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一生的奉献

我是来自新泽西Piscataway召会的姊妹。目前是Rutgers 大学读语言教育专业的研究生。感谢主,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里面,从小和父母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可以说,我是在弟兄姊妹们的关爱与顾惜中长大的。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一直是向圣徒敞开的。家中常常接待来自国内各地的圣徒,甚至有时家中还会有短期的训练。对于我来说,虽然这些弟兄姊妹和我们素未谋面,但却一见如故,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们都有一样的…

前要游戏,今要主路

我姓李,弟兄姊妹都喜欢叫我李马可,所以我的名字是Mark,这也是圣经一卷福音书的名字。有位弟兄鼓励我像马可一样,从不争气到争 气,最后成为圣经的作者。我想着自己是个不勤奋的人,觉得这个名字真的很激励我。那天交谈以后,我就决心成为这个时代的马可。 刚来美国的时候我不叫这个名字,我用我的姓Lee 来做我的英文名字。因为大家熟知的李小龙就是这个名字,美国人都叫他Bruce Lee,当他们叫我名字的时候都…

荣耀的释放

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罗马书八章二节 从小我就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聚会。在人看来,我也算是召会生活里表现良好的“积极分子”,并且别人常常以我作为其他孩子的榜样。然而,我自己知道,我并不认识这位神。 上了高中,因着学校离家较远,脱离了家人的监督,我就渐渐减少了聚会的次数。因为联系的需要,父母在我高一的时候给我买了一台手机。之后,我迷恋上了手机游戏,学业也开…

心中的纯全, 手中的巧妙, 神的牧养

于是,祂按心中的纯全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 诗七八72 童年 我从小跟姥姥、姥爷的关系就很近,小时候经常去姥姥家玩儿,到小学三年级时更是住在了姥姥家。姥爷经过文革,不信鬼神,不烧香拜佛,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崇拜。过年的时候,奶奶家的伯伯们都会摆上牌位和供品,清明节也会去给祖先上坟,但姥爷家从来没有类似的活动。我模糊地记得问过姥爷为什么我们家不弄这些,但他只回答说,那是迷信。所以受姥爷的影…

So What?

我从小就看见人性的阴暗面!当时我妈妈在一所医院当院长。她认为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因此被冠以走“只顾低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白专道路,就是“不讲政治,不看方向”,结果一有政治斗争,她都会挨批斗。其中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我正上小学一、二年级。一天放学回家,刚一踏进大院门口,就看见沿着院子左边整面墙都贴满斗大的字,什么“炮轰XXX”、“炮打XXX”,那炮打的就是我的母亲!我顿觉被世界(包…

生命改变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欢玩游戏。上大学后脱离了父母的管教,玩起来更加不受限制。那几年内我几乎玩遍了所有种类的游戏。大三开始,我和朋友们开始玩一款叫作“魔兽世界”(WOW)的网络游戏。我们在游戏中是一个“精英团队”,追求“卓越”, 追寻着虚拟世界的荣耀与成就。“首杀Boss”;( 网络游戏公司通过第一次完成任务的特殊奖励,刺激玩家,实际上是游戏运行商的鼓励策略。)搜集稀有物品;完成困难的挑战。我们在游…

渴慕已久的家

爱里胜过一切惧怕,爱里找到一个新家 在我一岁多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 这件事成了我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空缺。我从小在两个家庭中长大,每次面对着不同的面孔都让我感到很迷茫,我也很难感受到家的温暖。在这种环境下,我开始学会了伪装。我开始用伪装去掩饰心中的空缺;我开始极地社交,参加社团活动,和同学、朋友们外出旅行。这样的外出活动虽然让我短暂性的忘记了心里的空缺,但是久而久之,我发现心…

新的开始

天天疑惑 天天相信 天天羞辱 天天荣耀 新的生命 硕士研究生最后一个学期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参加基督徒的聚会,我的朋友就带我去了一个离我家很近的地方聚会。当时也 不知道主的恢复是什么,也纳闷为什么大家没有去教堂,而是在家里聚会。 对主的了解是慢慢加深的。我接触到了这样的一班人,无偿地提供食物,聚会开心而且轻松,真诚地为彼此祷告,探讨圣经,寻求真理。我就渐渐地融入了召会生活里。参加新春华语…

爱的见证人

这是来自一对基督徒F 弟兄和M 姊妹的温暖见证。他们来美国读书、相识、相爱、得救、结婚,一切都顺理成章。然而在这平凡的生活背 后,乃是神的大爱。 弟兄的见证 我们的见证从二〇一二年开始。这一年我们都来到了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个坐落在静谧小镇柯林斯堡的学校。我到柯林斯堡是一个深夜,时差和长途劳顿的关系,我到了住处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7 点起床,一出门便遇到了同专业的M 同学,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空与满

空虚与满足 刺激与享受 音乐与基督 一个年轻人的心路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中,家人都是基督徒,我也在基督徒中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因此也就认识圣经中神的话,也认识神。自小我也热爱音乐,对各种乐器特别感兴趣。这天然的兴趣,父母的栽培,加上一点点的天分,我学会演奏多种乐器。 因为对音乐的热诚,当还在作学生的时代,我就一直想去参加热带雨林音乐节。这是个一年一度在马来西亚举办的音乐盛会,汇聚了来自全球各地…

先寻求什么?

这是一对基督徒夫妇的温暖见证,从学生到工作,从相知到相爱,然而他们的婚姻不仅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们所共同的信仰,为了基督与召会。 同时他们的故事也见证了,神是信实的,当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我们一切所需要的,祂就要加给我们。 弟兄: 我从小在召会生活里长大。我长大后,到了结婚的年纪,母亲再三嘱咐我要为自己的婚姻祷告,为了主的权益,也为了自己的幸福,未来的另一半一定要是基督徒;如果能娶一位全时间服…

主,我愿意一生跟随你

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林前二9 二〇一四年八月我来到美国读硕士,两个月后我就接受了耶稣作生命。回顾这一年半, 真是可以信实地见证主是何等奇妙,祂所赐给我们的生命也是永远不朽坏的生命! 我愿一生一世住在祂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诗二七4)。 奇妙的安排,永远的拣选 罗马书八章三十节说:“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

召会是我甜美家

一个平常人身上神奇的平常事 我刚来到南加州大学(USC)的那一天,室友邀请我去图书馆。我刚刚收拾完行李,非常疲惫,无精打采地走在校园的路上,途中碰到了在校园里传福音的一位姊妹,她递给了我一张福音单张。收到单张的时候,我整个人瞬间变得欣喜若狂。我甚至觉得这个单张会改变我的一生。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很宝贝那张福音单张,生怕把那张带着联系方式的单张弄丢了,而再也找不到他们。 后来姊妹邀请我参…

改变我一家的福音单张

我家开了一家烘焙房。去年的八月九号的时候,我带着两个孩子,接到了我弟兄的电话,他很虚弱地告诉我:“老婆,我受伤了,我的手指被我们卷面团的机器夹进去了。”我当下有点紧张,问他说:“你手指头现在还有几只呢?”他说:“我手指头都还在,但是就是血肉模糊,可能还可以撑一下,但是你赶快来。”我把两个孩子一丢,马上赶去了公司。在那里就看到他脸色发白。我抓着他的手。这三只指头前端血肉模糊, 指甲都是爆开的,就像我…

喜乐良药

我今年二十六岁,从小生长在中国北方一个普通的城市工薪家庭,一直以来都是在学校里受无神论教育,身边认识的人里也鲜有信主的,即便有少数信耶稣的也多少被人视为异类。所以我常说,我们一家在得救以前是完全没有神的。 事情在我小学六年级时有了转机,那时候听说班上有一个同学家里是信耶稣的,心里不禁产生好奇:耶稣到底是谁?我问父母,他们也没有答案,我妈就说,不如去新华书店买几本书看一看。于是我们去书店买了几本宗教…

在你的光中,我必得见光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这是我所就读哥伦比亚大学的校训。在学校小图书馆(Low Library )前面有一个手持圣经的Alma Mater 塑像,这话便出自此书。我信主的经历也与这句话,与是光的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 光的见闻 初次接触基督徒是在初中时,当时因为去探访在剑桥大学访学的父亲。他在那里有很多基督徒朋友,这群人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们富有爱心,为…

天城

我是二〇〇四年的冬天得救的。记得那段时间和父母到厦门大学的一位老师家吃饭、聚会。父母比我早受浸几个月。我父亲受浸得救后,就常常提醒我要信主,并要受浸归入主。我那时却仍犹豫,一面觉得弟兄姊妹对我很亲切,另一面对神还没有认定,常在心里寻思到底有没有神。不耐父亲几次催促,勉强答应了。 我在厦门胡里山炮台的海边受浸,那时天气正冷,召会将愿意的人集中一起受浸。那天,我带着换洗的衣服,到了海滨沙滩后,排队受浸…

罪的捆绑 主的释放

我真是个苦恼的人! 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 一个小罪人 早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就接触了电脑和网络。那时的门户网站上已经充满了各种的小广告。我无聊之中点进去,就看到一些污秽的图片。脸红心跳一阵后,我便开始肆无忌惮地浏览和下载。这是恶习的开始。我经常看完之后,觉得后悔内疚,便决意不再看,岂不知过了一段时间又是不能自已,点开同样的网页。那时不知道这诱惑的厉害,…

你们必认识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从小受科学教育的我,原本很自信地以为:若是把“科学”与“信仰”带到“真理”面前,要“真理”选边站,“真理”必定会挑“科学”这一边。然而 事实是,“真理”的选择竟让我难以置信到怀疑自己过往的人生原是梦一场。 从大学谈起 一九八一年,我高中毕业,很幸运地考上一流学府。从此,多彩多姿的大学生活便在我的面前展开。在那一段青春激荡的岁月里,我尽情地涵泳在尊重自由、追求真理的大学环境里,让理想与热情天天激烈地…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奇妙转变

二〇一六年三月的一天,在学校图书馆门口,我正百无聊赖地背英语单词,两个人过来问我是否知道耶稣。出于对信仰感兴趣,想了解圣经,我就和他们简单地聊一聊,互加了微信。我那时认为,信仰大同小异,只是精神寄托和依靠,只有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才需要耶稣,脆弱的人才需要信仰。坚信“凡事靠自己,高手自己玩”的我,心里甚至以异样的眼光看那两个给我传福音的人。 不久后发生了些事情,我开始感情失落, 身体抱恙, 学业怠惰,…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