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WordPress自定义来更改它
亚特兰大众校园福音动态

亚特兰大校园简介 亚特兰大是美国东南部最大的城市。该地区既拥有像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乔治亚理工大学) 和 Emory University (埃默里大学)等传统文理科排名美国前二十的学校,也有像 Georgia State University (乔治亚州立大学)和 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 这样的在近几年迅速发展的学校。近十…

人的灵

因为除了在人里面人的灵,在人中间有谁知道人的事?照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二11) 我在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受浸成为一名基督徒。 从小学初中高中,我学习成绩都非常优秀。因为我父母告诉我说,你只有读书考上大学才有出路,别的都没有出路。所以一天到晚,我就是在学习。高中毕业以后,上北京大学法律系。那时我信心满怀,觉得我能控制一切,我的命运就在我的手里。我能改变世界,甚至想以后我能当中…

为主献上一切,一九〇〇年动荡中爱主殉道的历史片段

摘自《义和团运动中中国内地会传教士殉道史及部分逃生者的危难实录》 格洛佛(Glover) 女士一九〇〇年10 月25 日在上海“进入安息”—经历逃离山西的贫困与患难 弗罗娥(Flora Constance Kelly)是凯利(J.A.Kelly)牧师的二女儿,出生于一八七二年的大年初一。她是因着许多祷告而得着的孩子。父母从她一出生就将她献给主。 她天性可爱且令人愉悦。当世界展现其诱惑时,她放弃了同…

配得殉道者的冠冕

摘自《戴德生传》 见证义和团运动中中外基督徒的忠贞、爱与勇气 本期杂志的福音历史栏目两篇文章分别摘自《戴德生传》与《义和团运动中中国内地会传教士殉道史及部分逃生者的危难实录》,这两段文字分别从不同方面阐述了庚子年,也就是一九〇〇年义和团运动里基督徒遭遇不幸时所见证的伟大力量。后一本书经过本杂志的授权连载,本期已经到达尾声,我们愿意再次纪念殉道圣徒,不是为了仇恨,而是纪念他们为福音所洒的血。殉道者的…

新人,新家,新的生命

在来美国留学之前,我从未离开过北京,也从未离开过父母身边。出国前的两个晚上我一个人偷偷地哭,舍不得离开父母,更担心会把这种想家的情绪带到国外。 是主的安排,接机的人恰好是基督徒雅丽姊妹(也是我的属灵姐姐)。雅丽姊妹带我办电话卡、银行卡,买家具,我来这边的第一天就把最重要的事情都办好了。又是主的安排,我的室友因为各种原因都不在,雅丽姊妹不放心,于是她和Esther 姊妹 每天早上把我接到姊妹之家,白…

生命的历程,人生的中心

我在北京上的大学,拿了法律专业的本科和硕士学位,毕业后,在中国工作了五年。 在信主以前,我不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我相信世界上没有那么绝对的事情,有可能有神,也有可能没有,我对高于自己认知的事情毫无把握。 我不想要任何宗教,因为我觉得宗教只是劝人为善,而且人遇到了天灾人祸,或者生活出了变故才想起去庙里祭奠,求平安,跟我没关系。我觉得我的行为虽然算不上特别好,但平时行事为人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但是我…

路加福音中,吃饭的经纶

今天,我和大家谈一谈“福音之吃饭的经纶”。在路加福音里,主来成为人是为了传福音。路加二章说到祂的出生与幼年,就是祂的长大与长进;三至四章前半段说到祂的就职, 就是祂的受浸与受试验。接着,四章后半段一直到十九章前半段,乃是说到祂在人性美德里的职事; 而祂尽职事的第一件事,就是宣扬主悦纳人的禧年(四18 ~ 19)。不仅如此,路加福音还特别传了一种福音,就是向财主传讲福音(十六19 ~ 31);这在其…

生于斯,长于斯,我的家

在主里得救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其中的每一天都在喜乐与平安里度过,这和以往二十多年全然不同。喜乐和平安是主耶稣给的,祂把这些美好的感受放在每个人的面前。以往的那些日子,我不能理解,无法敞开,更不愿接受。主耶稣只是耐心地等待,直到在祂命定的日子,我们眼前的帕子被除掉。 周围没有得救的朋友们最常问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成为基督徒。这是个既简单也复杂的问题。我成为基督徒的过程很简单,最初是借着几个好朋友给…

论重建道德标杆的必要与迫切

两千多年前,孔子感慨世上“未见有好德如好色者”,意思人对情欲的放纵远远超过对道德的爱慕,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实情。孟子更是对自己的弟子说出世界的大势乃是“合乎污事,同乎俗流”,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同流合污”。这和圣经对人的评价是一致的,圣经认为,“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罗三10)。“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三12)。有罪、堕落的人因为情欲奔入一个放荡的洪流(彼前四…

论爱

纪伯伦 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 虽然他的路程是艰险而陡峻。 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屈服与他, 虽然那藏在羽膈中间的剑刃也许会伤毁你们。 当他对你说话的时候,信从他, 虽然他的声音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 同北风吹荒了林园。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访埃默里大学教授陈弟兄

编者:感谢你抽时间接受我们的访谈。请你简单地向新人杂志的读者介绍你学习和学术的背景,就是你从哪里来?接受了怎样的教育,现在从事什么工作? 陈弟兄:我二〇〇〇年从中国硕士毕业来到南加州大学(南加大),读经济学博士。毕业后辗转去了几所大学担任教职,目前在Emory University (埃默里大学)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 编者:出国前,在你的教育和世界观中有没有过任何的信仰? 陈弟兄:我大学时代已经听…

我们的脚下没有根基

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确实没有哪一代人像我们这一代人这样,脚下几乎没有根基。每一种可设想的选择,看来都同样地不可忍受。我们完全在过去与未来之中寻求自己的灵感,企图以此来逃避现在,然而我们并未沉溺于幻想的迷梦,仍然能够平静地、充满信心地期待着我们事业的成功。不过,站在历史转折点上的、负责任而有思想的前几代人所感受到的,也许同我们所感受到的完全一样,原因恰恰在于,某种新的东西正在诞生,而在当时的种种选择…

基督徒对国家、社会的态度

本篇乃根据倪柝声弟兄于一九三六年在天津讲道的记录编写而成,内容与《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七册所载者属同一类;来源虽与本册前面一系列的信息不同,但因信息释放的年代相近,同属倪弟兄中期著述,特附录于此,以飨读者。本文再次编辑,略有删减。 有的朋友问我说,对于基督耶稣,我是相信了,靠着祂的救赎,我的罪得着了赦免,我得救了,可是对于国家的事,对于社会的问题,甚至对于国际间的纠纷,我当采取什么态度呢?我应该采…

耶鲁的波顿 — 算得数的一生(摘录之二)

威廉·波顿一八八七年出生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父亲在科罗拉多州开采银矿,家境富裕。小时受母亲影响,信奉基督。十六岁因出游欧、非、亚洲等地,看到传扬福音的广大需要,将自己奉献给宣道事业。一九〇五年进入耶鲁大学,毕业后攻读普林斯顿神学院,后决定到中国北方穆斯林界传教,但二十五岁在埃及受训时死于脑膜炎。他虽贵为富家子弟,却生活俭朴,只当自己是神所托付之钱财的管家,而非主人。他不断隐秘地捐赠巨额,去世时留…

国度的灵—赦免

亲爱的朋友这些天,我一直在想着“赦免”,或者说,“原谅”。 怎么说呢,大半生过去一个大半生过去的人不能原谅从挨冻的流浪汉旁走过的少妇, 不能原谅幼稚的母亲,无心的父亲, 不能原谅邻居的眼色与孩子, 不能原谅猎人与猎物, 不能原谅自己与他人的怯弱和残疾。 亲爱的朋友, 这些天,你能与我一同回想“赦免”, 或者说,“原谅”吗? 它曾几次悄然来到我们的胸口,舌头,眼眶; 它曾几次想把我们清理干净, 它曾…

爱里没有惧怕

二〇一三年我来到美国,在位于Hays, KS 的Fort Hays University 读研究生。在中国的时候没有接触过基督徒,没有听过关于神的任何事情。然而当我到美国的第一天,被分到了一个宿舍,室友是个穆斯林。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有信仰的人。她很虔诚,一天几次都会跪下膜拜。因为她是学雕刻的,需要有自己单独的空间,所以后来就申请搬到了另一个宿舍。在正式开学的那个周日,因为听说一个教堂有中国食物…

没有比这更好的

我生长在四川农村,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事业非常顺利,到三十岁时就已经房子、车子、位子、票子、孩子“五子登科”了,但是还是觉得人生迷茫,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一 得救 感谢主将寻求永远的心放在我的里面。所以在我事业有成的时候,我心中就在不断地寻找,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找了有几年,我挑战别人,也挑战自己。感谢主,神差派王老师跟我讲三个小时,解答了我所有的疑问和。这是主耶稣非常的怜悯。 之后我立即开始…

还福音的债

你们在座都是作生意的老板;作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那一本账。圣经也说到,我们在神面前都有一本账;并且当我们见主面的时候,也都要向主交账。我要交账,你要交账,大家都要交账。不管你是不是同工,是不是长老,大家都有一本账。作生意最怕的,就是这本账摆出来的时候,结余是赤字的,是欠了债的。 无论我们的年龄如何,迟早我们都要到主那里去,都要带着自己的一本账见主的面。当你在主面前打开账本的时候,你可能说,“主…

注视

一个注视金钱的人,久之,他的眼睛就成了钱眼。赚钱,是他人生唯一的目的。 里尔克的眼光锐利,充满着超人的聪明,他一生只有一件事,注视诗歌。看见他的神态,就知道他笔下的东西了。 注视,是一个人既定标的之后的惯常作为,他所有的进取,所有的舍弃,所有的调整,所有的爱和恨,都是将自己拉到一个注视的状态。一个习惯注视的心灵,久之,你会看见他的分量,他的价值,他的岁月的密度,他的质地的厚实。 注视,不是走马观花…

简单的信托

和很多内心挣扎很久才受浸的弟兄姊妹相比,我算是简单信托型的,第三次参加召会活动就受浸得救了。但是,在接触到主恢复的召会之前,我却是个彻底的无神主义者,那时候不仅不信有神,而且对有宗教信仰的人还有偏见。觉得他们神神叨叨的,喜欢聚会,莫名兴奋。用东北话讲叫:没啥正经事儿。 那啥叫正经事儿呢?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很正经,经历虽然纠结了一点,但总体还是平顺的。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工作之后业绩蛮好。恋爱了,男…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