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就是爱
vol 07 2006 , 见证 / 六月 1, 2018

初遇基督徒 Zhi:我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城市,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家里没有一个人信主,对我而言,耶稣只是书本上读到的一个人名。父母的工作和我们的学习一直都很顺利,所以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寻求神。我从小不甘平凡,读书一直是名列前茅,自认为凭我的能力,只要努力一点,想要什么都会得到。 大学毕业后,一面工作,一面准备托福。在朋友的帮助下,申请到了美国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UTD)。在国内的时候,我就与学校的学生…

生命之书的启迪
vol 04 2004 , 见证 / 六月 1, 2018

今年二月刚刚得救受浸的时候,几个召会的姊妹说,“你怎么这么快就接受福音了?”殊不知我在信主这件事上已挣扎了整整七年!我曾经是一个如此抵挡福音的人。 第一次接触到的基督徒,是一位大学的同学。当她说她是基督徒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居然在大陆遇见了基督徒” 。这位同学人很热心善良,她向我传福音,也送我圣经。但我读了圣经,却常常拿问题刁难她,比如:“如果神是爱我们的,为什么会有战争疾病?”,她也经常无…

天空的飞鸟
vol 07 2006 , 见证 / 五月 1, 2018

“你们看天空的飞鸟,它们既不种,也不收,又不收积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们。你们不比它们贵重么?” 马太福音六章二十六节  我是家中的独子,上有两个姐姐,父母对我充满了期望,使我从小就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也造成好强怕输的个性。父母耳提面命的就是要我好好读书,将来才能过好日子,并且不会被人欺负。在激烈的竞争中,我终于不负众望,进了清华大学。原以为苦尽甘来,可松口气了,没想到…

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
vol 04 2004 , 见证 / 一月 18, 2016

许多人第一眼看到我时,马上就想问我:“你怎么会坐在轮椅上?你又为何看起来那么喜乐?”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但愿人人对主也能有这样强烈的好奇心,能更多来认识祂。因为主就是我喜乐的源头,是主拯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不再凭自己活,乃是向祂活。 与许多人一样,我从小做事都是凭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能力打拼,也终于打下了一片天地。因着在国家某部委工作的缘故,常与政府高层官员在一起,并经常接触各国驻华使节及…

弥久弥香甜
vol 04 2004 , 见证 / 一月 15, 2016

人的爱总是有限、有条件,它求平等、求图报,并且,它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去。但主的爱是弥久弥香甜的。这样的爱是在主耶稣基督里。 我们满怀感谢赞美,为爱我们的主耶稣作见证,与大家分享主对我们个人的引领,以及和弟兄姊妹一同信主、爱主、追求主的经历。愿这位是爱的主,也能成为您生命中永远的祝福。 奇妙的带领 我(Steve)十六岁上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直到取得博士学位。可是,就在开始读博士以后,好象人生所有…

人啊…你在哪里?
vol 04 2004 , 见证 / 一月 15, 2016

天凉的时候,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创世记三章八至九节)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那动乱的年代。仍依稀记得,半夜里母亲将我从熟睡中抱起,去参加游行。一九七六年以后,在“科学救国” 的口号下,全国上下都迎接“科学的春天” 。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潮流里,上大学成了我的梦想。 八十年代初,我终…

我心安息在于祂
vol 10 2007 , 见证 / 一月 10, 2016

我出生在中国江西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信仰上,我从小受无神论教育,十三岁开始读唯物论,十四岁就尝试凡事应用辩证法,十六岁陷入了萨特的存在主义,二十岁兴趣又转向了佛学。每接触一种哲学,都自以为很得益处。在大陆生活了二十二年,我从没听说过耶稣基督,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神。 到底有没有神 素来一帆风顺、独立自强的我,却有一个无法摆脱的毛病—失眠。我从小就心思活跃,睡不好觉。在八岁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人…

从彷徨到相信
vol 10 2007 , 见证 / 一月 9, 2016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是独生子,家在冀东平原的一个小县城。爷爷是教师,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又写得一手好字。他非常重视对儿女的教育,可惜我的父辈在文革中耽误了读书,所以期盼我能读书作学问。和同时代的人一样,我没尝过挨饿的滋味,但对人生比较迷茫,没有方向。在爷爷的影响下,我幼时的目标相当明确,就是把书读好,考高分,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 考上大学好象是幼时目标的达成,其实是无目的人生的开端。也许因为我的…

幸福在哪里
vol 10 2007 , 见证 / 一月 6, 2016

  一九七六年我出生于青海,在青藏高原蔚蓝的天空下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父亲爱吟诗作画,父母的朋友也多是文人雅客。耳濡目染,无形中培养了我对文学的兴趣,便梦想成为诗人或作家。一九八五年随父母迁到陕西,很快在各种作文比赛中获得奖项,被同学戏称为“大文豪”。 然而在这些年少烂漫的记忆之外,有两件事给我带来很大影响。第一件事是我刚上小学时,练习写数字,写到 9 忘了封口,母亲看见,就很严厉地要…

在神里的栖居
vol 10 2007 , 见证 / 一月 5, 2016

飞翔的梦想 我生长在江南古城一个退伍军人的家庭,从小就盼望考上大学,离开家乡,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十二年寒窗,我如愿考上杭州一所大学攻读生物。不久,我的兴趣从生物转向文学,爱上文学名著,开始创作诗歌。身在西子湖畔,空对着满眼湖光山色、烟柳画桥,心只念英文考试、出国留学。最终我如愿以偿,获全额奖学金,赴美东一所常春藤名校攻读生物博士学位。 一切似乎十分顺利。我的博士导师年轻有为,先后师从三位诺贝尔奖获…

奇妙的拯救
见证 / 十二月 20, 2015

奇妙的拯救 我十七岁生日的那个晚上,因为楼房的隔音效果不好,可以听见楼上男生大声地在讲电话,于是我重重地关上了窗户。突然,楼上的男生停止了讲电话,开始大声骂我。从那以后,我每天提心吊胆,不敢大声在房间里说话。每当回到家,就觉得楼上的男生在骂我。后来甚至在学校里,在马路上,我都觉得被人跟踪,听见有人念念有声地诬蔑我。当时我还没有信主,学校里教的都是无神论,周围的朋友最多也只是谈论鬼和占卜之类的话题。…

死亡面前的勇士
vol 17 2013 , 见证 / 十二月 20, 2015

死亡面前的勇士 二〇〇七年四月,我在学校认识了一位来接孩子的家长—童先生。那时的他是个优秀的工程师,拥有多项专利,深受公司老板的器重。他对未来满了理想与抱负,并且充满了自信。从不停止奋斗的他,还鼓励我要有冲劲。那时我刚回到召会过召会生活,也受到他的影响,想在世界上定下一些目标。 五月时,从他儿子口中得知,这样一位正欲一展宏图的年轻人,竟得了爆发性肝癌。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令人难以接受。这个家庭立刻蒙…

生命、爱、自由
vol 17 2013 , 见证 / 十二月 17, 2015

生命、爱、自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首耳熟能详的小诗,伴随我度过少年和青年时代。生命、爱、自由,是所有人都追求的,可是我却从未了解它们真正的意义。正如我选择来美国读书,追求更好的教育,以获得更优渥的就业机会,但这些对我的人生有何意义,也不清楚。 刚到美国不久,我的英文还停留在只会读写不能听说的水平上,我和其他同学交流起来很困难。慢慢地,我从一个活泼外向爱讲话的人,…

得与失
vol 17 2013 , 见证 / 十二月 17, 2015

得与失   刚刚接触到福音时,我对此一点好感都没有。这不就是宗教吗?记得初中政治教科书上曾说,“宗教,是人类对自然界未知现象的扭曲认识”。对于受过二十四年无神论教育的我来说,这一观念根深蒂固。 我从小就对宗教极其反感。把我从小带大的外婆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她经常带我到各地的寺庙去拜。我对佛教的第一个感觉是“贪”。我去过许多寺庙,那里的和尚几乎无一不贪。有些甚至形成了敲竹杠一条龙服务:香客到…

不再挣扎,“浸”入自由
vol 17 2013 , 见证 / 十二月 17, 2015

不再挣扎,“浸”入自由 2008年九月末,我只身一人来到美国,很新鲜也很陌生。约开学两、三周时,我在校园看到几个人喊着“FREE BIBLE”(免费圣经),还摆了张桌子,桌上有很多圣经,看来他们是真的在免费赠送。因为开学时被美国昂贵的教材费用吓到了,我以为美国的书都很贵,可这里竟有免费的英文圣经。借此我既可以学习英语,又能了解美国这个基督教国家的文化背景。机不可失,因此我决定赶快去拿一本。 第一位…

谢谢你,今生到我这里来过-哈佛科学家的爱主故事
vol 17 2013 , 见证 / 十二月 16, 2015

谢谢你,今生到我这里来过   人生虽经过辗转颠沛,在神的眼中看,却是极有价值的。这种价值在主耶稣身上曾经体现过,在使徒保罗身上体现过,在万万千千为了主的权益,甘心将人生奉献给主的人身上都体现过。所以,这样的人生并非难事,如同本文末尾见证人所用的诗歌: 天罗曼蒂克,多彩多姿,可泣可歌。 是你极大怜悯,今生到我这里来过。 我1936年生于广州市,童年时代都在逃难中度过,只在村里的私塾念了一些…

我曾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
vol 02 2003 , 见证 / 十二月 11, 2015

    我生于北京一个知识分子的小康家庭。从我外公、外婆开始,他们就受西式教育。外公北大毕业之后在国民政府作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父亲在解放后也一直在中央政府部门工作,“四人帮”下台后,晋升为新兴高干,经常代表中国政府出国参加会议。我就是在这个洋式、开放的家庭中顺顺利利地长大。 念完大学,我进入当今世界第二大计算机公司在北京的合资公司。虽在学校功课中等,但英文尚佳,工作如鱼得水,…

生命的加减法
vol 02 2003 , 见证 / 十二月 11, 2015

生命的加减法 在我天然生命外,还有一个神圣的生命。只有天然的生命作减法,神圣的生命才能作加法。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大陆上海渡过的,上海那时在文化大革命中是四人帮的大本营。我上小学的第一天,就看到一帮红卫兵毒打一个年老的女教师。那时,中国处于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人性中最黑暗、最丑恶的一面暴露无遗。学校里文化知识课几乎全部停顿,课堂成了政治斗争的舞台,学生也成了“职业运动员”,经常喊政治口号、背…

真正的喜乐与满足
vol 02 2003 , 见证 / 十二月 10, 2015

真正的喜乐与满足 来美之前,我们以为有了自己的住处和喜欢的工作,就会全心满足了。事实却不是这样,原因是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只有当神进到我们里面,我们才有真正的满足与喜乐。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出现一股滚滚的出国热潮。我当时在浙江一所大学工作,我妻子也在同一座城市的另一所大学做助教。我们也为了寻找自己的前途,投入了那股出国的热潮。大学毕业留校做助教三年后,我在八七年来到美国费城一所大学念书。一年后,我…

追寻生命的意义
vol 02 2003 , 见证 / 十二月 9, 2015

追寻生命的意义 一个研究生物学的中国留学生, 终于认识到神是我们生命的源头,也是我们生命的归宿,神进入我们里面才是我们真正的生命。 一九九零年初,我怀揣四十美金,肩扛两个大箱子,带着亲友的万千祝福和期待,踏上美国这个号称“人间天堂”的土地。两天过后,庆幸、兴奋的心情旋即被那难以言喻的不安和忧虑所淹没。吃、住、语言、交通、学习、工作,件件事情都难以招架;思乡、对未来的茫然更让我难以忍受。为了找中国老…

树立起真正的信仰
vol 01 2003 , 见证 / 十一月 16, 2015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名新闻工作者,母亲是一名教师。因着父母亲书香门第的背景,从小就耳濡目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上小学时,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气氛逐渐浓厚,“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生根在我的心里。于是,为了博得父母的欢心、老师的赞许,我努力学习。经过十年苦读,一九八六年我考入大学护理系。 实在说,我真成了父母的骄傲。我如愿被分到北京一所医院从事护理工作,接触各式各样的病人。…

爱的神迹
vol 01 2003 , 见证 / 十一月 16, 2015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辽宁省,父母亲是高级知识分子,都在国家重点大学里任教授。父母的事业心很强,所以对我的教育也非常看重,从小给我的目标就是“考试要拿第一”。我没有辜负父母重望,学习成绩一直优异。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大学升研究生院,都是一路保送,不用参加入学考试。文体活动也非常积极,曾当过市学联副主席、高中校学生会主席、学校短跑运动员。在众人赞羡的掌声中,我也自许自己是个洒脱、不一般的女孩,充实、愉…

拆毁,为着重建
vol 01 2003 , 见证 / 十一月 16, 2015

童年,村里有一家信耶稣 觉得希奇 我小时候,在外公、外婆家长到十岁。记得的事情不多,现在想来有一件很清楚,就是外婆说全村只有一家信耶稣。我那时听到耶稣这个名字好象天方夜谭。后来觉得希奇,就和别的孩子到那个家里去串门。那时,那个家里有全村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一大堆孩子们天天晚上去看电视凑热闹。什么电视节目都忘了,只记得那家人不嫌孩子吵闹,还给吃的、喝的。 这是我头一次听到耶稣这个名。第二次听到这个…

我是一个罪人蒙主恩
vol 01 2003 , 见证 / 十一月 16, 2015

每当感恩的时候,神的话总是萦绕在心头,“神在创立世界之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弗一4) “我从羊圈中将你召来……”(撒下七8)。看看自己,实实在在是一个在尘土里的罪人蒙了主恩。每一步都有主的手在扶持,在成全,在雕琢。 我于一九六二年出生在河北省一个农民家庭里。家里有八个兄弟姐妹,收入少,开销大,经济上捉襟见肘。从七、八岁开始,我就开始白天上学,清早,中午,傍晚,周末和假期或和家人一同种田,或捡牛粪…

信主当趁今日
vol 16 2012 , 见证 / 十一月 13, 2015

  两年零三个月前,我祷告接受主,并且受浸归入主名。这两年是我人生中迄今为止最美好、最真实、最有意义的一段时间。我常后悔没有早点信主。我的母亲在我得救一年以后也得救了。有一天晚上我们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她说:“之前的五十几年都白活了,虽然那些经历仿佛就在眼前,却又那么遥远,好像一场梦。”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感觉。得救几个月以后,一日,我看了一遍从前的博客,不禁倒吸凉气:原来我之前的生活那么灰暗…

心—因为黑暗而寻求光明
vol 16 2012 , 见证 , 随笔 / 十一月 13, 2015

一位诗人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我们的人生也是这样的。   不管我们出生在多么平安喜乐的家庭,在我们逐渐长大的岁月中,都避免不了看到世上各样的堕落,感受到内心的悲伤,经历这样那样的黑暗。可是我们生来就有一颗寻求解答,寻找方法,寻觅光明的心。这样的本能从哪里来?又能从哪里得到安慰和满足呢? 一. 暗夜的眼睛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中部一个小城镇,祖祖辈辈都生活在…

科学与信仰的奇妙结合
vol 16 2012 , 见证 / 十一月 4, 2015

◤访香港大学教授杨姊妹◢   杨姊妹,香港大学晨兴基金教授,香港大学化学讲座教授,二○一一年荣获“第七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也是港澳区首位获此殊荣的女科学家。她致力于中药雷公藤之抗癌活性研究长达十八年,从其活性分子的化学合成着手,找到其生物作用靶点,研发出一系列低毒性、高效能、分子结构更简单的抗癌新药物,为药物设计带来新的思路。   我出生于四川自贡,出生不久就跟随父母举家搬…

长途
vol 16 2012 , 见证 / 十一月 4, 2015

二○○○年,我二十出头,还是个爱幻想的青年,来到德国,在一个封闭的小城市Weimar读书。那里风景如画,学院林立,不过中国人很少。一天我正在搬家,一个德国老太太敲了我家的门,问我愿不愿意接受一些好消息。很自然的,出于“教养”,我让她进来。于是我得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本圣经。 接受了这一本德文圣经以后,“麻烦”就不断了。老太太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执着的人之一。很显然,我和蔼的态度助长了她的信心,于是她开…

善其事的最终目标
见证 / 十一月 3, 2015

善其事的最终目标 一九七八年我出生在浙中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里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父母靠种地和打零工为生,生活勤勉朴实。父母对我们期望不高,只要我们长大后能为人正直,有个稳定的工作和家庭,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姐姐照着父母的期望,读完专科学校后就回到他们身边,工作并结婚生子。而我因从小在学习上总是名列前茅,就进入重点高中,并考入大学。 寻寻觅觅 我从初中就开始思考人生的问题。高中时,我对人生的观察…

读书、工作、房子、绿卡、下一站
vol 09 2007 , 见证 / 十一月 3, 2015

我生长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由于是家中的独子,特别受到父母的宠爱。家里有任何好吃好玩的,都归我独享。父母因为是教师,不仅自己博览群书,也一直鼓励我多读书。只要是我想读的书,他们都会想尽办法帮我找来。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满足我,总觉得里面有种无聊的感觉。 从小母亲总觉得我想得太多,有时甚至以为我脑筋有问题。因为我常会问:人从哪里来,要往什么地方去?宇宙又是从哪里来?人生存的目的是什么?……每当我一个人安…

他所感谢的主是谁?
vol 09 2007 , 见证 / 十一月 3, 2015

我出生在江苏的农村,父母务农,上面有个哥哥。由于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差,父母就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兄弟俩身上。他们常说,只有读好书,将来才有盼望,才有出息。农忙时父母不要我们下田帮忙,而是要我们好好用功读书。全家人都认定,一切事全靠自己努力,只有懒人才望天收。爸爸是不信神的,在印象中妈妈曾经求神烧香,平时也不曾提到过神。我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视一切宗教为迷信,只崇尚科学。小时候的志愿是将来能当个科学家…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