习和弟兄配搭,学习追求生命、建立性格,我真是喜乐!每周六我们会请一两个同学到家里吃饭,在吃饭中把他们带进神的经纶。每主日下午我们也会尽量分别一两个小时去传福音。就这样,我的同学得救了,我的妈妈得
救了,感谢赞美主!这是神何等的怜悯和恩典,让我从死荫的幽谷里出来,享受这大爱,并且借着神的祝福和能力,让我能够成为祝福之源,流出活水的江河!

回想这两年来出死入生的经历、主耶稣的拯救、弟兄姊妹的爱,写着蒙恩的见证,我满心光亮、信心、希望和喜乐。求主更多的怜悯和恩典,让我能够在主里力上加力,荣上加荣!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