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我于二〇一三年前往洛杉矶读书期间遇到基督徒,一开始我带着许多的问题来参加聚会,借着读圣经,我慢慢地认识神和祂的话。于是我就受浸归入主名,并在那里过了两年喜乐的召会生活,在这两年内我也得到了不少的成全。记得有一次,我参加了中西部学生的生命之旅,在聚会里看到了一个视频,说到神兴起了许多英国、美国的青年传教士到中国传福音,他们不惜性命的
代价,受逼迫,为主殉道。我看了泪流满面,就有心愿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主,不论祸福,就是要走主的道路。

二〇一五年夏天毕业后回国就职,带着“海归”的光环,我进入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工作,成了家里的骄傲。哪知,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每周固定的召会生活,和每天早起在家中的晨兴祷告,都让父母极不适应。每每我周五聚会后满带着喜乐的心情回家时,常常遭到母亲的冷嘲热讽:“神经病,真是有病!”甚至一度在父亲看来,我的聚会和信仰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日常生活和价值观”,一次他在电话中威胁我说:“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去把你聚会的地方捣毁!我说到做到!”父亲气到几乎要跟我断绝关系,把我从家里赶走。那次电话后,我跑回房间扑倒在地,跪着痛哭,不明白也不理解为什么父亲这样的反对。我顿时想起在学生聚会时一位年长弟兄的分享,这位弟兄早年也曾因爱主事奉主被父母赶出家门,当时我以为这事不会临到我,但主的十字架是这样的真实。可是当我真的跪在主面前哭泣时,顿时一股平安的暖流就流过了我,安慰了我,那晚我经历到了十字架的死,也经历了甘美的复活。

遇到父母的反应,我常常和他们争执,企图用言语说服他们。但不论我怎么说,父母并没有任何好转,甚至母亲放出话说:“如果基督徒都是你这种生活(指我在召会聚会服事主,没有属世娱乐生活),你别想我能够信这玩意儿!”面对父母的反对,我甚至一度让步,本来一周至少三次的聚会减少成两次。但这不是照着圣灵的带领而行,而是因着眼前的困难而做出的妥协。神自然不高兴,就在里面提醒我。一次,周二晚在家吃完饭,我本希望利用不去聚会的时间好好陪妈妈说说话,但是心里却总是高兴不起来,没有一点心情说话,呆望着天花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也听不进去,那时我就想,“主啊,我需要你,也需要弟兄妹。”然后我立马进入书房,以电话的方式加入了祷告聚会,听到弟兄姊妹们的祷告时心里马上舒畅了许多,满了平安的感觉。这次经历过后,我打定主意,虽然父母会反对,我仍需要顾到心里的平安,因那是神在我心里的说话,“又要让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仲裁”(西三15)。在这过程里,我仍旧不住地为父母祷告。圣经说要孝敬父母,一方面纵使父母现在不理解、反对我,我还是要好好孝敬他们,另一面,我能给父母最好的孝心就是带他们信主,得着生命的救恩。

基督得胜

当父母对我的生气达到顶点时,反而是他们救恩的开始。由于我在信主前曾经入党,并且我的工作单位是国有企业,因此如果想要在工作上晋升,党员身份是一个必要条件。而党章明确规定,共产党员不能有任何宗教信仰,否则将被劝退。因此,父母在我入职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不要暴露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但在一次党员活动后,我灵里不安,认为需要将自己的真实信仰向组织汇报。因此经过一些祷告后,我和领导有一次敞开的谈话。在这过程中我内心深处非常平安,我深知:我的工作已经奉献给主,并且现在的工作的确是主所赐的,所以祂若想拿走就拿走吧。领导一次又一次找我谈话,企图劝我放弃基督的信仰留在党内,不过每次谈话我都当成一次传福音的机会,谈话前我也祷告主并仰望主,将合适的话放在我的里面。当领导见和我谈不通时,就希望联系我的母亲,询问我的信仰情况。

在神的主宰之下,母亲那段时间遇到了两个大的难处,一个是她的单位改革,她的领导岗位被剥夺;一个是父亲遭人举报,被检察人员调查。她常忧虑道:“老公要进监狱了,儿子要失业了,我也没前途了。”甚至有几次念头想要自杀。她实在经历了神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主日早晨,正当我要去聚会时,母亲主动提出要和我同去,在聚会中弟兄姊妹们的交通安慰了她。之后一位姊妹邀请我和妈妈去她家里吃饭。据妈妈事后告诉我,在那天去吃饭的路上,本来天非常阴沉,和她阴郁的心情一样,却突然有一束阳光从云层中照出来,照射在她的脸上,似乎也照进她的心里,拨开了她阴郁的心情,她的心在那一刻似乎打开了。我母
亲当时跟我说,也许退休后会尝试信主,但是现在因为她还在上班,并且也是党员,不太方便信主,我听后心里其实已经很满意了。

几周后,我和母亲的事情基本已平安渡过,但父亲还一直在被调查的过程中,因此母亲常常为父亲担惊受怕。一个主日晚上,我与主祷告时感觉,除非我母亲受浸,否则父亲会一直处于被调查的状态,因为这一切的环境似乎都是神为母亲预备的。于是我去和母亲交通,跟她说,除非她受浸,否则父亲很难脱离被调查的状态。母亲想了想,表示愿意,并在接下来的周四晚上受浸归入主名。哈里路亚!荣耀归主!

至终母亲之前所担心的事一样都没有发生,我正常地履行了退党的手续,依旧安然地在单位工作,甚至在一次打分评定时,领导给出了“该员工主动向党组织报告其身为党员但在赴美留学期间开始信仰基督教的实际情况,对党组织真诚坦荡”的评语。母亲自己则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越过越适应,越过越享受。而在她受浸后,组织确认举报信的内容完全虚构,父亲安然过关。母亲信主后,由于本地缺乏合适的姊妹牧养,少有正常的召会生活。但她对这位神还是充满了敬畏,也有渴慕愿意听我分享一些在主里的经历和圣经的真理。她遇到难处时也会主动向神祷告求问,并且对我日渐增加的服事生活再无任何怨言。她常说:“你在外面服事主,我在家好好照顾你,也是间接地服事主了。”去年夏天,母亲报名和弟兄姊妹们去了以色列,并在去年秋天,和我一同参加在爱尔兰的相调,母亲说:“如果别人现在问我信不信主,即使我还不能完全明白神,也不敢说不信。” 之前我有心愿在弟兄之家与其他弟兄们同住,却遭受母亲的拦阻。但如今她也答应让我部分时间住在弟兄之家,这样的改
变是我从未想到的。

在这些日子中,有两处经节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与安慰:“我将这些事对你们说了,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约十六33)“为这缘故,我也受这些苦难;然而我不以为耻,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守我所托付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2)赞美主,祂是赐平安的神,也是信实的神,不仅救了我,也救了我的母亲,我相信父亲也一定会得救。祂必保守我们直到路终!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