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不再枉费

二〇一二年12 月29 日,我和丈夫从大陆湖北武汉来温哥华探望女儿一家,6 天以后的元月4 日我们夫妇受浸归入主名。受浸归主并不是偶然的事。三年前我女儿受浸得救,告诉我说:“妈妈,我信主了,你也要信哦。以后凡事要呼求主名,主带给你的平安是超乎我们想像的”。但那时我不认识主,一点兴趣也没有,还觉得女儿有点不正常,沉醉在自己的生活中。那时候,我酷爱打麻将,甚至从下午打到晚上。无聊时也喜欢看电视剧,几十…

一件美事 绝对的心

圣经里面有一个很著名的记载,讲到一件美事。马太福音二十六章,马可十四章,以及约翰福音十二章都提到伯大尼之家的马利亚,知道主耶稣即将受死在十字架上,她打破玉瓶,将最宝贵的真哪哒香膏,浇在主耶稣的身上。在外人看来这好像是枉费,但是在神眼里,却是一件美事。马太福音二十六章和马可十四章有一样的表述:“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 “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

因为失望,所以仰望

前尘 前尘是一个很漫长的旅途,在我来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被神找到,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在二〇一三年8 月16 日受浸。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种敏感缘于很多因素:从小生活的环境、所接受的教育、所面对的期待。我的家庭和中国大多数八九十年代富起来的家庭一样,父母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到稍有富余的“小日子”。父亲为此落下了一些病痛。我知道他们吃了很多苦,所以我很想报答他们。所以我就努力读书,因为我发现读书好…

得救经历二三事

我是石油工程专业的一名研究生,受浸不到一个月。第一次来到召会是今年5 月。那时,距我初到美国已有5 个月,一切新鲜感和激情都消磨殆尽。我独自住一个单间,平素生活里甚至找不到一个说话的朋友,每天行走在学校和陋室之间,两点一线,非常乏味,有时候甚至一天说不了一句话。 感谢主,在一个周二下午,我在健身房遇到了王超同学,他介绍了召会的弟兄Billy,并邀请我去家里一起吃饭,我出于孤单,一口答应。 第一次聚…

去处 — 从虚空到基督

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在哪里?我们在干什么?我们的人生有何意义?这些问题总是盘桓在我们面前,无法逃避。从少年时,这些基本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但得不到任何答案,从不敢去深想。 从中学开始,我受进化论教导说,人是从猴子变的,猴子是从更低等的动物变的,然后再依此类推。总之,进化论认为有生命的,是从没有生命的大自然产生的。人是猿猴变的,是经过鱼类、两栖类、爬虫类、哺乳类各个阶段,多年逐渐进化来的。可…

从五年作弊,到“两A 一B”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转眼到美国已经四个年头了,从高二来到加州再到新泽西,也走过了四个春夏秋冬。从二〇一一年9 月21 日信主到现在也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回首这四年的风风雨雨,就我个人而言,站在美国这片土地本身就是一个神迹,不得不赞叹神的大能与创世前的拣选。单单从我这两年信主的时间以及联系之前的生活,我便已有了足够的理由相信我们的神主耶稣会保守我直到路终。 自从我小学毕业那年,步入初中之时,学习这件…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恩爱随我一生一世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祂使我的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诗篇第二十三篇   在大四实习的时候,一不小心腿被开水烫伤,…

人的灵

因为除了在人里面人的灵,在人中间有谁知道人的事?照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二11) 我在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受浸成为一名基督徒。 从小学初中高中,我学习成绩都非常优秀。因为我父母告诉我说,你只有读书考上大学才有出路,别的都没有出路。所以一天到晚,我就是在学习。高中毕业以后,上北京大学法律系。那时我信心满怀,觉得我能控制一切,我的命运就在我的手里。我能改变世界,甚至想以后我能当中…

新人,新家,新的生命

在来美国留学之前,我从未离开过北京,也从未离开过父母身边。出国前的两个晚上我一个人偷偷地哭,舍不得离开父母,更担心会把这种想家的情绪带到国外。 是主的安排,接机的人恰好是基督徒雅丽姊妹(也是我的属灵姐姐)。雅丽姊妹带我办电话卡、银行卡,买家具,我来这边的第一天就把最重要的事情都办好了。又是主的安排,我的室友因为各种原因都不在,雅丽姊妹不放心,于是她和Esther 姊妹 每天早上把我接到姊妹之家,白…

绝对的心

“ 除你以外, 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 (诗七三25) 决心跟随主以来,我越来越认识祂的度量是深不可测的,也越来越愿意把自己的一切所是和所有奉献给祂。身边的环境在不断变化,时受试探、时有搅扰,但每每来到主前,仍能回归甜美和平安。 今年在加州参加完冬季生命之旅、冬季训练和两周的团体生活后,再回到克利夫兰,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复活”了。从回来的第一天便实行了每天一小时的…

生命的历程,人生的中心

我在北京上的大学,拿了法律专业的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在中国工作了五年。 在信主以前,我不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我相信世界上没有那么绝对的事情,有可能有神,也有可能没有,我对高于自己认知的事情毫无把握。 我不想要任何宗教,因为我觉得宗教只是劝人为善,而且人遇到了天灾人祸,或者生活出了变故才想起去庙里祭奠,求平安,跟我没关系。我觉得我的行为虽然算不上特别好,但平时行事为人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但是我…

生于斯,长于斯,我的家

在主里得救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其中的每一天都在喜乐与平安里度过,这和以往二十多年全然不同。喜乐和平安是主耶稣给的,祂把这些美好的感受放在每个人的面前。以往的那些日子,我不能理解,无法敞开,更不愿接受。主耶稣只是耐心地等待,直到在祂命定的日子,我们眼前的帕子被除掉。 周围没有得救的朋友们最常问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成为基督徒。这是个既简单也复杂的问题。我成为基督徒的过程很简单,最初是借着几个好朋友给…

平安道路,上行之路

二〇一三年八月五日,我独自一人来到洛杉矶,在南加州大学(USC)读经济学硕士,并同月二十五日,就在这个学校的弟兄之家信主受浸。受浸的过程异常顺利,没有任何波折,而我能接受主耶稣是缘于一次团体神人生活的读经分享。那个月的二十四日,离我到达美国不到三周,弟兄们就邀请我去喜瑞都(Cerritos)参加一个“很正式”并且长时间的读经聚集。当时感受到圣经是本奇妙的书,于是我决定第二天就受浸。 但从那之后,我…

一生的奉献

我是来自新泽西Piscataway召会的姊妹。目前是Rutgers 大学读语言教育专业的研究生。感谢主,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里面,从小和父母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可以说,我是在弟兄姊妹们的关爱与顾惜中长大的。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一直是向圣徒敞开的。家中常常接待来自国内各地的圣徒,甚至有时家中还会有短期的训练。对于我来说,虽然这些弟兄姊妹和我们素未谋面,但却一见如故,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们都有一样的…

前要游戏,今要主路

我姓李,弟兄姊妹都喜欢叫我李马可,所以我的名字是Mark,这也是圣经一卷福音书的名字。有位弟兄鼓励我像马可一样,从不争气到争 气,最后成为圣经的作者。我想着自己是个不勤奋的人,觉得这个名字真的很激励我。那天交谈以后,我就决心成为这个时代的马可。 刚来美国的时候我不叫这个名字,我用我的姓Lee 来做我的英文名字。因为大家熟知的李小龙就是这个名字,美国人都叫他Bruce Lee,当他们叫我名字的时候都…

荣耀的释放

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罗马书八章二节 从小我就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聚会。在人看来,我也算是召会生活里表现良好的“积极分子”,并且别人常常以我作为其他孩子的榜样。然而,我自己知道,我并不认识这位神。 上了高中,因着学校离家较远,脱离了家人的监督,我就渐渐减少了聚会的次数。因为联系的需要,父母在我高一的时候给我买了一台手机。之后,我迷恋上了手机游戏,学业也开…

心中的纯全, 手中的巧妙, 神的牧养

于是,祂按心中的纯全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 诗七八72 童年 我从小跟姥姥、姥爷的关系就很近,小时候经常去姥姥家玩儿,到小学三年级时更是住在了姥姥家。姥爷经过文革,不信鬼神,不烧香拜佛,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崇拜。过年的时候,奶奶家的伯伯们都会摆上牌位和供品,清明节也会去给祖先上坟,但姥爷家从来没有类似的活动。我模糊地记得问过姥爷为什么我们家不弄这些,但他只回答说,那是迷信。所以受姥爷的影…

So What?

我从小就看见人性的阴暗面!当时我妈妈在一所医院当院长。她认为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因此被冠以走“只顾低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白专道路,就是“不讲政治,不看方向”,结果一有政治斗争,她都会挨批斗。其中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我正上小学一、二年级。一天放学回家,刚一踏进大院门口,就看见沿着院子左边整面墙都贴满斗大的字,什么“炮轰XXX”、“炮打XXX”,那炮打的就是我的母亲!我顿觉被世界(包…

生命改变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欢玩游戏。上大学后脱离了父母的管教,玩起来更加不受限制。那几年内我几乎玩遍了所有种类的游戏。大三开始,我和朋友们开始玩一款叫作“魔兽世界”(WOW)的网络游戏。我们在游戏中是一个“精英团队”,追求“卓越”, 追寻着虚拟世界的荣耀与成就。“首杀Boss”;( 网络游戏公司通过第一次完成任务的特殊奖励,刺激玩家,实际上是游戏运行商的鼓励策略。)搜集稀有物品;完成困难的挑战。我们在游…

渴慕已久的家

爱里胜过一切惧怕,爱里找到一个新家 在我一岁多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 这件事成了我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空缺。我从小在两个家庭中长大,每次面对着不同的面孔都让我感到很迷茫,我也很难感受到家的温暖。在这种环境下,我开始学会了伪装。我开始用伪装去掩饰心中的空缺;我开始极地社交,参加社团活动,和同学、朋友们外出旅行。这样的外出活动虽然让我短暂性的忘记了心里的空缺,但是久而久之,我发现心…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